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你說真愛會破滅嗎?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7:23
A+ A- 關燈 聽書

桌上放著紙條,她走過去,將紙條拿起,上面寫著一行字。

我先回國了,好好照顧自己。

有那麼一瞬,她的心被失落感,徹底攻陷。

她呼口氣,悶悶的走進廚房,將菜送進去后,又走了出來,坐在沙發上。

這個男人,真的是……

竟然不告而別。

她轉頭看向餐桌的方向。

好不容易,來到一個沒有回憶,沒有過去的地方。

結果,他只用了一晚上的時間,又給自己製造了一段回憶……

坐了足有半個小時,她才緩過神。

她一拍大腿,進廚房,做午餐。

他說過的,讓自己好好吃飯。

那就吃飯,好好的吃。

下午下課,從語言學校出來的時候,發現傅儒初在校門口等她。

她驚訝,這還是傅儒初這麼久以來第一次來學校見她呢。

「傅先生,你怎麼過來了。」

「過來看看你,順便請你一起吃晚餐。」

「不用了吧,我也不好總讓你破費。」

傅儒初抿唇:「是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談的。」

安然想到喬御琛的擔心,不禁抬頭:「在這裡談不行嗎?」

「怎麼了?你不願意跟我一起吃飯?」

「不是的,傅先生你誤會了,我是一會兒想去一趟書店找點資料,如果現在去吃飯的話,再去書店就太晚了。」

「可是這事兒人有點……算是棘手吧,因為跟喬御琛有關,所以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

安然有幾分緊張:「喬御琛嗎?他怎麼了嗎?」

「跟我吃飯吧,邊吃邊聊,你想要的資料告訴我,我讓人去幫你找。」

「那我明天再去找吧,不是這一兩天就要急用的。」

傅儒初拉開車門:「那就上車吧。」

安然上車,傅儒初繞到駕駛座的方向,他開車門的時候,往不遠處的樹后看了一眼,像是挑釁似的,最後才拉開車門,上車。

兩人一起來到離她住處不遠的餐廳,進去點了餐。

安然有些心急:「傅先生,到底是什麼事兒啊,喬御琛的什麼事情?」

「你還真是關心他,如果不是因為他,你是不是就不會來跟我吃飯了。」

「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安然想了想,隨即道:「傅先生,抱歉。」

「沒關係的,我跟你開玩笑的。」

安然看他,他還真是有辦法讓自己愧疚。

「那……喬御琛的事情也是開玩笑的?」

「我是真有些喬御琛的事情要跟你談,」他說著喝了一口咖啡:「知道那天,跟拉斯穆森先生提早談判的人是誰嗎?」

安然搖頭,隨即又想到什麼似的有幾分驚訝道:「不會是……喬御琛吧。」

傅儒初點頭笑:「就是他。」

安然掩唇,「這麼說來,那天你的生意沒有談成,是被我連累的?」

傅儒初搖頭:「不是因為你,是因為喬御琛。」

安然凝眉,可是,喬御琛跟傅儒初無冤無仇,他們從前都沒有敵對過,現在有什麼必要要對付傅儒初呢?還不是因為她嗎?

這麼一想,她還真是覺得愧疚。

「傅先生,如果不是因為我,喬御琛不會這麼做的,他不是個不分事理的人。」

傅儒初道:「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件事嗎?」

安然看他,這個……是啊,是為什麼呢。

看到安然不接的眼神,傅儒初搖頭一笑:「你還真是……你說,你人在美國,喬御琛在中國,他是怎麼知道,你最近跟我走的很近的,又是怎麼知道,你要跟我一起去丹麥的?」

安然想了想:「抱歉,這事兒,我曾經告訴過我的好朋友,我的好朋友現在跟喬御琛關係很好,所以,可能是他說露了嘴吧。」

「可是,你告訴過你的朋友,我們要去丹麥跟誰談生意嗎?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只告訴你要去丹麥談生意,卻沒有告訴你,我是要去跟誰談,結果,喬御琛卻比我們快了一步,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安然不是傻子,所以自然明白了這話里的意思,喬御琛派人跟蹤了她,所以順道也調查了傅儒初。

所以,他昨天來找自己,不是偶然。

想到這些,安然瞬間覺得,喬御琛的心思,真是縝密。

她竟然完全沒有看出任何破綻。

「我今天把你叫出來,除了告訴你這件事兒外,還想告訴你一聲,喬御琛對我發起了戰書,我打算迎戰,如果你真的覺得對我有些愧疚的話,接下來,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安然看他。

