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想你,睡不著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25
A+ A- 關燈 聽書

「看來,若是孤不來,你真的打算選駙馬?」

蘇雲沁本來只是想給他製造點危機感,可聽著他這樣陰測測的話語,她莫名心軟了。

她逗逗他而已,他竟然還真的當一回事了。

其實選駙馬這事情,當時她就想好了怎麼推託,誰又能料到出了這樣的意外。

「你想什麼呢?你把我想成什麼了?」她佯裝生氣。

風千墨輕輕哼了哼,湊近了她幾分,在她沾染了幾分酒意的唇上輕輕啄了幾下。

「夜深了,回去休息。」

他將她抱起,又特彆強調,「你現在是孤的侍女,侍寢的侍女。」

最後五個字,他可是格外咬重了。

蘇雲沁由著他抱起,暗暗想著,自己這是從正妻淪落到侍女的地步了?

……

周茵茵入屋,發現鳳巧巧坐在鏡前壓抑著哭音。

她在哭。

周茵茵和鳳巧巧是從小一起長大,從未看過鳳巧巧哭過。她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在這時哭了!

「巧巧,你臉還疼嗎?我給你拿了葯。」

說罷,她一瘸一拐地走近,將手中的藥箱提了過來。

她知道鳳巧巧是個怎樣的女人,但若是換作她,也要被嚇哭。

鳳巧巧轉回視線看向周茵茵,「他知道我不是蘇雲沁。」

這時候,她的眼角淚水已經干透了,眼底被淚水沖刷過一片明鏡,清明而冷靜。

周茵茵愣了一下。

「他絕對是知道我不是蘇雲沁了,你想上次從蘇雲沁的身上搜到的那封信,那可是天玄皇帝親筆所寫,如此含情脈脈的言語,怎可能是無情的?」

周茵茵點點頭,滿是同意。

確實如此。

「所以,明日行事更加要小心。」

「怕什麼,蘇雲沁的消息只有我們知道。再說了,我們還有最後的籌碼。」

鳳巧巧搖搖頭,她覺得不簡單。

真該死,被打成了這副模樣,她竟然還忍得住?

怎麼不提起一劍殺了他!

哦對,若是真的動手,她會死得慘。

風千墨的身邊侍衛是個絕對的高手,她的武功及不上。

「看來,憑我一己之力根本傷不了他分毫。」鳳巧巧咬住下唇。

傷不了風千墨,那就只能先從他最在乎的人開始下手。

孩子?或者蘇家的人?

而她們現在都以為剛才在膳廳里坐在風千墨腿上的女人只是風千墨的逢場作戲,故意用來刺激她們的工具罷了。

……

這次風千墨的行宮安排地離皇帝的宮殿很近,沒多久就能走到。

這樣的安排,當然是蘇鵬故意的。

蘇鵬想著再觀察觀察這「准女婿」,再給這「准女婿」一次機會。

蘇雲沁被男人抱著正要入行宮,卻被人給喚住了。

「站住!」是蘇鵬那渾厚的聲音。

蘇雲沁轉頭看著站在夜色中的男人,怔了一下,「爹?」

「岳父。」而風千墨,更是神色不變地喚了一聲蘇鵬。

「咳,別亂叫。你們八字還沒有一撇呢,你把我的女兒放下,你若是不正式下聘娶雲沁,就別想和她同床共枕。」

「……」蘇雲沁滿臉黑線。

她爹,真是厲害了。

若是她說她和風千墨都已經肌膚相親很多次了,滾.床.單三四次了,她爹會不會氣死了?

風千墨臉也黑了幾分,沉沉地道:「岳父,她現在是侍女身份。」

蘇鵬的臉色當即也陰沉下來。

「陛下,您別忘了,你現在可和她毫無關係。」

蘇雲沁看了看他們二人,有些無奈,推了推風千墨的胸膛,說道:「放我下來吧。」

她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跟自己的爹起任何的衝突。

風千墨一雙深邃的眸子里沉斂的都是洶湧的怒意,會吞噬掉人心的可怕懾人之氣。

可饒是如此,她還是直視著他的眼,不懼不驚。

男人看著她眼底的沉靜和執著,輕輕嘆了一聲,還是將她放了下來,沉悶道:「早些休息。」

這四個字,代表著他的無奈和心疼。

能不心疼嗎?

到嘴的肉就這麼沒了,他也確實非常心疼。

蘇雲沁卻覺得他很可憐,總想安慰他。

蘇鵬卻沉著臉色上前把蘇雲沁給拉走,「過來,今日我有話與你說。」

她無法,只能由著蘇鵬拉著她走。

走了兩步,她又回頭看了一眼風千墨,又走了兩步又回頭看一眼。

這般依依不捨的樣子,可把蘇鵬給氣死了。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這麼三步一回頭的樣子,他的肺都要被氣疼了。

最後蘇雲沁還是被拉入了蘇鵬的寢宮裡。

「爹,你這麼針對他,有點不太好。」

畢竟人家還是大國的年輕帝王,面子總歸是要給的吧?

