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傻瓜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6:52
A+ A- 關燈 聽書

傅儒初輕輕推了馬東城一下:「好了,別開玩笑。」

馬東城呵呵一笑。

安然盯著那三個單詞,忽然就淚目。

她往前走了兩步,想起那天,喬御琛在水底給她展示這三個詞時的畫面。

她以為,他從來沒有跟自己說過『我愛你』這三個字。

可是,他明明就說過。

傅儒初走到她身側,看著她忽然變換的表情,有些擔心:「安然,你怎麼了?」

她蹲下身,用力的捂著自己的頭,嚎啕大哭。

這陣勢,嚇的身邊的兩個人都不輕。

馬東城撓了撓自己的頭:「那個……安小姐,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啊。」

傅儒初蹲下,手輕輕的拍著她的後背。

他明白,安然會有這樣的反應,絕對不是因為東城的玩笑話。

他仰頭看向那三個詞,這對安然來說,一定有很不一樣的意義,所以,她才會那麼悲傷。

這應該跟喬御琛有關係吧。

有的時候,他真羨慕喬御琛。

起碼,他能讓安然這個堅強的姑娘,為他而哭。

馬東城見狀,輕輕戳了戳傅儒初:「你倒是幫我勸勸她呀,我沒別的意思,我就是開了個小小的玩笑。」

傅儒初對他搖了搖頭:「沒事兒,她不是因為你生氣的,你先進去吧。」

「可是……」

「去吧。」

馬東城無奈,只好先走了進去。

安然捂著臉,不想讓任何人看到自己的狼狽。

直到哭夠了,心情慢慢平靜下來,她才在袖子上擦了擦淚水,抬起頭。

不過她紅腫的雙眼……還是讓人很心疼。

傅儒初將自己的手帕遞給她:「心情平靜一些了嗎?」

她看向傅儒初,費力的扯出一絲笑容:「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

「這種時候,你該關心的不是我們的心情,而是你自己的心情。」

安然點頭:「我進去跟馬先生道個歉。」

「沒事兒,回頭我給他打電話就好,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先上車回去吧。」

安然沒有反駁,跟他一起上車,離開。

回去的路上,傅儒初也沒有跟她多說什麼。

因為他知道,她現在最需要的是冷靜。

到了酒店門口,兩人下車,傅儒初端著禮物盒上樓。

走到房間門口,傅儒初問道:「剛剛……是因為喬御琛吧。」

安然放在門把上的手,頓了頓。

「我剛剛有些失態吧。」

「我只是看著這樣的你有些心疼,這麼久了,我一直沒有問你這件事,我是覺得你可能會自己主動告訴我,可現在看來,你的口風實在是太緊,你跟喬御琛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安然垂眸,片刻后搖了搖頭:「沒什麼。」

「在你心裡,我已經是個不足以跟你一起分享秘密的人了嗎?」

安然呼口氣:「傅先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也知道你是真的關心我,可是這件事,我也是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傅儒初點頭:「好,那我換種方式問你,今天,東城說一年前我跟他提起的那個女孩兒,你知道是誰嗎?」

安然再次沉默,大概,是自己吧。

「你知道,是你,」傅儒初自問自答。

安然抬眼看他:「傅先生,我很抱歉。」

「我覺得你跟我之間很合適,所以對你有好感,是我的事情,不是你的錯,所以你不必跟我道歉。但現在,我想問你一個問題,希望你能誠實的回答我。」

安然點頭:「傅先生,你問吧。」

「我跟你之間,未來,還有可能嗎?」

安然搖頭。

「是因為,你現在是喬御琛的妻子?」

「傅先生,當你愛過一個人後,你就會才發現,原來跟自己不愛的人在一起,是不會幸福的。」

「你是想告訴我,你不喜歡我。」

安然搖頭:「我很喜歡你,跟你在一起相處,很舒服,也很愉快,可是喜歡,不是愛,我是個成年人了,我能夠分得清楚,什麼才是可以跟對方白頭到老的感情。

傅先生,你也不愛我,你跟我一樣,只是很喜歡我這個人。因為你曾經也說過,除了愛情,什麼都可以給我,這不也證明,你的愛,已經被你心裡的那個人帶走了嗎?」

傅儒初凝眉,看著她。

有的時候,她的理智,讓他自嘆不如。

可是,這份理智背後的不理智,她給了誰呢?是喬御琛吧。

「安然,你愛上喬御琛了吧。」

安然苦笑,看著他:「在你看來呢?」

「在我看來,你現在的樣子很危險,能夠舍下心愛的人和自己承受剔骨之痛生下的孩子,就證明你跟他之間,發生了很嚴重的問題。在這種時候,你還愛他,那就是為難你自己。」

安然抿唇:「他為我,心裡承受了很多苦楚,我雖然沒有勇氣勇敢的給他愛,可是……我可以默默的,像現在這樣愛著他,起碼這樣,我的心裡不會覺得孤單。」

傅儒初嘆口氣:「你何苦呢,明明只要退一步,重新找個懷抱依靠,就能海闊天空。」

她笑了笑:「這是我自己做的選擇,不管後果如何,我都會承受。」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傅先生,時間不早了,你也早點休息,明天上午,我會一個人出去轉轉,下午我一定能準時回到酒店,陪你去參加晚宴。」

