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誰敢傷她?3

發佈時間: 2020-12-18 10:28:44
A+ A- 關燈 聽書

余秘書推門下車,車外忽然傳來尖叫聲,童璐想偏頭看,下巴始終被男人捏著,動都動蕩不了。

「你、你要幹嘛?啊————」

童娟撫摸自己的臉,怒不可遏的瞪著余秘書:「我爸爸是市糧食局副局長,我男朋友的爸爸是市財政局局長,你敢招惹我?」

「好大的官,那你可要記清楚我的模樣,也好將來尋我報仇。」

余秘書冷笑出聲,看著她的臉,只是在思考,是不是正好傷得比童小姐深一倍?

如果眼前的女人不是童小姐的妹妹,他真想一時失手。

施洋把車子開過來的時候,一眾車隊已經浩浩蕩蕩的離開,只有童娟疼得哇哇直哭。

豪華的萊斯萊斯里,童璐貼著車窗,心底堵得厲害;

手臂忽然被人一拉,嬌小的身體瞬間落入男人偉岸的懷抱,她一驚,下意識想要起身,卻被男人牢牢的鎖住腰身,冷夜謹眉心一蹙,覷她一眼,低聲警告:「不許動!」

「你、你要做什麼?」她不想再被他看到狼狽樣。

冷夜謹根本不理會,修長的指尖撫摸著她細血的傷口,微涼的觸覺,讓她的心一顫一顫,童璐尷尬的別開臉:「不礙事,幾天就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冷夜謹沉著臉不說話,眼神卻非常可怕,幽黯深邃,諱莫如深。

童璐禁不住噤了聲。

冷夜謹盯著她的目光,不知何時多了幾分熱意,她抬眸間撞上他的眸子,心臟都漏掉了半拍,迅速收回目光。

「是不是特別丑?很猙獰嗎?」

「沒有。」他搖頭,狀似不在意的隨口問:「當初結婚,是為了籌錢給你外婆治病?」

「啊?……嗯。」

冷夜謹眸色複雜:「就這麼把自己的一生埋葬了也甘心?」

童璐緊抿著唇:「也不算埋葬呀,應該是因禍得福,碩給我錢,還給我安排學校讀書,我外婆也因為有了錢可以治病,現在她身體可好了,如果沒有那筆錢,我不但會失去親人,更不知道現在會在哪個餐館當服務生,或者在哪個工廠當女工呢,高中生可不好找工作。」

冷夜謹眉頭一擰,罵道:「蠢女人。」

「哪裡蠢?」童璐委屈得很:「你沒有經歷過那種想要留住親人卻無能為力的感覺,是不會懂的,陷入困境的時候,什麼都可以取捨。」

冷夜謹眸色一沉,他怎麼不懂?

那種什麼都必須取捨的困境,那種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卻無能為力的挫敗,那種……冷夜謹的情緒忽然無法自控的凶涌翻滾,但下一瞬,他強硬一收,激烈情緒瞬間煙消雲散,他端著一副生人莫吵的狀態,不再言語。

童璐屏住著呼吸,為什麼感覺他的情緒一瞬間彷彿火山爆發般洶湧澎湃?但轉瞬又冷凝住沒有一絲外泄,是不是她的錯覺?

他這樣的上位者也會有被逼到窮途末路的時候?

冷夜謹是個私生子,想要在冷家爬到現在的位置,恐怕也吃了不少苦吧?也有過人生的最低谷嗎?童璐自以為的生出幾分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