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嫂子太厲害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8:45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微微瞪眼,不用問也知道他說的「交代」是指的「溫情」。

她抿唇,垂眸,一隻手玩弄著另一隻手纖細的手腕。

如此動作,也是為了掩蓋自己略微不適尷尬的情緒罷了。

男人雖然沒看她,可眼角餘光卻始終落在身邊女子身上。

她垂著眸子,因為半張臉在瘢痕的遮蓋下表情也略顯幾分模糊,右手握著左手手腕,漫不經心的,不知在思考什麼。

他眸底漾開了一抹微光,有那麼一剎那想把她抱進懷裡,但還是忍住了。

馬車不知行駛了多久終於停了下來。

「到了。」男人淡漠開口,便率先下了馬車。

雲輕歌也跟著走下,才發現竟是一處黑乎乎的宅子。

之所以黑乎乎,是因為外面分明艷陽高照,可這宅子卻偏偏曬不到陽光,只有後院能曬到。

「這是……哪?」

「廢宅。」他走在前方解釋。

吉祥跟在後方,有些害怕,下意識貼近了雲輕歌走。

「過來。」雲輕歌看吉祥這麼害怕的模樣,伸手挽住了吉祥的手臂。

這小小的舉動,卻讓前方的男人眉狠狠擰起,心底十分不爽快。

這丫頭,寧願去挽其他人的手臂都不願意挽著他的手臂!

雲輕歌不知道男人如何想。

可……吉祥卻有些彆扭地感覺到了來自前方王爺強大的冷氣壓,連忙想從雲輕歌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王妃,我不怕,我真的不怕。」

吉祥想,比起這座鬼宅子,前方王爺身上散發的冷氣似乎更可怕。

她跟在王妃身邊這麼長日子了,也多少明白王府內的事情,王爺雙腿根本沒問題好好的,王爺根本沒毀容,王妃臉上也根本沒有胎記。

不過這些……她都不會說出去的,畢竟她是個忠心不二的丫鬟。

雲輕歌聽著吉祥那似哭非哭的語調,真有些恨鐵不成鋼,但也還是鬆開了她的手臂往裡走。

剛走進一間屋子時,便瞧見了一人跪在了祠堂里。

對,祠堂。

祠堂上供奉的是一對夫妻。

夜傾風聽見動靜,也沒敢從蒲團上站起,弱弱地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哭喪著臉說:「嫂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不要再生哥哥的氣了。」

聽見這話,雲輕歌的太陽穴突突地跳起來。

男人說的「交代」大概就是……這樣?

顯然她是有些失望的。

「光賠禮道歉就有用?」夜非墨冷沉著開口,「溫情這人,本王會替你處理了,日後你若再犯此錯,你知道本王還有更多的招數教訓你。」

夜傾風抖了抖身子。

少年原本就有些失了血色的面容此刻更是難看至極。

他低下頭,輕輕道:「哥哥教訓的是,我日後再也不會犯此等錯誤。」

以前一直覺得溫情是個好姑娘,心地善良,凡事都為他人考慮,從來不考慮一下自己,所以他才會無條件地相信了溫情。

直到現在……

原來這女人騙了他這麼多。

恨?說不上。

可若是喜歡?也許有點。

「傾風,別忘了你母妃是怎麼死的。」

夜傾風看向前方供奉的牌子,眼神一暗。

雲輕歌恍然大悟似的說:「這是以前……魏王府?」

畢竟王府門口並沒有牌匾,而且現在的夜傾風都已經住在了新的宅子里,哪裡會知道這些。

夜非墨輕輕頷首。

「要是真這樣,還真的挺倒霉的,從風水上分析這塊地兒觸人霉頭。」

「是皇帝故意安排的。」提到這事,夜傾風忿忿地說道,抬起他的臉,竟有些極為奇怪的憤怒和恨意。

皇帝難道還會看風水?並不會吧。

大概是聽信了後宮哪個女人吹的枕邊風,所以最後把魏王府定在了此處。

「你還會看風水?」低沉的男音帶著故作的漫不經心傳來,聲音磁啞而含著幾分危險。

雲輕歌並不為他語氣中的威脅所動,反而淡淡地輕睨了他一眼,很平靜地道:「我不止看風水我還會算命,我還會……」

「哇喔,嫂子,你太厲害了!」夜傾風激動地叫道。

夜非墨眉心跳了跳,就知道不應該跟雲輕歌討論這樣的事情,實在找虐。

「青玄,把溫情帶上來。」他看向門口的青玄。

雲輕歌忍不住問道:「你是要在這裡把溫情殺了嗎?」

「不然?」

她下意識地看向夜傾風:「還是不要了吧,若是放在這裡,傾風他看了也會難過。」

夜非墨揚了揚眉。

夜傾風只是低著頭,看不清楚他面容上的情緒變化。

「主子?」只有青玄,弱弱地出聲問道。

「殺,在院子里殺。」夜非墨絲毫不留情面地說了一句。

雲輕歌也不阻擋,反倒是輕輕挑了挑眉梢。

若是溫情不死,死的就是她。

……

溫情死後,夜傾風並無太多的表情。

但對這少年來說,越是面無表情越代表心底湧起的情緒多麼波瀾巨大。

雲輕歌此刻坐在馬車上,目光始終落在馬車外的街景上。

男人見她從廢宅出來到現在都不曾說一句,忽然沉聲問:「你在想什麼?」

既然已經給她一個交代了,她為何還這麼不高興?

她轉回頭,看向夜非墨的目光也越發沉靜了。

「我在想,倘若是我,想殺你摯愛之人,你會同樣對我下殺手嗎?」

他瞳孔驟然一縮,臉色迅速沉下去。

「本王摯愛之人,你不知道是誰?」

雲輕歌一愣。

下頜一痛,男人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清冽而極具危險的氣息拂近,嗓音更是帶著令人心悸的暗啞。

「小歌兒,你說,你是在提醒我,該強調一次摯愛之人是誰?」

「我,我還不是怕你以後移情別戀了,再也不喜歡我了,那你摯愛之人自然也就變了。」

男人眉心突突的暴跳,聽著她這話,咬牙切齒:「本王是這樣三心二意之人?」

「夜天珏都可以來回換了好幾次的摯愛之人,何況你日後登基呢。」

更何況等他登基后,她可能就會徹底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了吧?

夜無寐那傢伙,一日不走,一日不能令她安心。

她眼神閃爍,聲音說到後面近乎喃喃:「再說,你們男人不都是這樣……」

「輕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