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重新追求你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7:16
A+ A- 關燈 聽書

安然停住腳步:「我是希望,你能夠重新開始。」

「我現在就是在重新開始,」他望著她:「重新追求你。」

安然轉身,看他,目光裡帶著狐疑。

「驚到了?」

安然微微握拳,因為緊張,心一直在亂跳個不停。

「曾經,我不是說過了嗎,沒有人比你更適合我,你離開的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深思熟慮,到底是該放手,還是該挽留,挽留,你痛,放手,我痛。」

喬御琛呼口氣:「或許你會說這樣的我自私,可是如果你能夠重新回到我身邊,我覺得,即便全世界的人都說我自私,我也認了。」

安然垂眸,未語。

她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她本來也不恨他,因為不恨,所以才會無言以對啊。

「放棄這段婚姻,你就真的一點兒也不後悔嗎。」

安然沉靜片刻后,問道:「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你會不會想起五年前的事情?」

喬御琛點頭:「會。」

「想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你心裡都在想些什麼?」

「後悔,愧疚,覺得自己不應該,覺得自己犯了一個非常愚蠢的錯誤。」

「一個高高在上的男人,為了我,要不斷的自我否定,自我唾棄,自我懺悔,喬御琛,在這段婚姻里,最難過的人,不是我,你還不明白嗎?」

喬御琛看著她,眼底裡帶著一抹悲痛,上前,擁抱她:「這些,都是我應該承受的,因為當年,是我傷害了你。」

「可是你又做錯了什麼呢?」安然呼口氣,掩飾自己心底的悲傷:「如知秋所說,你也是受害者,傷害我,並不是你的本意,可明明知道你是無辜的,我也是無辜的,我卻就是想不明白,我又做錯了什麼呢,要去承受這些本來並不屬於我的罪。

我的人生本來可以無限美好,可最後,我卻都經歷了些什麼,我的夢想,我的未來,全都因為五年前的那一夜而被毀掉了,我也是無辜的人啊。

喬御琛,不是你自私,是我自私,一想到我們要在一起生活,每天都因為五年前的事情,各懷心事,彼此愧疚感傷,同床異夢,我就會很難過。我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我不想讓彼此變成,會讓對方痛苦的存在,你明白嗎。」

喬御琛望著她,明明,她離婚,都是在為了他著想的。

即便這樣,她還是覺得自己不愛他嗎。

這個傻女人,何必自欺欺人呢。

「那我可以再對你提一個自私的要求嗎?」他看著她,表情嚴肅。

安然點頭:「你說吧。」

「你之前不是說,不會再結婚嗎,我希望你能說到做到,不要改嫁。」

安然凝眉:「怎麼會想起提這種要求。」

「因為傅儒初,他不是約你去了丹麥嗎,他是個很優秀的男人,我會有危機感。」

安然無語,側頭笑了笑。

喬御琛挑眉,揉了揉她的頭:「一晚上了,你終於笑了。」

「是你說了好笑的笑話,開玩笑也要有個限度。」

「怎麼?你覺得傅儒初不好?」

「傅先生很好,可我跟傅先生根本就不可能,傅先生這個人,給人的感覺很溫暖不假,可他並不適合我。」

喬御琛心下一喜:「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安然淡定的抿唇:「女人的直覺。」

這種情況下,她當然沒有辦法告訴他,因為她心裡,滿滿的都被他填滿了。

因為填的太滿,已經沒有空間容納別人了。

喬御琛眉眼微揚,傅儒初這個人,一定不能給他一點兒縫隙讓他鑽進來。

「時間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沒有訂酒店。」

「那就臨時訂,」安然表情淡定的看著他:「我這裡,不收留二十歲以上的異性居住。」

「我不用你收留,這不是我弟弟的房子嗎?我是來我弟弟這裡住的,我就佔一個房間,不會打擾你的,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把門鎖上。」

安然白他,狡詐,現在倒是知道一口一個弟弟了是吧。

「你剛剛不是還說,這裡小的嗎?」

「呆了這一會兒,又覺得這裡不那麼小了,正適合我住。」喬御琛一臉正經的笑了笑:「我覺得你剛剛的自我規定很好,不過,最好把異性的年齡放低道15歲,畢竟現在的孩子,都早熟。」

