第255章 丹麥語,我愛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45
A+ A- 關燈 聽書

「知道這個商人的名字嗎?」

葉知秋聳肩:「安然應該並不知道吧,不然也就告訴我了。」

「好,我知道了,就這樣吧。」

他說完,直接就將電話掛斷了。

葉知秋嘶了一聲,這都什麼人呀,擾了別人清夢,還這麼理直氣壯。

喬御琛把林管家叫了進來:「你幫我調查一下,這兩周內,丹麥哪個知名的商人要過生日了。」

「兩周內?」

「對,再從這些人中,刪選出業務上可以與傅儒初的公司合作的。」

「少爺,你這樣做的目的是……」

喬御琛詭異一笑:「守護我該守護的。」

林管家點了點頭:「我這就去做。」

再次踏上丹麥的土地,讓安然覺得恍然隔世。

那時候,她對他有感情,但心中也有怨恨。

可是現在,她對他已經怨恨不起來了,心裡對他全都是濃濃的感情,雖然不再恨他,可卻因為心中的愧疚,而讓她無法再靠近。

在別人眼裡,她或許矯情,或許不懂事,或許配不上喬御琛,或許……有一萬種不好。

她什麼都明白,但卻就是無法上前。

心魔在死死的壓制著她,纏住了她的手腳。

有些畫面在腦海里揮之不去,也無法一鍵刪除。

只有自己經歷過,才知道過去那些讓自己耿耿於懷的痛,到底是怎樣的錐心刺骨。

就像癌症晚期,即便給了葯,也救不了命。

或許是巧合,也或者是有錢人都喜歡住同一家酒店。

這次,傅儒初帶她入住的酒店,就是上次兩人一起住過的那一家。

一個人進了房間,她心裡湧上無限的感慨。

滄海桑田,物是人非。

她在窗邊站了片刻后,開始收拾東西。

沒幾分鐘,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她走過去開門,已經料到是傅儒初。

「走,我帶你出去走走。」

「去哪兒?」

「去買生日禮物,」他勾唇一笑,臉上帶著溫暖。

安然點了點頭,回身拿起包,隨手關上門,跟他一起下樓出門。

傅儒初對丹麥很熟,兩人出門后,他自己不知道從哪裡弄了一輛車,開車帶她兜兜轉轉的,來到一家從外面看起來很普通的中餐廳。

在店門口停下車,安然納悶:「先吃飯嗎?」

傅儒初笑:「這可不是一間普通的餐廳,你跟我來看看就知道了。」

兩人下車,一起進了店裡。

店老闆一看到傅儒初,就上前開心的握手,兩人碰肩后,老闆看向安然:「今天還帶來了女朋友?」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安然,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朋友。」