傅儒初溫柔的對她笑了笑:「可不可以暫時來我公司工作一段時間。」

安然垂眸,她知道,傅儒初讓她去公司的目的,想了片刻,她道:「傅先生,對不起,這件事,我幫不了你。」

「你怕我會利用你傷害喬御琛?」

安然搖頭:「不是,你們兩個做對手,這件事實在是太可怕了,我知道你的想法,可是我若去了你們公司,也有可能會激的喬御琛更加有戰鬥力,我不希望你們兩個高高在上的人,因為我而鬧出那麼大的事情。

以前,喬御琛曾經跟我說過,一個公司的上位者,若是不能夠給公司員工的未來帶來保障,那就不算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你們若是鬧起來,你們損失的,只是資產價值表上的數字,可是對很多人來說,失去的卻是養家糊口的機會。我算什麼呢,要讓你們,因為我而鬧成這樣?

這件事,喬御琛做的有些衝動了,可是……歸根究底,錯的人還是我,因為我是他的妻子。如果沒有我,這件事兒就不會發生,他衝動的做錯事情,只是誤會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是我不該靠近傅先生,給傅先生帶來麻煩的,傅先生,這件事,我會跟喬御琛談清楚,我會讓他收起對傅先生的敵意,所以……請傅先生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衝動,就做損傷了自己的事情,行嗎?」

看著安然有些心急的樣子,有那麼一瞬,傅儒初是羨慕的。

原來,這就是相愛的模樣。

一個男人,可以為了一個女人,毫不猶豫的對付另一個男人。

這個女人,可以為了這個男人,而毫不猶豫的承擔一切責任。

多讓人羨慕呢。

曾經,他也有這樣的機會,去擁有這樣的女人。

只可惜,他自己不懂得珍惜,錯過了。

人生沒有重來,翻篇的事情,即便你想再重新來過,也不再有機會了。

他現在想不通,喬御琛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會對安然放手的呢。

放著這麼愛自己的女人不要,他是想做什麼?

「傅先生?」

安然的呼喚聲,讓傅儒初回神。

他勾唇:「你跟喬御琛之間的矛盾到底能有多深,竟然讓你在這種時候還要維護他。」

「愛的深淺,與矛盾的深淺,是不成正比的。」

「如果喬御琛錯過了你,他未來一定會後悔的。」

安然笑了笑,喬御琛也很好,失去他,她也很痛苦。

「傅先生,你對喬御琛的矛盾能不能先給我點時間去化解?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

傅儒初眉眼間帶著與往日無異的溫柔。

他今天,本來是來挑撥離間的,可是怎麼最後卻被安撫了呢。

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也變的這麼沒有主見了。

他沉聲:「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女孩子不要愛一個人愛的毫無尊嚴,因為愛情不是永恆的,一旦愛情破滅了,你會為自己曾經的不顧一切感到恥辱和後悔的。」

「傅先生,你說,真正的愛情,會破滅嗎?」安然眼底裡帶著一抹堅定:「如果有那麼一個人,被你用儘力氣刻進了心底,把心臟划的血肉模糊,好不容易才將它銘記,你還會願意忘記她嗎?畢竟,再愛一個人,也不能保證,那個人一定會更好啊。」

傅儒初挑眉:「你說……你這小小的年紀,到底得經歷多少的滄桑,才能換來這麼通透呢?」

安然想了想,抿唇一笑,是啊,到底經歷了多少事情呢,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不過,最可怕的都經歷過了,以後,她也不會再害怕什麼了。

吃過飯,傅儒初將她送回了公寓。

進門后,她立刻撥打喬御琛的電話。

可是喬御琛應該還在飛機上,手機並沒有開機。

喬御琛下了飛機開機,看到有安然的未接來電,想到美國時間已經是凌晨了,他沒有直接回撥。

美國時間第二天清晨,他才撥通了安然的號碼。

安然好像一直在等他電話似的,鈴聲響了一聲,她就直接接了起來。

喬御琛道:「看到我給你留的紙條了嗎?我已經安全的下飛機了。」

「看到了。」

喬御琛淡然一笑:「那我走了之後,你有沒有好好吃飯?」

「我有沒有好好吃飯,不是應該都盡在你的掌握之中嗎?你的人,應該早就跟你彙報過了吧,我昨晚的晚餐,是跟傅先生一起吃的。」

喬御琛:「你都知道了?我……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只是不想讓你在國外遇到危險,我只是想要保護你,盡我自己的所能,給你安全感。」。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