安然無語的看著他,又要來這招。

「我是說真的,你別太小看男人的本性了,你知道雲諾謙幾歲的時候談的女朋友,破了身的嗎?」

安然懶得回答他這無聊的問題。

喬御琛壞笑:「15歲,所以說呀,你永遠想象不到一個男人的底線在哪裡,小心駛得萬年船嗎。」

安然無語:「我都多大了,在你眼裡,我這個年紀的人,還能跟15歲的小孩兒做出格的事情?你是有多瞧不起我。」

喬御琛聳肩:「你也覺得這很不可能吧,不過有些不可能的事情,恰恰都在別人的身上發生過,我只是在提醒你小心點男人而已,不是不信任你。」

「我沒有戀童癖,」她說完白他一眼,轉身往自己房間走去。

走到門口,她想到什麼似的道:「哦對了,提醒你一句,這裡沒有男人的洗漱用品,也沒有男人的換洗衣物,你自己看著辦吧。」

「我裸睡。」

安然將門關上,背抵在門上,唇角淡淡的揚起,扯出一絲柔和的弧度。

她的臉微微往門的方向靠去,心裡莫名的……溫暖。

所謂愛情,大概就是有他在的地方,都像是春天吧。

這一晚,安然是真的沒有睡好。

不過不是因為心情不好,而是因為有幾分激動。

清早醒來,她覺得很是累。

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喬御琛竟然已經做好了早餐。

她走到餐桌邊,有些驚訝。

她本來,是打算早點起來給他做早餐的,結果沒成想,他竟然比自己起的還早。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正愣神呢,喬御琛出來了。

他嘴角帶著得意的笑:「怎麼樣,我這早餐做的不錯吧。」

「你幾點起來的。」

「五點半。」

「你怎麼起的那麼早。」

「想給你做頓早餐,」他說著指了指桌上:「這樣才叫做早餐,即便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你也要好好做飯,知道嗎?」

安然聽到他的話,竟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喬御琛想了想:「我是不是有點兒嗦了。」

安然聳肩,「像是一個父親在囑咐自己的女兒。」

「這麼一想,我還真是養了兩個孩子,哪個都得操心。」

安然故意斜他:「你占誰便宜呢。」

「這就叫佔便宜,在我的詞典里,所謂的佔便宜,是指把你……」他說著,眉眼間帶著邪。

安然無語,坐下開始吃飯。

雖然只是簡單的蛋炒飯,但安然卻吃的很知足,很安心。

看她吃的很香,喬御琛打從心眼兒里覺得高興。

「一會兒,你要做什麼?要不要跟我出去一起走走?」

安然看他:「你以為我還是懷孕的那會兒,需要天天鍛煉啊,我一會兒要去語言學校,要走很長時間呢,這就是我的鍛煉時間了。」

「我陪你一起過去吧。」

「你就這麼閑?」

「我這不是給自己放了幾天的假嗎,過了這段時間,我可能就要忙碌起來了。」

安然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

吃完飯,她出門的時候,喬御琛也跟著一起出來了。

將她送到學校門口,喬御琛看了學校一眼:「這裡離你住的地方不遠不近,還不錯。」

安然點頭:「嗯,的確是不錯。」

「怎麼樣,覺得比以前有進步嗎?」

安然笑了笑:「是啊,可能是因為有語言環境的關係吧。」

「那就好,把英語學好,還是很有必要的,行了,你進去吧,我在這裡看著你進門。」

「那……你呢?」

「我?你希望我怎麼樣?」

安然頓了一下,自己這不是自掘墳墓嗎:「隨你,我時間到了,要先進去了,不跟你嗦。」

她說完,轉身就往學校里跑去。

喬御琛看著她的背影,唇角展現出一抹難得的笑容。

她今天心情不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見到了他的緣故。

還是他有些自作多情了?

不管怎麼樣,能夠看到她,他還是打從心眼兒里覺得幸福的。

正想著,手機響了起來,是譚正楠打來的。

他將手機接起,電話那頭傳來聲音:「BOSS,不好了,傅儒初在給我們使壞。」

「哦?」喬御琛轉身往回走:「說來聽聽。」

……

安然一上午心情都非常的好。

她在想,一會兒回去的時候,要順路再買點他愛吃的菜。

她還在心裡勸慰自己,不是非要給他做菜吃的,是因為,他們都離婚了,他還幫自己做飯,所以自己要回報他,把這件事兒扯平。

可是真的目的,只有她自己的心最清楚。

第一次,安然上課竟然跑神了。

中午下了課,她打車去了超市,買了菜后又打車興高采烈的回到家。

開了門,她低頭看了看門邊,竟然……沒有他的鞋。

她納悶的對著房間里輕聲道:「喬御琛?」

沒有回應聲,她心裡一緊,走到他昨晚睡過的房門口,輕輕將門推開,嗯?怎麼會沒人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