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有夠沒?

A+ A- 關燈 聽書

第255章有夠沒?

容離現在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任由那個男人拿著藥膏幫她塗抹。

「咳…離兒…」夏侯襄手上的活忙完了,一臉無地自容的爬到她的身邊,「我錯了。」

「哼!」容離惡狠狠的瞪著他,從鼻子間發出一聲惡狠狠的哼聲。

「我不是…」沒控制住嘛。

「不是什麼?」斜了他一眼,容離牙咬得嘎吱嘎吱只響,「有夠沒?」

夏侯襄下意識的就要搖頭,不過看見容離瞪著他的眼神,這才猶猶豫豫的緩緩點了兩下頭。

那不甘不願的動作,看的容離一個沒忍住『撲哧』笑了出來,隨即忍著笑意又開始瞪他。

這男人太過分了,她都說幾遍不要了,結果根本停不下來。

看看外面擦黑的天,明明早上睜眼的時候才天光大亮啊!

這整的,誰受得了?

要不是中途見她實在累得狠了,他才稍稍停了停,還真當她鐵打的啊!

「離兒~」夏侯襄往她身邊靠了靠,一伸手就要抱她。

「你離我遠點兒。」容離裹著被子,趕緊往後扭了幾下,再來她可受不了。

「我會老老實實的,」夏侯襄連忙一臉真誠的說道,之後還怕她不信,伸出手來道,「我保證。」

容離一臉狐疑的看著他,「真的?」

「真的。」夏侯襄趕緊點頭,他也不是故意的。

就是…是吧…

好不容易娶到自己深愛的女子,不好控制啊。

「哼。」輕哼自容離鼻間發出。

夏侯襄一聽這音,明顯是離兒讓他靠近了,連忙往裡挪了挪將人抱在懷裡。

低頭看去,懷裡的容離裹著被子越發嬌小,他吻了吻她的發,「餓不餓。」

話音落,容離一臉怨念的看著他,皺了皺鼻子。

他們兩人今天一天沒有出房門,滿府的人大概都知道怎麼回事了。

幾個丫頭在院中猶猶豫豫商量誰進去送飯時,她好像模糊間的聽到了動靜。

可當時她正遂他的動作起起伏伏,腦海中一片歡愉,聲音一時間沒控制住,怕是傳到了門外。

討論的聲音一頓,接著便是紛亂離去的腳步聲,幾個丫頭大概是害羞了。

直到一輪結束,容離的神智回歸,這才想起之前的事情,懊惱的錘了躺在她身旁喘息的他,這下丟人丟大發了!

夏侯襄把她圈在懷裡,唇邊帶著笑意輕撫她的後背,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有什麼可害羞的。

過了好半晌,小桃猶豫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輕輕敲了三下門,接著稍稍提高了些音量說道,「王爺、王妃,飯菜奴婢放門外了,您二位記得吃。」

說完就急忙跑開去,一點也不敢多做停留。

希望沒有打擾到王爺和小姐,好緊張啊。

確定院里沒人後,夏侯襄披了見衣服將食盒掂了進來,將飯菜盛在碗里,直到容離累壞了,便上床將她抱在懷中,一口口喂她吃下。

容離成功的體驗了一把生活不用自理是什麼感覺。

那感覺,若是這個男人不是邊喂邊在她身上點火就更好了,一頓飯吃下來,直把她吃的嬌軟無力。

此時再一聽夏侯襄提吃飯的事,容離眼裡的怨念都要溢出來了,她就這麼瞪著他,看他尷不尷尬。

明顯,他不是很尷尬。

而是愉悅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接著拿起二人的中衣,待穿好后打橫將她抱起,行至一處偏門,打開后抱著她前去沐浴。

喜房所在的院子依舊叫做玉容院,這裡本是夏侯襄一直以來住的地方,因名字太過剛硬又擔憂容離不習慣,索性改做她閨閣時的院落名字。

修葺時他還特地命工匠按照她的習慣布置整個院落,更將府里的一處溫泉直通到了院落中,方便她前去沐浴。

順著長廊行去,兩旁花香陣陣,蝴蝶翩躚,不遠處的溫泉冒著疼疼霧氣,仿若一方仙境。

容離被眼前的景象迷住,她簡直太喜歡這裡了。

夏侯襄低頭看著她亮晶晶的雙眸,唇角輕揚,知她喜歡這裡便好。

抱著她步入溫泉,氤氳的霧氣將二人籠罩起來。

舒適的溫度將人包裹,溫泉果然是個令人放鬆的好地方,即便再過勞累,往溫泉里一泡,頓覺神清氣爽。

容離靠在石壁上雙眼微閉,渾身酸楚的感覺快速得到緩解,她發出一聲舒適的喟嘆,果然是個好地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他細細幫她擦拭,本想自己動手的她被夏侯襄按住,只讓她好好歇歇不必操勞。

容離確實累得不輕,也就順了他的意,全身心的放鬆下來,好好享受溫泉帶給她的享受。

一切都那麼美好,夏侯襄的手很輕,即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容離也不得不承認,由人服侍確實比自己動手感覺好的多。

這個男人一向照顧她照顧的極為周到,容離心裡細細盤算著,今日有些晚了,待明日,她親自下廚,讓他嘗嘗自己的手藝。

俗話說的好,要拴住一個人的心,先要拴住那個人的胃。

容離對自己的手藝還是相當有信心的,現在這個男人已經是她的了,她自然要好好待他。

只是…

「喂,這裡你已經洗了好幾遍了。」容離雙手捂上自己的豐盈,斜著眼看他,看來還是不能讓他動手,她就說自己來嘛。

夏侯襄大手攬過她的腰肢,雙目深邃,微低了些頭看著那雙警惕的雙眼,他唇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容,眸中似有流光迴轉,直把容離的眼睛都看直了。

「還痛嗎?」他輕問出聲,雙眸似蠱。

容離呆愣愣的搖了搖頭,她現在感覺好多了,這溫泉好像有些修復作用,她之前還有些痛的地方,現下基本沒了感覺。

「如此便好。」夏侯襄雙眸微垂,看向她的雙唇,輕輕吻了上去。

這吻溫柔纏綿,他叩開她的貝齒,兩人的舌尖似嬉戲般追逐纏繞。

容離雙眸微閉,如玉的手臂攀上他的臂膀,給予他溫柔的回應。

水下的大手微微用力,將她托起。

在意識迷濛之際,容離心間微嘆,這男人竟然對她用美男計。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