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這個男人,她想要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10
A+ A- 關燈 聽書

這不就是易容的娘親嗎?

娘親沒事!

娘親還和爹爹同時出現了!

蘇小野又驚又喜,一顆原本不安的心終於安了下來。這些日子,讓她和哥哥擔心受怕了這麼久,此刻終於好像鬆了一口氣。

看著蘇小野的眸子,蘇雲沁用食指落在唇上,示意她小聲點。

蘇小陌也看出來了。

畢竟兩個孩子跟在母親身邊,蘇雲沁以前在外常常以易容出沒,他們已經養成了第一眼認出自己娘親的習慣。

風千墨視線掃了一眼書房,卻不見蘇岳和蘇鵬。

「別看了,蘇岳在院子里等著你呢!至於蘇鵬,去接見其他國的皇子去了,畢竟明日選駙馬。」慕容無心瞬間看出他在尋什麼。

剛剛聽見兩個孩子叫那名侍女為娘親,他便肯定那侍女是蘇雲沁了。

若是不是蘇雲沁,風千墨哪裡肯帶在身邊。

風千墨輕輕嗯了一聲,轉身往外走。

蘇雲沁連忙跟上,「我跟你去。」

她也要跟爺爺報個平安。

「你待在這裡。」風千墨深凝了她一眼,大步往外走。

蘇雲沁撇嘴,只好留下。

她其實可以跟上去,只是現在留在這裡,只是想讓蘇鵬回到御書房見到她。

她走到兩個孩子的面前,將兩個孩子抱住。

「娘親,你沒有什麼事吧?」蘇小野那雙柔軟的小手摸上了她的臉,眼眶都紅了。

「對呀,娘親,我們差點……」差點以為娘親死了。蘇小陌想說,硬生生又把話給吞回了度自己里。

這麼不吉利。

蘇雲沁摸了摸兩個孩子的小腦袋,眼神莫名放柔了幾許。

「娘親捨不得你們。」她輕輕柔柔地說著,心底不由得湧上了一絲淡淡的幸福感。

她的兩個寶貝,真是個太善解人意的孩子。

慕容無心注視著他們,眼神帶了些許深意。

不知道怎麼的,看著這母親帶著孩子的畫面,他莫名想到了自己若是也有個家……會不會也是這樣?

可哪個女人能做他慕容無心的女人?

書房外傳來腳步聲。

聽見聲音,慕容無心從御案前的椅子站起身來。

這位古周國皇帝真的是最沒有架子的皇子,這御書房隨便人進,這椅子更是隨便人坐。

當時他百般拒絕,蘇鵬竟是一臉熱情地把他拉到了椅子上。

慕容無心無奈。

他向來與人淡漠幾分,一時之間都無法適應突然這麼熱情的人。

蘇雲沁也站起身來,看向走入書房內的人。

一身明黃色龍袍的蘇鵬大步走入,他並不知道蘇雲沁回屋,正要說話:「慕容公子,明日……」

話剛說到一半,他目光落至一身丫鬟打扮的蘇雲沁。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是易容,可總覺得有股熟悉感。

「外公,這是娘親。」蘇小陌扯了扯蘇鵬的衣袖,輕悄悄的。

蘇鵬聽罷,狠狠震了一下,走近蘇雲沁,「雲……雲沁!」

他的一顆心喲,總算是放下了。

蘇雲沁點點頭,心底暖流緩緩淌過。

她知道,還有很多親人都在關心著她。她不會無緣無故丟下他們的,絕不!

「爹,是我。」她清晰出聲,「我沒事了。」

「你可擔心死我和你爺爺了。」蘇鵬沉沉嘆了一聲,「這幾日……那女人打了小陌一個耳光,還捅了天玄的洛王一刀,若非不是因為她拿捏著你的消息,爹早就……」

「你說小陌被打了一個耳光?風千洛還被捅了一刀?」蘇雲沁猛地抬頭。

她愕然而憤怒。

她沒想到,自己的兒子竟然被打了!

她都不捨得打自己的兒子,竟敢把她的兒子打了!

