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雲沁的娘沒死嗎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47
A+ A- 關燈 聽書

就是料定這些人不敢把她怎麼樣,所以今日她才敢如此明目張胆地表現出來。

可惜的是,剛剛那太監沒有下手成功。

太監是她在宮外收買的人,不過這殺手做的不好,輕輕鬆鬆就被人給制服了,實在丟人。

「那塊玉佩,是我娘讓我帶給你的,還讓我告訴你,她恨你,她恨極了你!她說,她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嫁給你!」

蘇鵬的瞳孔赫然收縮了一下。

因為刺激,他捏著周茵茵的下巴更重了些。

這女子一口一個「娘」,無疑是在告訴他,他心底惦念著的女人一直都活著,而且還和別的男人生兒育女。

畢竟這女子的年紀比蘇雲沁小了四五歲的模樣,恐怕是假死之後就跟了其他男人……

他彷彿受到了巨大的打擊,身子踉蹌著往後退。

「爹!」蘇雲沁上前扶住了蘇鵬。

蘇鵬搖頭,向來威嚴肅穆的臉上此刻也染上了一絲悲愴。

周茵茵下巴得了自由,但她皮膚白皙,因為這樣的力道早已淤青一片。她抿著紅唇,看著蘇鵬那一臉絕望的樣子。

「你要麼放了我,要麼就現在殺了我。放了我,我娘可能還會暫時原諒你。你若是殺了我,我娘會更加恨你。」

「閉嘴!」蘇雲沁上前扇了她一掌。

清脆的巴掌聲,打得周茵茵的臉都側到了一邊,力道之大,連同著她的牙齒都打松落了幾分。

她吐了一口血,瞪向蘇雲沁。

「你算個什麼……你!」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瞧見蘇雲沁撕下了臉上的易容面具。

這張臉……不就是蘇雲沁的嗎?

周茵茵一副見鬼的模樣,唇顫了顫。

大白天的,不可能見鬼。

可她記得分明,當時蘇雲沁是死了的?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就連鳳巧巧也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因為蘇雲沁出現了!

原本被她選中的幾個男人也紛紛看向蘇雲沁,不解大家的態度。

邪風站得離鳳巧巧最近,看了一眼坐在遠處面不改色的風千墨。待瞧見自家主子緩緩頷首,他便不動聲色地從袖中伸出了暗器插在了鳳巧巧的腰際上。

利刃沒入肉體發出的悶響聲,驚到了鳳巧巧。

痛!這種沉重的痛,讓她幾乎忘記了自己的臉還腫著。

她不可思議地轉頭看向邪風,正好對上他一雙異瞳,那樣一雙異瞳里散發著詭譎的暗芒。

她的身子晃動了一下,隨著晃動,血也自她腰際邊的傷口汩汩流出。

「你……」她伸手指著邪風的鼻子。

邪風面無表情,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他跟在陛下身邊,殺人早已習慣。

……

「巧巧姐!」周茵茵也聽見了動靜,一轉頭髮現鳳巧巧竟然被捅了一刀,眼眸瞪得極大。

蘇雲沁冷笑,「你還有心思關心別人?」

周茵茵轉回頭,尖著嗓音叫道:「蘇雲沁,你想清楚,你要是殺了我,娘親一定會怪罪你的!」

「哦,也就是說,是娘讓你殺我的?」她一聽,眼底覆上了一層厚厚的冰霜。

她雖是穿越的,可也完全繼承了原主的記憶。

原主對娘的喜愛和念想是如此重,她怎麼也不肯接受,自己的娘親竟然要親口要殺她!

周茵茵仰頭笑,笑音似乎有些癲狂。

「對,就是我娘命令的,我娘還讓我來把你們都殺了!」

蘇鵬被氣得胸口鬱結,忽然「噗」地一聲,一口濁血就吐了出去。

「爹!」蘇雲沁被驚到了,連忙扶住蘇鵬。

顯然是被周茵茵的話給氣到了。

周茵茵始終抬著下頜,保持著她故作的高傲。

「把人押入密牢。」蘇雲沁轉頭吩咐了一聲。

周茵茵若是再待下去,只會把她爹給氣死。

剩下的,只能她親自動手。

鳳巧巧那邊,邪風又使了一掌,那暗器又往前了一分。暗器很長,從左腰貫穿到她的右腰,直接將她整個人給攔腰橫斬!

鮮血灑落,鳳巧巧雙膝一曲,跪在地面上。

她的瞳孔瞪得很大,臉面先著地倒了下去。

因為人突然死了,把不少人給驚得一身冷汗。

蘇雲沁與其他幾名宮人攙扶著蘇鵬回宮休息。

一名太監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身後問道:「公……公主,請問這駙馬……」

「哪來的駙馬?」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傳來,帶著不悅。

太監聽見這聲音,後背汗毛都跟著倒豎起來。他僵硬著轉頭,看向也要跟隨著蘇雲沁離開的墨衣男人,狠狠咽了一口唾沫。

「陛下……」

「公主並未有駙馬,其他人都趕走。」風千墨走近,沉冷吩咐。

太監不敢懷疑,連連點頭去辦。

風千墨才不動聲色地跟上了蘇雲沁的腳步。

坐在亭中的單雲支著下顎,他是將所有事情都看在眼裡,自然是都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他手指輕輕撫弄著下巴。

原來,蘇雲沁的娘沒死呢?

