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哥哥會黑化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13
A+ A- 關燈 聽書

黑貓一聽她這極具威脅的話,連忙縮起了脖子,「其實這事兒……我也是才知道,你哥哥這是要黑化了。」

黑化?!

雲輕歌再無言語,抬起頭看向已經遠去成一個點的馬車,瞳眸輕眯成一條縫。

哥哥會黑化嗎?

……

用過午膳后,雲輕歌帶著吉祥去了侯府。

很不期然在入府時撞見了準備要出門的侯爺與侯爺夫人。

侯爺夫人年輕貌美,樣貌嬌俏可人,尤其是身形嬌小,站在侯爺身邊就更加纖細。

侯爺將嬌妻攬在懷裡,正好和雲輕歌的目光對上,沒有出聲。

「靖王妃來了。」侯爺夫人卻率先笑著打破沉默,「你哥哥今日消沉得厲害,你多勸勸他。」

雲輕歌輕嗯了一聲,疏離而淡漠。

侯爺夫人又說:「早就跟他說這知府千金配不上他,讓他取恭親王的郡主,他偏不聽,這會兒難過就算了,還白生生害死了一條人命。」

「你少說兩句。」侯爺瞪了一眼嬌妻,拉著她就走。

他們應當是要上街逛逛。

雲輕歌卻從侯爺夫人的嘴裡聽出了些許蛛絲馬跡。

害死一條人命?

這事兒的隱情不就是擺在這裡了?

呵呵!

吉祥一臉懵地問:「王妃,他們這話的意思是……」

「回去再說,這是侯府,不宜多話。」

經雲輕歌提醒,吉祥連忙止住了話頭。

她往雲子淵的屋中走去,剛到門口就聽見了屋中一陣乒乓作響的聲音,隨機傳來小廝驚恐的聲音。

「少爺少爺,您可別砸了,少爺!」

雲輕歌連忙推門走入,正好一隻昂貴至極的花瓶「碰」地一聲摔在了雲輕歌的腳邊,驚得吉祥也尖利地叫道:「王妃小心!」

雲輕歌連忙往一旁跳了跳,才得以避開了這花瓶。

「輕歌?」雲子淵也因為差點砸到雲輕歌面上浮上一層自責,「你沒事吧?」

「我沒受傷。」

他才輕輕鬆了一口氣般,「你們都退出去。」

小廝們面面相覷。

「吉祥,你也在外面等著我吧。」雲輕歌看穿了哥哥是有話要與她說。

闔上門后,她問:「哥哥,你怎麼了?」

說實話,佔據這具身體這麼久,認識了雲子淵這麼長時間,她還是頭一回看見雲子淵有這麼大的戾氣。

他剛剛舉起花瓶砸東西的模樣,是完全陌生的雲子淵。

想起系統說的黑化,她不由得看著哥哥的目光帶著一抹詭譎的深意。

「事情已經查清楚了。」雲子淵冷冷沉沉地開口,像是頹廢了一般,在椅子上坐下。

雲輕歌輕輕走到他身側,抬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什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二房一直勸爹逼我娶恭親王的女兒,此事我不願意,這郡主便以此下毒手,她知道滿月有一青梅竹馬,是她慫恿青梅竹馬給滿月灌毒。」

「哦?」雲輕歌揚起秀眉,「這事兒當真跟二房沒關係?」

二房這麼逼迫哥哥娶恭親王的女兒,怎麼可能會沒關係。

提到這位恭親王,此人是當今皇帝的弟弟,之前也因為封地離帝都極遠,所以很少回帝都。最近也是因為皇帝重病,而魏王被招安,恭親王一家也回了帝都。

再加上恭親王雖然不是太后親生兒子,卻是和皇帝一樣從小被太后養大。

郡主竟然會喜歡她哥哥?

不可思議。

「怎可能沒有關係。」雲子淵冷嗤了一聲,「若是沒關係,二房又何必勸爹,必然是跟恭親王拿了什麼好處。」

皇后的爹更是天焱皇朝兩朝元老,如今擁有者國舅爺身份的郡王,更是和恭親王是至交。

這中間的彎彎繞繞,千絲萬縷的關係,又豈是容易的。

雲輕歌也算是明白,夜非墨要集結叛軍的原因了。

朝中勢力頗多,一步棋錯,就是滿盤皆輸。

「哥哥,你若不想娶這郡主,我……」

「你不要做傻事。」雲子淵打斷她的話,「我的婚事之餘,還有五妹和六妹的婚事,最近二房忙著籌劃她們的婚事。雖然當家主母是侯府夫人,但這女人萬事皆聽二房。」

「最近在籌備五妹婚事?」

雲輕歌聽到這事,眼眸都亮了幾分。

這消息再好不過。

趁著這次機會,把雲妙音一同解決了。

「哥哥,回頭我去看看五妹。」

若是要籌備婚事,那她還得去打探打探秦王夜少卿的心思了。

秦王與夜無寐關係甚好,還有一個丞相,這事兒……恐怕不好辦。

雲子淵心情糟糕,自然是不會注意到雲輕歌的心思,至於五妹六妹的婚事,他更是不會在意。在侯府,他只在乎親妹妹的婚事,其他妹妹於他而言和陌生女人沒什麼區別。

雲輕歌又簡單跟他說了幾句便走了。

去了三房的屋中。

琴音裊裊,光聽琴音似是感受到撥弄琴弦的人心情有多麼鬱鬱寡歡。

若是直接讓二房安排婚事,怕是不會給雲冰薇找個如意郎君……

「王妃。」雲冰薇坐在院中,一抬頭就看見了雲輕歌入了園子里,微微一怔,站起身來。

多日不見這少女竟是消瘦了幾分。

她原本面容就偏白皙,此刻更是白的近乎透明。

「你這是大病了一場?」雲輕歌走近她,隨口一問。

可剛問完就發現她臉色微微變了變,才垂下頭來。

「怎麼了?」

「前不久有一家公子來提親,說是讓我去他家做正妻。」

雖知她是庶女身份能夠嫁到一家做正妻已是非常不錯了,可她如何甘心?她根本不想,她想要的秦王……

這番話,她當然不能說,只能將這些事情強壓進心底。

雲輕歌看她逐漸難看的臉色,微微一笑:「坐下說吧。」

畢竟是情竇初開的少女,更何況夜少卿還是她心中的初戀,她肯定是不想就此放棄的。

「你真的很喜歡秦王?」

雲冰薇臉色微紅。

「不過你與秦王見面次數少之又少,秦王恐怕都不記得你是何模樣了。」

雲冰薇咬唇。

「不過呢……他記得你的琴音。」

雲冰薇突然抬起頭看向雲輕歌。

「你也別忘記了,雲妙音跟你一樣都想要嫁秦王,哦不,不止你,整個帝都有多少姑娘都想著你們呢。」

雲輕歌的提醒,雲冰薇自然之道,她眼帘垂下遮蓋了眼底的所有情緒。

「我知道……」

「我有個好主意。」雲輕歌腦子裡閃過了夜無寐的臉,紅唇邪氣地勾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