蘇鵬沉沉地哼了一聲:「既然你沒事,爹現在就命人去把她們抓起來,就地正法!罪不可恕!」、

「等等!」蘇雲沁心咯噔了一下。

鳳族人是有備而來,他們的底牌還沒有出。

她知道,這張底牌是什麼。

她不能讓爹被底牌給打敗。

「怎麼了?」

「爹,明日,你得陪她們演一場戲。不管好壞,我要的是結果。」

她沒敢告訴蘇鵬,娘親可能沒死。

甚至,她懷疑,也許娘親並沒有爹所認為的那般愛他愛他們這個家。

不過這話說出口,必然會讓爹生氣。

蘇鵬眸光沉沉地,許久之後還是點了點頭。

……

院子里是棋子落盤的清脆聲。

上次因為生氣,蘇岳將棋案給拍碎了,這會兒特地命宮人換了一個嶄新的。

他雖然年紀大了,可耳朵依舊敏銳。

腳步聲靠近,他頭也沒抬,平靜地道:「陛下來了?請坐。」

沉穩的腳步聲,一聽便知是誰。

眼角餘光只能瞥見一抹深紫的蹁躚衣袂,

風千墨沒有抗拒,落座。

「陪老夫下一盤。」蘇岳又道。

看著眼前這局棋,風千墨絲毫不猶豫,伸手入棋盒中拾起了黑子落下。

「爺爺。」落下這一顆子后,他才緩緩喚了一聲蘇岳。

既然是媳婦,他自然想過要怎麼把媳婦的娘家人給搞定。

風千墨的一聲爺爺,終於讓蘇岳抬起頭來。

「哼!」蘇岳不滿地輕哼了一聲。

風千墨察覺到爺爺的態度不滿,倒也不急,神色很平靜。

他俊美的容顏上始終掛著平靜而恭敬的態度,這樣的模樣倒也讓蘇岳滿意。

他喜歡極了風千墨,就是遲遲不給蘇雲沁一個正規的身份,才是讓他最為不滿的地方。

……

蘇雲沁與蘇鵬說了發生的事情沒多久,風千墨便回到了御書房,想將她給帶走。

蘇鵬看見他,喚道:「既然來了,一同用晚膳吧。」

風千墨鳳眸眸光微閃,恭敬地應下了。

岳父的要求,豈有不從之理。

所以到了晚膳之時,蘇雲沁則是假裝成侍女站在他的身後。

御膳廳里蘇岳和蘇鵬各自帶著一個孩子落座用膳,氣氛好不和諧。

而這時,鳳巧巧才慢悠悠地走了進來。

她的身後跟著周茵茵。

鳳巧巧易容成蘇雲沁的模樣,倒是學著蘇雲沁的模樣有幾分像,唯獨那一身艷麗的打扮格外不似蘇雲沁。

她今日是故意穿著這麼艷麗的衣裳,就為了在這兒等待天玄國皇帝。

而周茵茵,走路依舊一瘸一拐。

畢竟那日被蘇雲沁踩壞了關節骨,那可不是鬧著玩的,傷筋動骨一百天,她現在需要藉助拐杖亦或者藉助旁人的幫助。

因為她是客人,所以也給她安排了用膳的位置。

這幾日,他們都是一起用膳。

鳳巧巧扮演的很好,覺得他們其實都已經知曉她的身份,卻不敢拆穿她。大家心照不宣地繼續演戲,沒人去捅穿這層窗戶紙。此刻想到威脅到他們,她心底還有些洋洋得意。

不過二人入屋后,雙目俱是驚艷的震了一下。

膳廳里坐著一個風華絕代的男人!

男人坐在那兒,即便是沒有任何的動作,可那隱隱透出的睥睨眾生的帝王矜貴之氣赫然碾壓了一切人的光華。

俊美到顛倒眾生的容貌,才是真正驚艷住二人的地方。

他坐在那兒身子修長挺拔,散發著一股禁慾而強勢的氣息。

正是如此,才最是惹女人的注意。

此時此刻,鳳巧巧才明白,這位恐怕就是天玄陛下了!

一時間,她的呼吸跟著一滯。

沒想到天玄陛下竟是如此俊俏,風千洛跟他比起來,相差甚遠了。這樣的人中龍鳳,讓她狠下心去殺,她還真的不忍心……

電光火石間,她竟是改變了主意。

這個男人,她想要。

不止她,身後的周茵茵也痴痴地看著風千墨。

她們都是在鳳族長大的女人,何曾見過這麼多的男人,更別提這樣絕色如畫的男人,簡直是她們心中最完美的夫君人選了。

而這個男人……竟是蘇雲沁的男人!

一想到這裡,周茵茵心底就燃起了熊熊的嫉妒烈焰。

憑什麼都是一個母親生的,蘇雲沁從小就得到了一切大小姐的待遇,而她卻只能藏在鳳族裡被鳳族人欺壓著喘不過氣來。

她只看到了蘇雲沁如今的光鮮,卻不知道當初的蘇雲沁早已被柳如眉給害死了。

此刻膳廳里的氣氛變了味。

兩個女人彷彿看獵物一般盯著那男人,都沒有注意到風千墨身後的丫鬟。

蘇雲沁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兩個女人,看著她們盯著風千墨時那眼底熊熊燃起的鬥志烈焰,嘲諷地勾了勾唇角。

她不會吃這種沒必要的醋。

她只是覺得可笑和嘲弄。

她本以為會是周茵茵親自假扮自己,可沒想到,竟是鳳族人。

正思索著,忽然手腕一緊,她被風千墨的大手握住了手腕。她不解地收回視線看向風千墨。

「餓不餓?」男人幽幽啟唇。

蘇雲沁剛想說不餓,人卻已經被他拉著坐在了他的腿上。

此舉,震到了鳳巧巧和周茵茵。

蘇岳差點要把嘴裡的湯給噴出去,他年紀大了,思想比較保守,看著他們二人當著這麼多人面做出這樣的舉動,有些受不了。

他抹了抹嘴角邊的湯漬,沉著聲說道:「我吃飽了,小陌,小野,跟太姥爺回去習字。」

兩個娃娃啊了一聲,明顯有些失望。

但蘇岳已經起身,兩個孩子不得不跟著跳下來跟著走。

倒是蘇鵬,一臉很淡定地吃飯。

蘇雲沁坐在風千墨的腿上,因為側坐在她的腿上,臉剛好是朝著鳳巧巧的方向,正好對上了鳳巧巧一雙陰狠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