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哥哥的未婚妻死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06
A+ A- 關燈 聽書

「不急,若是這麼容易就讓他們死了,豈不是便宜了他們。」男人冷漠開口,聲色更是沒有溫度的淡漠。

他不急。

但有人必然會急。

他了解夜天珏,一旦被逼急了肯定又會像半年前那般走險棋。

雲輕歌聽他們在說正事,她也不好去打攪,索性便轉身離開去了前院。

吉祥匆忙過來,目光落在了她懷中抱著的一隻黑貓上,咦了一聲:「王妃,這是哪兒來的貓?」

而且還黑漆漆的。

「我撿的。」雲輕歌想都不想就脫口而出。

吉祥張了張唇,似是有些愕然。

「怎麼了,你臉色不是很好?」

經過雲輕歌的提醒,吉祥才恍惚想起自己來此是為了何事,表情嚴肅了幾分:「王妃,剛剛奴婢去街上打聽到……侯府出事了。」

「什麼事?」

出事二字,敲打在雲輕歌的心口,讓她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

哥哥不會出事了吧?

「聽聞……大少爺的未婚妻死在了府里。」

「什麼!」

雲子淵要娶的姑娘死了?

「何時的事?」

「據說是今早上的事。」

雲輕歌連忙把黑貓扔開,大步往外走。

「喵?」某貓被扔在地上,一臉問號。

它這個系統也太難了吧……

吉祥沒注意這隻貓兒,也拎著裙擺追上雲輕歌的腳步說:「王妃,您要現在過去嗎?要不要奴婢給您備馬車?」

「不用了,備馬車太慢了。」

……

雲輕歌去了知府的府邸,大門敞著,但……

正在爭吵。

門口站著一身月白錦袍的男人,他立在那方,垂著頭,清俊的面容上早已覆上了一片冰寒之氣。

站在大門內的應該是知府的管家,怒道:「雲少爺,你已經把我們小姐害死了,你還想來看什麼?我們小姐死都不想見你的!」

「讓我看一眼,只一眼……」男人乾澀出聲,聲音嘶啞,這短短一句話卻彷彿承載了無數情緒。

雲輕歌大步走了過去。

「你們有點過分,我哥哥不過是想看一眼而已又如何?」

「靖王妃?」管家還未出聲,知府大人已經出來了,面容有些憔悴,可語氣多少還是恭敬的。

畢竟那日宮宴之後,皇上朝著太后怒吼的那一番話,所有大臣心底都明白。

日後即便是真的把這皇位傳給靖王,他們都不覺得奇怪。

雲輕歌點點頭:「我哥哥想看一眼嫂子,怎麼,知府大人這點情面都不講?」

知府臉色暗淡下來。

「人都死了……」

「讓我們看一眼。」雲輕歌強勢打斷了知府的話。

恐怕在知府的眼裡,他女兒的死就是因為雲子淵導致的。

在一番權衡之下,知府還是請他們入府。

他知道,若是繼續僵持下去,對他以後也不利。

雲輕歌轉頭看向哥哥,察覺到雲子淵渾身都籠罩著一股陰鬱之氣,整個人都非常低落。

她輕輕嘆了一聲。

她沒想到會這樣……

來到停屍的地方,白布蓋住了女子的身體,但面部並沒有遮蓋。

她走進一看,發現屍體的皮膚泛著青紫色,目光一沉:「這姑娘是……怎麼死的?」

知府搖頭:「昨日還好好的,今日一早丫鬟將她叫起身就沒了……」

說著說著,知府的眼眶紅了。

雲子淵站在一側雙手緩緩握成了拳頭,眼底皆是陰霾。

雲輕歌忽然撈起衣袖:「我得驗屍。」

知府一愣。

她沒有多說,只是走到了屍體旁蹲下。

從她的經驗來看,這應該是中毒而亡的。

要盤查,肯定就得知道這姑娘是被怎樣有心之人害死的。眼看著和雲子淵婚期在即,更何況二人還是兩情相悅,排除掉這姑娘自殺的可能性。

他殺的話……

雲輕歌轉過頭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哥哥。

他神情陰鬱站在那方,因為垂著頭,誰也不知道他的情緒到底經過怎樣的煎熬。

她轉回頭,給屍體驗屍,也不管這知府到底同意不同意。

一番驗屍下來,她說:「中毒而亡,而且這種劇毒是一服下去就會當場死亡的,她的手上有掙扎的痕迹,說明那人給她灌毒時她有掙扎過。」

正垂著頭的雲子淵驀地抬起頭來看向妹妹,眼底已經染上了濃濃的殺意。

「他殺……」知府在一旁低低喃喃,臉色也白了幾分。

「昨晚上,丫鬟可在身邊陪同?」雲輕歌又問。

知府連忙轉頭看向丫鬟。

小丫鬟本來就站在一旁,一雙眼睛紅腫的,不知道是裝的還是真的為自家小姐的死而哭泣。

她看見大家都盯著自己看,吸了吸鼻子小聲道:「昨晚上……奴婢是本來伺候小姐的,可熱水剛剛端過去,小姐就讓奴婢走了,出門后就聽見屋中有什麼聲音,好像是小姐罵人的聲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罵人的聲音?」

小丫鬟點點頭。

「後來奴婢進去的時候見小姐已經在浴桶里了,並不見有其他人,便沒有多想。今日一早去看時,小姐竟然就在浴桶內……死了。」

「可有聽見其他人聲音?」

「有……有一道男人的聲音。」

此話一出,雲子淵的瞳孔微縮。

……

走出知府府邸,雲輕歌拉住了雲子淵。

「哥哥,這事兒還是要查個水落石出。」

「你放心,我會查。」男人清冷開口,聲音里寒涼的沒有絲毫溫度。

雲輕歌細細看著他的模樣,輕輕嘆了一聲:「哥哥,你……」

「不用擔心我,我沒事,我先回府了。」他的聲音嘶啞著,可面上卻沒有絲毫波瀾,雙眸中更是如一潭死水沒有起伏。

雲輕歌再也沒有開口。

她看得出來,哥哥情緒已經在壓抑,本來就很內斂的男人絕對不會把這樣的情緒外放。

「哥哥,那我……陪你回府吧?」

「不用了。」他扯了扯唇角,抬步上了馬車。

雲輕歌看著他的馬車揚長而去,心頭有些沉。

哥哥這情緒不佳,好不容易的婚事就這麼黃了,媳婦死了,換做是她早就崩潰了。

「喵。」黑貓蹭了過來,用貓爪子刨了刨她的裙角。

她低下頭看著黑貓。

系統:「主人,不用擔心,這是雲子淵必須要面對的事。」

「必須?」她輕眯了眼,「你知道會有這事?」

書中可沒有提及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