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給你一個交代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38
A+ A- 關燈 聽書

直到雲輕歌的身影走得老遠,愣在原地的吉祥才彷彿回神一般,急忙轉頭朝著守在書房門口的青玄叫道:「青玄,快快,王妃回北院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青玄:「……」

回北院了,這又有什麼?

可看著這丫頭一臉激動的模樣,他竟有一種很無奈的情緒冒出,彷彿是因為少女眼底的急切感染了他,讓他微微點頭轉身入了書房。

吉祥這才去了北院。

雲輕歌看著王府的僕人把院子打掃乾淨后,便吩咐道:「給我備熱水我好休息了。」

這時候吉祥才屁顛屁顛追了過來。

「王妃,您,您要跟王爺分開嗎?」

雲輕歌瞥她一眼。

吉祥縮了縮脖子,還是有些希冀地看著雲輕歌。

「吉祥,你見過哪對夫妻吵架了還能睡在一塊兒的?」

吉祥:「那個……床頭吵架床尾和嘛,您也別把這事兒太放心上……」

「行了,我累了,我先休息。」

……

直至夜半,雲輕歌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被褥被人掀開,一陣涼風驟然灌入了被褥中,涼的她渾身一顫。

還來不及睜眼,她人就被拖拽進了一具溫暖的懷抱里。

「夜非墨,你幹嘛!」

她睜開眼睛,怒視著眼前的男人,原本就睡得混沌,突然被人打攪醒來都會想發怒。

黑暗中也捕捉不到男人的樣貌,只有一個大概的黑色輪廓。

「休息。」低沉的男音緩緩響起,但這二字帶著一股壓抑。

雲輕歌掙扎了一下,試圖想從他的懷抱里掙脫出來,可男人的手臂就像是鋼鐵一般禁錮著她,饒是她掙扎,他也巋然不動。

知道自己掙脫不了,她索性就放棄了。

「輕歌,你這是打算以後都睡在北院?」

見她不掙扎了,男人才慢吞吞地啟唇問道。

雲輕歌在黑暗中輕眯了眯眸子,在這樣深黑的夜色里她的眸底光亮更顯暗沉寒涼。

「對,我覺得咱們應該都相互冷靜一下,這幾日都分開休息吧,以免再碰一塊吵架。」

這次事件之後,她想,他們確確實實應該分開一段時間相互冷靜為好。

只是因為黑暗,她沒看見男人略微不滿地皺眉。

「好了,王爺若是無其他事還是早些回東院休息吧。」

她知道掙脫不了,便在嘴上說著。

夜非墨抿了抿唇,非常有一種想咬死她的衝動,但這種種情緒在心頭劃過了無數次后又被他硬生生壓抑住了。

「好。」他聲音較之前更加低沉,「明日起,本王與你分開睡。」

「為何明日起?」

「今日本王累了。」

雲輕歌還想說什麼,就被他冷聲打斷:「你若再鬧,我不介意再做些別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來威脅她了,她也只能弱弱閉嘴休息。

夜非墨這傢伙,有時候幼稚起來真讓她哭笑不得。

……

東宮。

「母后,這麼晚了您來此是找珏哥哥商議事情嗎?」雲挽月轉頭看了一眼不遠處早已熄燈的寢宮,眸底光亮暗下去。

皇后也循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擰起了眉頭問:「珏兒難道又睡在了那女人的屋子裡?」

「不……是珏哥哥讓秦姑娘伺候他休息,不需要其他人,所以……我今日也……」

雲挽月說著說著垂下眼帘,心頭一陣惱恨。

她還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憋屈和羞辱,而這些羞辱都是她的「好丈夫」夜天珏和另一個女人帶給她的。

「珏兒這簡直鬼迷心竅了!」皇后怒斥了一聲,抬步就要去把夜天珏拉出來,卻被雲挽月拉住了。

「母后,珏哥哥既然都睡下了,若有其他事明日再議吧?畢竟今日發生了太多事。」

皇后臉色陰沉,看著這名兒媳婦,輕嘆了一聲:「挽月,委屈你了。」

雲挽月扯了扯唇角笑。

這些日子確實委屈了,不過很快這委屈就可以得到回報。

「太后如今被關押在大牢,只是如今並不知會有怎樣的處置,帶陛下那邊一旦有處置,太后指不定會把我們也一同捅出去,到時候我們大家都難逃罪責。」

皇后的話提醒了雲挽月。

她抬起頭,眼底暗芒輕閃,「母后這話意思是……」

皇后看向這名深的她意的兒媳婦,眸中皆是殺氣。

「我明白了,母後放心,此事交給我。」

皇後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

翌日。

雲輕歌得到了太后猝死在天牢里的消息,全是從吉祥口中打聽到的。

「這事兒可真夠湊巧的,怎麼就猝死了?太后之前身子可還硬朗著呢!」

「有人殺人滅口。說明想害皇上的並非只是太后一人。」雲輕歌淡淡說著。

雖然她說的雲淡風輕,不過心底再清楚不過。

能夠動手的,肯定是皇后或者雲挽月。

太后若是不死,把他們聯手害皇帝的事情捅出去的話,他們都別想活。

吉祥自然是聽不懂的,索性不問了。

雲輕歌此刻坐在北院園子里曬著太陽,想起今早的事情,表情漸漸就有些不太好了。

今早上起來時身邊男人還未走。

沒走就算了,還佔盡了她的便宜才走。

害她大早上頂著一張紅腫的唇吃早膳,被吉祥用一種詭異的目光掃視著。

這時,青玄尋了過來。

「王妃,請隨我們出府一趟。」

雲輕歌面無表情拒絕:「我很忙……」

「主子說,您若是不肯,只能由卑職冒犯了。」意思是如果不同意去的話,他就要親自動手了嗎?

雲輕歌嘴角暗暗抽搐,忍著想罵人的情緒站起身來。

「走吧。」

吉祥連忙跟上,不由得用懷疑的目光看向青玄,只收到了對方不動聲色地輕輕搖頭。

上了馬車后,雲輕歌發現夜非墨就在馬車內,她身子僵了一下,連忙坐直了身子,裝作沒看見。

男人是易容了,一張平凡的面容,但那雙深邃墨瞳卻灼亮至極。

他倏地轉頭看向她,目光一瞬間凝落在她的紅唇上。

大抵是早上親的過猛,所以這丫頭的嘴現在還紅腫著。不過,他卻滿意地淺淺勾了勾唇角。

「你帶我去哪?」雲輕歌發現他視線灼灼落在了她唇上,她有些尷尬地連忙出聲問道。

夜非墨才慢悠悠收回視線,聲音低低:「給你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