「你一個人可以嗎?」

「白天就沒有問題,放心吧,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丟不了。」

傅儒初想了想,只好點頭。

安然回到房間,關上門,背倚著門,慢慢的滑落,坐在地上。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喬御琛……

傻瓜。

多奇怪,曾經,她最希望的事情,就是他能愛上她,這樣,就算是她對他最大的報復了,而且那時候,她還覺得,他理所當然的該受到這些懲罰。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當她也不自覺的愛上他的時候,才發現,世界上最殘忍的報復,原來是,她明明也愛著他,卻不跟他在一起。

明明……是不想再報復他的,可是卻不知不覺中的傷害著他。

她掏出手機,看著喬御琛的號碼,猶豫再猶豫。

她們已經二十三天沒有聯絡彼此了。

他會不會已經開始慢慢的遺忘自己了呢?

這樣……也好吧,忘掉她,他就不會痛苦了。

她將他的號碼關掉,找到了葉知秋的微信號,正要發視頻的時候,才想起來,中國現在正是深夜。

她搖了搖頭,起身,去洗澡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醒來,她例行公事似的給葉知秋髮了視頻。

葉知秋給她看熟睡中的安安。

看著安安的小臉兒,她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她這幾天乖嗎?」

「非常乖,放心吧。」

「我其實有些自責,做為母親,我除了生了她之外,什麼都沒能為她做。」

「你要是留在她身邊才該自責呢,天天鬱鬱寡歡的,奶水也被你的心情毀掉了,都不能給她喝,還給孩子傳遞了負能量,你就算想要養她,我也不同意。」

安然無語一笑:「說的好像安安是你的一樣。」

「就是我的呀,你以為呢,」葉知秋壞壞一笑:「在美國怎麼樣?」

「挺好的,今晚晚宴結束,明天下午我們就回美國了。」

「這麼快?」

「嗯……那個……他最近好嗎?」

葉知秋明知故問:「誰呀?」

「別跟我裝傻。」

「反正他每天都來看看孩子,我看他情緒還不錯,前幾天,他還說要把孩子帶回去,我沒同意,他現在哪有心思管孩子呀,自己都弄不利索。」

「怎麼了嗎?」

「沒事兒,這不是失婚了嗎,總要傷心幾天,不然你不是白跟他過了那麼久嗎。」

安然無語:「好了,你別開玩笑了,安安我也看過了,就不跟你說什麼了,我要出去轉轉。」

「行,好好出去溜達溜達散散心吧。」

掛了電話,安然換了衣服出門。

她先給傅儒初發了一條簡訊,告訴他,自己已經出門了,這才來到門口打了一輛車,來到之前喬御琛帶自己去走過的街道。

明明是異國他鄉的路,她卻莫名的覺得並不孤單。

就好像……喬御琛也在自己身邊一樣。

走到他曾經帶自己吃過熱狗的店,她停住腳步,走了進去,要了跟上次一模一樣的熱狗,坐在床邊,喝著咖啡,慢悠悠的吃了起來。

上次,是因為下雨,阻住了他們的腳步。

可是這次,天氣晴好,一路上,卻只有她一個人。

吃完飯後,她從餐廳出來,一個人在人潮湧動的街頭散著步。

只是她也別人不同,她無心風景,只是這樣漫無目的的走著。

旁側人與她擦肩而過時,她的肩膀被碰了一下,單肩包也隨著碰撞滑落在地上。

她彎身去撿的時候,卻感受到身後一道異樣的目光,她轉頭去看,卻發現擁擠的人群中,並沒有她熟悉的人。

今天真是奇怪,為什麼總是覺得,好像有人在看自己一樣呢。

是錯覺嗎?

她凝眉,納悶的側了側頭,將包撿起,重新背上,轉身繼續走。

她身後只有幾米之遙的地方,喬御琛從一家店門口的石柱旁走了出來,看著遠處的她的背影,抿唇一笑。

只差一點,就被她發現了。。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