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她要報復回去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32
A+ A- 關燈 聽書

蘇鵬的聲音當真是煞風景。

屋內節節攀升的溫度也在此刻赫然降下,蘇雲沁有些想笑,卻只能辛苦憋著。

而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嘴角輕微抽著,滿臉不高興。

「雲沁,你睡了嗎?」然而,蘇鵬敲門的聲音是真的不依不撓。

蘇雲沁推了他一把,聲音壓得更低:「還愣著幹什麼,趕緊走啊,想讓我爹找到你啊?」

風千墨抿了抿唇,無法,從她身上起來。

要不是看在蘇鵬是他的岳丈的份上,他一定要出去把打攪他好事的人給暴揍一頓。

蘇雲沁見人走了,才起身去開門。

打開門后,她輕輕喚了一聲:「爹。」

她沉靜的模樣,看不出任何的異樣。

蘇鵬輕輕眯了眯眼睛,見她擋在門邊,特地伸出頭來往裡看了看,沉聲問道:「不請我進去?」

他這般懷疑的模樣,蘇雲沁也只能側身讓開,讓他進入看看。

然而,屋中什麼都沒有。

蘇鵬看見屋中沒人,才滿意地點點頭。

「爹,你不是說你想通了?你什麼事情想通了?」

「呃,這個嘛,爹一時半會兒也想不起來了。時辰不早了,你早些休息,爹回去休息了。」說罷,蘇鵬轉身往外走。

蘇雲沁看著蘇鵬那匆匆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

看來蘇鵬對風千墨的性子摸得很准啊,他是來看她房間里有沒有風千墨的吧?不過他低估了風千墨的輕功,這麼厲害的輕功,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比得過。

她將門闔上上鎖,長長鬆了一口氣。

轉身,準備上床時,她愣了一下。

「你不是走了?」赫然,她的床上又躺上了剛剛翻窗離開的男人。

堂堂一國之君,不但翻窗半夜爬上她的床榻,還一臉恬不知恥地躺著,天玄國的百姓知道嗎?

風千墨單手撐著臉,一臉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窗外微風拂入,而他的衣領不知何時被扯開了幾許,衣襟大敞,髮絲凌亂,卻魅惑動人。

往常的凌厲搭配上邪魅之氣,整個人都似散發著一股魔力,一種讓女人會發瘋而抵抗不了的魔力。

蘇雲沁走了過去躺下。

「今晚上,孤要跟你睡,否則……」他頓了頓,「孤就吵你爹。」

「……」吵了的後果,可想而知。

蘇雲沁懶得理他,撲了上去把他摁在床榻上。

「睡覺,再多話,我就一針扎你睡穴!」

小女人柔軟的身軀貼著他,讓他心滿意足。

男人想,雖然今天不能做什麼,但卻可以把她給緊緊攬入懷中,過過嘴癮也是可以的。至於其他的,他們來日方長。

蘇雲沁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剛要從他身上翻下去,就被他給穩住了後腦勺,唇便壓了下來。

他在極力剋制著品嘗她的美味和芬芳。

她反抗不了,乾脆給他肆掠。

好一會兒,兩人紊亂的呼吸交織在一起,他才鬆開了她。

夜,靜好而幸福。

二人什麼也沒做,便如此依偎著睡著了。

天亮時,蘇雲沁發現身邊已經沒有風千墨的身影,摸了摸身側的溫度,感受到床邊的溫度是溫涼的。他應該很早就走了。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坐起身來梳洗。

今日……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

她易容換回了侍女的衣裳去往對面的行宮。

蘇鵬一早便不在寢宮了。

她入了行宮,正好碰見金澤和金冥二人。

「蘇姑娘。」金澤走近,將手中一樣東西遞給了她,表情上還有些神秘。

蘇雲沁接過他的東西,低下頭看了看,蹙了蹙眉。

這是……地圖?