蘇鵬瞪她:「你還說!你可知道你在做什麼?他和你現在可是什麼關係都沒有了!」

蘇雲沁扶額。

怎麼沒關係?

他們現在可是最親密的關係。

「爹,你到底是為什麼要反對他。」蘇雲沁知道,爹肯定是不懂蠱后的事情,所以反對他們在一起必定不是因為蠱毒。

那是什麼呢?

蘇鵬抱著手臂,沉沉地道:「你想聽?」

蘇雲沁忙不迭地點頭。

「第一,至今他不肯給你一個正式的婚禮,不下聘,不娶你,你們名不正言不順,算什麼夫妻?」

「爹!他有想的,只是我沒同意。」

倒不是她不同意,而是他們身上的蠱毒不同意。

但這話,她也不會說,畢竟讓爹知道也不過是徒增擔心罷了。

蘇鵬走入書房內,拉開椅子坐下,指了指對面的一張凳子,示意她坐下去。

蘇雲沁乖巧地坐下去。

「雲沁,爹不反對你和他,爹甚至非常欣賞他。但一個男人能不能娶到我的女兒,就要看他有沒有這個能耐了,所以,明日駙馬一事結束后,你都好好聽我的。」

「呃……爹,你你你想幹什麼?」蘇雲沁隱約有不好的預感。

她爹不會想要挖坑吧?讓風千墨跳?

她有很嚴肅的事情要說啊!

「總之,他想娶你,必須過我的三關。」

蘇雲沁連忙湊到了蘇鵬的面前,低聲問道:「哪三關?」

親爹啊,真的很靠譜呀!

雖然知道若是她爹的三關肯定非常嚴格,可她莫名同意。她是該給那男人一點教訓,總歸是讓他知道什麼叫珍惜。

蘇鵬食指輕輕搖了搖,一臉高深莫測地道:「你想知道?想得美!」

他可不會告訴蘇雲沁這丫頭,她轉頭就會告訴風千墨了。

「行了,時間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蘇雲沁連忙應了一聲,起身準備退出去,又被蘇鵬給喚住。

「雲沁,不許去對面行宮,朕會安排寢屋給你。」

「……」

她爹防風千墨真像是防狼。

她眉心抽了一下,好一會兒才艱難地點頭。

蘇鵬出聲喚了一聲宮人,甚至還把房間安排在了他的寢宮隔壁。但凡隔壁有什麼風吹草動,他肯定能聽得見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無法,只好跟著宮人出去。

……

入了屋子,她撕下了臉上的易容面具,在床榻上躺下。

有點想念某男的懷抱溫度。

翻了個身,安慰自己,明天就能見了。

然而,在她翻了第十個身之後,毫無睡意可言。

翻第十一個身後,屋內傳來了動靜。

蘇雲沁猛地睜開眼眸,眸中多了一分犀利的銳芒。可等她坐起身來時,清冽而熟悉的男人氣味傳了過來,她猛地轉過頭。

下一刻,她就被男人給抱住了,抱了一個結結實實。

「你……」

「噓!」男人長指豎在她的唇邊,示意她小聲點。

「你想讓我爹氣死啊。」蘇雲沁瞪他,扯開了唇上的手指。話雖如此說,可她的臉上卻沒有多大的不悅。

他卻恍若未聞,抱著她乾脆躺下了。

「想你,睡不著。」

他親吻著她的髮絲,溫柔到勝過夜色醉人。

蘇雲沁倚靠在他的懷裡,輕輕哼了哼:「騙人,那你之前在天玄皇宮怎麼睡著的?總不可能每天都失眠吧?」

「是啊。」他幽幽道,「想你想到夜不能寐,食不知味。」

他這是……說情話嗎?

蘇雲沁不知他是哄她開心呢,亦或者是真的為了表達思念之意,不得不說,她還是很高興。

「現在可以睡了吧?」她尋了一個最舒適的姿勢,將側臉貼在他的胸膛上。

自那裡,清晰可聞強有力的心跳傳來,堅強有力而令人安定。

她垂下眼帘,睡意襲來。

風千墨低下頭看懷中的小女人,沒想到她是真的睡著了。屋內本就靜謐,他隱約能聞見她均勻的呼吸聲,綿長而……柔軟。

像她人一樣,柔軟至極。

他低下頭,蹭在她的額際上,帶著夜色涼意的唇輕輕落在她的眉心,緩緩游弋往下,最後落定在她的紅唇上。

蘇雲沁沒動。

他試探性的吻便漸漸有了攻擊性。

她睜開眼睛,伸手推他,示意他別鬧了。

可剛剛出聲,聲音全被他吞滅。

她氣惱地雙手雙腳蹬他。

不是睡覺嗎?他這麼趁機揩油,真的好嗎?

她反抗地厲害,下一刻男人便翻身而上將她結實壓住了。

「你幹嘛?」唇上得了自由,她低喘著氣問道。

「睡不著。」他的臉在夜色中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輪廓,但他的眼眸,即便是暗淡的光線中卻灼亮地驚人,像是眸中有兩簇熊熊火焰在燃燒。

蘇雲沁剛要出聲,門被敲響了。

「雲沁,爹忽然想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