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狐假虎威就是爽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6:18
A+ A- 關燈 聽書

第259章狐假虎威就是爽

夏侯襄和容離相攜步入正陽宮。

與之前來時並沒有什麼不同,只除了這宮裡多了位皇上而已。

行至大殿中央站定——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襄一抱拳,「參見皇兄、皇嫂。」

容離偏身一福,「參見皇兄、皇嫂。」

夏侯贊和皇后坐在高位上運氣,夏侯襄立而不跪便罷了,容離竟然也如此?

真當他們是死的嗎?!

夏侯贊在心裡吹鬍子瞪眼,可面上卻一臉笑意趕忙說了一句。「皇弟,弟妹不必多禮。」

事實證明,他還是很慫。

只敢在心裡想想,不敢當面表明。

若讓他正面去找夏侯襄的茬,說實話,夏侯贊的心裡還是很發憷的,對於這個手握重兵,卻沒辦法收回兵權處置的弟弟,他一向不敢招惹。

夏侯贊看著下面站著的夏侯襄突然明白,他今日隨容離前來,大概就是為容離撐腰的,

他們若敢難為容離,不用想都知道他會不會為容離出頭。

皇后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臉色微微有些發青,卻又不得不堆起笑臉,「皇弟、弟…弟妹快快請坐。」

她舌頭有點打結,不久之前與容離還是婆媳關係的她,突然一夜之間與容離變成了妯娌,關鍵若是其他人還好,可容離嫁的偏偏是她不敢招惹的這一位。

她心裡的糾結、窩火可想而知。

但是,即便再窩火,她也不敢對容離發,只因為容離身邊還站著一個戰王爺,那個她打心底里懼怕的戰王夏侯襄。

眼睜睜的看著夏侯襄扶著容離坐下,自己才在一旁落座。

夏侯贊與皇后對視一眼,夏侯襄如此緊張容離,莫不是真對容離動情了?

依他們之前的猜測,可是夏侯襄為了容家才迎娶容離,怎麼如今看來事情好像有些不大對勁?

宮女將新泡好的茶端了上來,放在容離與夏侯襄的桌案之上后,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呵呵,這是前些日子新進貢的蒙頂甘露,味道清淡甘醇,皇弟和弟妹嘗嘗,可還喝的慣?」皇後面上帶著假笑說道,她實在不大想開口,可不開口又不行,招呼人的話難道還能讓皇上來說?

她的笑容其實看起來很妥當,只是底下坐著的二人是誰?

眼睛毒著呢。

知道皇后窩火,容離就放心了。

她對皇后的印象可以說是極其差,身處深宮的女人心思多她能理解,可是皇后不該算計到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身上,先是為了一己私慾讓原主背上罵名,後來又插手她與夏侯銜和離之事,最後干涉不成還讓土匪綁她。

樁樁件件加起來,對於皇后,容離若能喜歡的起來,那才奇怪呢。

餘光瞄到一旁品茶的夏侯襄,她唇角微勾。

這人什麼心思她明白了,有人給撐腰的感覺就是好。

「多謝皇嫂。」容離含笑看著皇后說道,面上一派的從容淡然。

「弟妹客氣,咱們本是一家人,以後弟妹也要常常入宮來才好。」皇后在說到弟妹的時候,還是有些不自在,她違心的說著親熱的話,實在有些難受。

「路途遙遠,王妃身體又不好,遂不便常入宮,臣弟替王妃謝過皇嫂的好意。」夏侯襄將手裡的茶盞放下,面無表情的接過皇后的話。

這事離兒不好拒絕,那就他上嘍,否則今日他來時做什麼的?

皇后依舊笑著,可心裡簡直要罵娘了,路途遙遠?

從戰王府到宮中坐轎子也就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他天天上早朝怎麼不說路途遙遠,到容離這就遠了?

還有什麼身體不好,怎麼早不好晚不好的,偏偏嫁到戰王府第二日便不好了?

起不來就說起不來,整的跟真事似的。

她又不是沒成過婚,當時拖著酸痛的身子大早上去參見先皇與先皇后的時候,她說什麼了?

到容離這兒就金貴了是不是?

「皇弟說的是,倒是皇嫂想岔了。」皇后尷尬的端起手邊的茶盞,若是細細去看,那微抖的手說明她氣的不輕。

「呵呵呵,皇弟成了親是變得不同了,為兄往日還怕你太過冷淡,討不到媳婦兒,」夏侯贊捋著鬍子,「如今看看,皇弟疼愛戰王妃的樣子,為兄也好對列祖列宗交代了。」

夏侯贊笑的一臉欣慰,暗暗對容離的在夏侯襄心中的位置再次做了個估量,他實在沒想到,這個向來不喜女子的弟弟,如今竟會護著一名女人,還真是奇事。

「皇兄所言甚是,臣弟娶了王妃自然要是要疼愛的,不然臣弟為何娶妻?」夏侯襄回的理所應當。

他的王妃他不疼,難道要讓別人來疼嗎?

「呵呵呵,來來,喝茶喝茶。」夏侯贊發現他實在和夏侯襄聊不到一塊去,大家還是坐一坐,喝喝茶不要聊天了。

好尷尬啊。

大殿上一時間呈現一種詭異的沉默,皇上和夏侯襄那是沒什麼可聊的,容離樂的沒人開口。

可皇后不行啊,她身為後宮之主,若是當著皇上的面處理不好這點事情,她顏面何存吶。

是以,皇后開始悲催的沒話找話,能與她說話的人只有容離,所以皇后便變著花樣的和容離說各種各樣的話題,以求氣氛不要冷下來。

容離本著你問我就答的原則,倒是和皇后說了會兒話。

她倒沒什麼感覺,反正活躍氣氛什麼的不歸她管。

倒是有些同情皇后,瞅瞅腦門上的汗,在這麼一個詭異的氣氛中能找出這麼多話來,著實不容易吧?

就在皇后覺得自己腦子已經將要不夠數之時,夏侯襄接收到容離的眼色,開口說道,「皇兄皇嫂,臣弟與王妃已出府多時,府內還有些許事物未處理,臣弟與王妃便不多留了。」

容離和夏侯襄一齊起身,可把皇后樂壞了,這倆人再待下去,她可真沒的說了。

既然要走就趕緊走吧,往後別再來了才好!

夏侯贊倒沒挽留,他點了點頭,「如此,你們便先回去,改日有空再入宮。」

「謝皇兄,臣弟與王妃告退。」夏侯襄替容離將話說了,擁著她出了正陽宮。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