店老闆對安然伸出了手:「你好,安小姐,我是馬東城。」

安然跟對方握手:「你好,馬先生。」

「安小姐真是美,第一眼的感覺,像是我的女神呀。」

安然納悶,笑了笑。

傅儒初對她道:「他的女神是王祖賢。」

安然呵呵笑了起來:「馬先生真能開玩笑。」

馬東城看向傅儒初:「不像嗎?」

傅儒初聳肩:「我從一開始就感覺到你會這麼說。」

「是因為你也覺得像了唄。」

傅儒初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別貧了,安然會不好意思的,請我們吃飯吧。」

馬東城白了他一眼,嘖嘖兩聲:「北城知名的大企業家,就會來宰我這個小商人。」

「你夠了啊,」他說著對安然道:「我們去裡面吧,我帶你去看看,這家中餐廳的別有洞天。」

馬東城呵呵一笑:「你要的東西放在桌子上呢。」

「知道了,你先忙。」

傅儒初帶著安然兜兜轉轉的上樓,安然納悶道:「你跟馬先生好像很熟悉。」

「他算是我為數不多的知己。」

安然點頭:「他為人看起來很豪爽。」

他熟門熟路的來到三樓,在一個房間的門口輸入了密碼后,門應聲打開。

一進屋,安然就被這滿屋子中國古風給吸引了。

牆上,掛著幾套中國古代的服飾,櫃檯里擺著各種首飾。

還有一些被所在展覽櫃里的瓷瓶和一些只有在古裝劇里才能看到的裝飾品。

安然無語一笑:「這是什麼啊。」

「東城家以前是做古董的,這些都是他爺爺的收藏品。」

「那不是很值錢?」

「對,算是非常值錢了,」他說著,走到一個玻璃柜子上,拿起了一個盒子,他將盒子打開,看了看裡面的白瓷花瓶后,又重新放了回去。

「你看我這禮物怎麼樣?」

「你要給外國人送古董?他們也未必欣賞吧。」

「拉斯穆森先生的太太很喜歡中國文化,上次我來的時候,他還帶我展覽了他太太的收藏室,裡面的藏品也不少,不過在我看來,贗品也不少。」

安然無語一笑:「你還懂古董?」

「以前跟馬家的老爺子學過一些,算是略懂皮毛。」

「略懂皮毛都能看出是贗品,那你這皮毛,還真厚。」

傅儒初笑了笑,算是謙虛了一下。

安然道:「可是,你說的不是那位什麼先生過生日嗎,你送他太太喜歡的東西,合適嗎?」

「拉斯穆森先生可是出了名的愛妻之人,我這也算是投其所好。」

安然努嘴:「那萬一投入這麼大,合作還談不成,豈不是吃虧了?」

「他既然收了我的禮物,即便生意談不成,以後也總可以多來往,今年不成,明年或許就成了呢,做生意,不能太過計較眼前的得失,放長線,釣大魚。」

安然點了點頭,感覺還真是學了一招呢。

兩人正聊著,門口馬東城過來:「吃飯了,兩位。」

傅儒初看向安然:「我們走吧,先下樓去吃飯。」

三人一前一後的下樓,馬東城將兩人請進了包間。

馬東城道:「怎麼樣安小姐,我這裡,有沒有你看得上眼的古董,挑一兩件,讓老傅給你買下來了。」

「不用了,就不勞煩傅先生破費了。」

馬東城納悶:「嘿,我這怎麼就雲里霧裡的呢,恕我多嘴啊,你們兩個到底什麼關係呀。」

傅儒初斜他,壞笑:「還真是多嘴,你這樣問,人家不會尷尬嗎。」

「我這不是好奇嗎,這麼多年了,也沒見你帶女人來我這裡呀,你一帶安小姐進來,我就以為你們兩個是一對兒,而且,你們兩個郎才女貌的,多般配呀。」

安然臉微微一紅:「馬先生真的誤會了。」

「你別不好意思呀,不會是傅儒初這個愣頭青還沒有跟你表白吧。」

安然淺淺的抿唇:「我跟傅先生真的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我已經結婚了,孩子都有了。」

「不可能,」馬東城搖頭:「哪有生過孩子身材這麼好的。」

聽安然這樣說,傅儒初就知道,安然是在用這種方式,澄清她跟自己之間的關係。

他不想讓她為難,對馬東城道:「是真的,安然才生完幾個月而已。」

「哇,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眼拙,我剛剛看你看人家的眼神兒,還以為你喜歡人家呢。」

馬東城說完,見傅儒初又斜了自己一眼,忙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道:「看我這記性,等著啊,我去讓人給你們上菜。」

他出去后,傅儒初對安然道:「你別介意,東城這人說話就是這樣,很直接。」

安然搖了搖頭:「沒事兒,他是不知情,不知者不怪。」

傅儒初喝了一杯水,看了她一眼。

她視線看向店外,並沒有注意到傅儒初的視線。

兩人這個時間來吃飯,店裡也根本沒有客人,所以吃飯的時候,馬東城也坐下了,跟傅儒初一起邊吃邊閑聊。

「老傅,說真的,我真把人家安小姐當成一年前你說的那位姑娘了,那姑娘現在怎麼樣,你追過人家沒呀,不會是沒得手吧。」

傅儒初看他:「行了,怎麼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呢。」

「我就不能關心一下你的終身大事了?」馬東城挑眉。

「你一個單身狗,自己的感情都沒有歸宿,還關心我呢。」

馬東城不爽,對安然道:「安小姐,我跟你說,這悶葫蘆,一年前跟我說看上了個姑娘,我鼓勵他追人家,結果你看看他這樣兒,他這典型就是……」

傅儒初伸手捂住他的嘴:「趕緊吃你的飯吧啊,別廢話了。」

馬東城歪了歪脖子:「我去,你這是要殺了我呀。」

「你再廢話,我就真的考慮要殺人滅口了。」

安然垂眸,笑了笑,繼續吃自己的飯,權當沒有聽到,畢竟,這可是個會讓人尷尬的話題。

吃過飯後,兩人帶著禮物一起從馬東城那裡出來。

傅儒初將東西放到車後座上。

安然回身,對馬東城道:「馬先生,謝謝你的款待。」

「客氣客氣,以後有時間,經常來蹭我的飯,我管夠。」

安然笑了笑。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傅儒初走過來,她轉頭看他的時候,目光觸及隔壁店鋪玻璃上的廣告單。

裡面夾雜著Jegelskerdig這幾個單詞。

她挑眉,這不是以前喬御琛潛水的時候給她看過的那幾個單詞嗎?

傅儒初看到她的眼神,也隨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

「怎麼了嗎?」

「傅先生,你會丹麥語嗎?」

「一點點。」

對面,馬東城得意一笑:「論丹麥語,你還是得問我呀。」

她走到廣告牌邊,伸手指著那三個單詞:「這幾個詞連在一起,有單獨的意思嗎?」

馬東城挑眉一笑:「這個?嘶,安小姐,你不是在調戲我吧。」

安然莫名其妙:「怎麼了嗎?」

「這是丹麥語,我愛你。」。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