……

蘇雲沁坐在蘇鵬的床榻邊替蘇鵬診脈。

這是勞累所致的疾病。

若是不好好調理,會把身體給拖垮。

「怎樣?」蘇岳牽著兩個孩子走入,輕輕問了一句。

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鬆開了蘇岳的手,走到了床沿邊,看著床上的蘇鵬,一顆心都緊張愛而難過。

「娘親……外公沒事的對不對?」蘇小陌轉頭問。

蘇雲沁沒有回答兒子。

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兒子,她現在也有些亂。

「爹,你最近暫時不要批閱奏摺太晚了,早些休息。我去給你寫藥方。」

她起身去寫藥方。

蘇鵬整個人都像是被抽去了靈魂,躺在原地一動不動。若不是那一雙眼珠子還在轉動,差點讓人誤會這是個沒有魂魄的屍體。

兩個孩子都極為擔憂。

蘇小野伸出柔軟的小手緩緩握住了蘇鵬布滿厚繭的大手。

「外公,別怕,小野和哥哥都陪著你。」

那一臉認真而堅毅的小模樣,還是一路融進了蘇鵬的心底。

蘇鵬的眼神終於像是灌入了一絲生機般,緩緩動了動,看向蘇小野。

「真是個好孩子……」蘇鵬的眼底蓄積了一絲淚水。

蘇小野輕輕點點頭,拉扯住哥哥的衣袖,讓哥哥也說幾句話。

蘇小陌發現自己在關鍵時刻,竟然詞窮了,張了張嘴,到了嘴邊變成了:「外公放心,一切有我。我幫你解決那些壞蛋!」

「你!」蘇小野差點要吐血。

哥哥這個大笨蛋!

「哈哈哈……」蘇岳在一旁被兩個孩子給逗笑了。他走到床邊,拍了拍自家兒子的肩膀。

「看看這兩娃娃多麼好,你可別犯糊塗。」

蘇鵬輕輕點頭,覺得蘇岳說得對。

不由得,他扯了扯唇角。

蘇雲沁已經寫好了藥方,交給了金澤,讓金澤和靜容去把葯煎了。

她走到床沿邊說道:「爹,這件事情,讓我來處理。我若是能問到娘的下落,也先讓我去見,你不要去。」

「我……」

「你不能拒絕,你的身體不允許。」蘇岳也率先說了一句。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鵬終於沒有反駁。

蘇雲沁站直身子,點點頭,「爹,你放心,娘的事情我一定會好好處理。」

……

天焱國,東宮。

君明輝看著單雲寄來的信,手指輕輕摩挲著杯身。

雲沁的娘……沒死嗎?

他是不是應該派人去找一找?

他應該幫雲沁,即便是朋友,亦或者是兄長,他都該出手幫忙。

……

古周,丞相府。

蘇雲沁自從回到古周后,就沒有見過自己的舅舅了。

現在,她站在林府大門外,沉斂了幾分心思。

「咚咚咚。」她上前敲門。

林文淵雖然平日里也上朝,只是對朝中之事過問的不多了。

門開了。

出來迎接的是老管家。

老管家瞧見蘇雲沁,怔了一下,頓時大喜,轉頭對著屋內叫喊道:「老爺,老爺,是雲沁公主!」

他們可是許久都沒有見到蘇雲沁了,饒是管家見到都興奮不得了。

自從蘇雲沁去了天焱尋葯,他們家老爺就一直念叨著蘇雲沁,也念叨著自家的女兒。

說實在的,那林宵月小姐離開后,就連改朝換代了也沒有打算回來一趟,可把他們給急死了。

林文淵聽見聲音,連忙出來迎接。

「雲沁!」看見蘇雲沁,林文淵臉上的喜悅之色毫不掩飾。

蘇雲沁大步走上前,有禮地喚了一聲林文淵,「舅舅!」

可能舅舅都還不知道宮中今日發生的事情吧?

林文淵確實不知道,甚至剛剛還在自己的書房裡品著香茗翻著書看。他請蘇雲沁入屋落座,立刻吩咐人上茶。

隨著蘇雲沁落座,林文淵的妻子也走了出來,看見蘇雲沁,禮貌地回以微笑并行禮。

「舅母也在。」蘇雲沁起身恭敬地回禮。

「行了行了,都坐下。」林文淵抬起手,「你找我,是有事?」

「夫君你也真是的,孩子過來,肯定是想來看看你,你怎麼這麼說話?」林夫人不滿林文淵的話。

林文淵有些無奈,但他似乎有些懼內,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蘇雲沁看著他們夫妻如此和睦,暗想著這事情可要說?

「舅舅,今日來,是想告訴你,今日宮中發生了一件大事。」

「哦對,聽說你今日選駙馬,怎麼了?」

「對!我要說的便是這事!」蘇雲沁臉色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