她拿起來仔細打量。

地圖上沒有寫任何的東西,只是畫了許多線路,看不出是哪一座城的,更不明白是……

「這是沙漠地圖?」幾乎是瞬間,她明白了這是什麼。

金澤點點頭。

當時他家陛下給他地圖時,陛下還特地吩咐書不用告訴蘇姑娘這是何物,蘇姑娘肯定能猜測出來。陛下果然很了解蘇姑娘。

「哪裡的地圖?」蘇雲沁的眉一挑。

「漠北。」金冥也回道,「爺兒聽說這次您去沙漠的事情沒尋到葯,所以漠北的地圖給您。這是漠北國及附近沙漠的地圖。」

蘇雲沁輕輕應了一聲,鄭重地將地圖收入懷中。

原來,他還是知道在意蘇小野的病情。

「他呢?」

「爺兒去見了洛王,很快就回來。早膳已為您準備好了。」

還真是事無巨細都想好了。

蘇雲沁點點頭,跟隨著他們去用早膳。

……

「傷勢如何了?」風千墨在蘇岳的宮殿里看見了風千洛。

風千洛還躺在床榻上,臉色雪白地厲害,像是完全失去了血色。

男人看著弟弟如此模樣,他眸底隱隱有怒意。

鳳族人已經完全觸及了他的底線。

自從從聖女國回到天玄時,他便不止一次想將鳳族人趕盡殺絕,但一直被眾臣阻撓。

「皇兄,我沒事,就是皮外傷。」風千洛邊說邊掀開了身上的被褥,示意他看。

他的腰際上還纏繞著繃帶。

「一個女人,你都解決不了。」風千墨見他沒事,用往常的口氣危險地戲謔弟弟。

風千洛很委屈,「皇兄,還不是因為那女人說她知道蘇雲沁的消息。若是皇嫂有個三長兩短,哇,我都不敢想象。結果一大意,她就捅我了。」

風千墨坐在床沿邊。

「千洛,你傷勢若是無礙,先回天玄。」

「呃?為什麼,讓我拖住母后?」

「不是,盯著她。」他的聲音很漠然,儼然對母后已經失望。

風千洛輕斂眸色,慢慢點點頭。他知道他家皇兄是在擔心母后又來壞事,可這次古周國公主選駙馬,母后一定猜測出了蘇雲沁沒死了吧?

「你出來怎麼交代的?」

「沒有交代。」

風千洛眉心一抽。他能感受到,皇兄不高興,而且更能感受到母後會大怒。

……

選駙馬這等大事,可整個皇宮裡幾乎沒幾個男人。

蘇雲沁跟隨著風千墨入了御花園時,便只看見了十幾個男人。

她想起當初也選過一次夫君,那次在將軍府,可是來了不少人。

看來今時不同往日,一個公主還比不上當初的將軍府草包大小姐。

她瞥了一眼風千墨。

上次選夫婿也是他攪了,今天選駙馬估計又要被他給攪了。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跟隨著蘇岳坐在一側,一副乖巧至極的樣子。兩個娃娃的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無喜無憂也無怒,看上去竟有些古怪。

風千墨落座后,漠北王正好坐在他的身側。

單雲轉過頭來看向他,視線掃了一眼蘇雲沁,笑意微深。

「天玄陛下,今日也要加入這駙馬行列?」

風千墨轉過頭來,沉冷地瞥了他一眼,眼神之中帶著絲不耐煩,「與你何干?」

兩個男人的眼神在空中碰撞,綻放出了一絲硝煙的氣味。

「呵呵!」單雲低低地冷笑了一聲,卻不再說話。

蘇雲沁沒有理會兩個男人的爭吵,目光掃向遠處。

等了這麼久,鳳巧巧還未出現,她難不成在憋大招?

大概在場的人也察覺到了鳳巧巧至今還未出現,四處張望,甚至議論聲已經四起。他們像是在議論,為何這古周國的公主遲遲還未露面。

直到……

太監的一聲高喊:「公主嫁到!」

所有男人皆看了過去,只瞧見一身勝雪白裙的女子走入,她的臉上以面紗遮了臉,根本看不清楚五官如何。

倒是她身後跟著一瘸一拐的女子,長相極其美麗,一瞬間便吸引了男人的目光。

院子里頓時安靜下來。

鳳巧巧也察覺到自己的風頭全讓身後的周茵茵給搶走了,她轉頭瞪了一眼周茵茵,眼神似是不滿。

周茵茵一臉不解懵懂。

「你退到一邊去。」鳳巧巧提醒周茵茵。

她站在這兒,所有男人都不會看她了。她今天的目的只是要報復風千墨!

昨晚上睡覺之時,她真是越想越氣惱,越想越沒有睡意。即便這是暴君又如何,她這張豬頭臉也要報復回去!

她陰狠的目光朝著那方端坐的風千墨射去。

這般眼神,讓蘇雲沁很想直接戳瞎了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周茵茵被嫌棄,只好站在不遠處看著,心底有些委屈。她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嫌棄,尤其是昨天鳳巧巧被打成那般模樣,她還好心替鳳巧巧擦藥和安慰這女人。

今天倒好,這女人可真是一點都不懂得知恩圖報。

罷了罷了,她只要清楚今天的真正任務便好。

那方太監在說著選駙馬的規則,而鳳巧巧已經踩著盈盈腳步走至了蘇鵬的身邊落座。

「爹。」她學著蘇雲沁的聲音喚了一聲蘇鵬。

蘇鵬冷著一張臉,沒有吭聲。

鳳巧巧也不介意他的冷漠以對,面紗下的紅唇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

待會兒,可看他是否還敢這般模樣。

收回目光,忽然,她感覺有一雙充滿意味興緻盎然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驀地轉首,正好就對上了單雲那雙充滿侵.略性的眼神。

那種眼神,帶著探究,帶著銳利,還有莫名的興奮。

這個男人,長得也著實不錯。

不過……和他身邊的風千墨比起來,還是相差太遠了。

可惜了。

「公主,請問您要何時開始?」一旁的太監打斷了鳳巧巧的思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