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你說,這是不是告白

發佈時間: 2021-05-05 12:57:30
A+ A- 關燈 聽書

「所以,你搶傅先生的生意這件事,也是為了給我安全感?」

「是傅儒初告訴你的?」

「怎麼,如果是傅先生告訴我的,你還打算要怎麼對付他?」

喬御琛凝眉:「你生氣了?你不是跟我說,你們之間沒可能的嗎,為什麼你還要這麼在乎他?」

「在乎?喬御琛,你除了這些事情,就不會想點別的了嗎,在你的眼裡,我安然就是那種離了男人就沒有辦法一個人生活的女人是嗎?那你來告訴我,一個跟我沒有什麼關係的男人,因為我而受到牽連,我應該如何做?選擇視而不見嗎?還是,你覺得我連問你的權利都沒有了?」

喬御琛平息了自己心中的怒氣:「我希望,你什麼都不要管。」

「然後呢,你不惜一切代價的去跟傅先生斗?那你跟我哥有什麼區別。」

「以帝豪集團現在的資本,傅儒初還沒有那個本事,讓我倒閉。」

安然抿唇:「現在是不是我說什麼都沒用了?」

「我針對的是他。」

「好,那你告訴我,你針對他,跟我有沒有任何關係。」

喬御琛選擇沉默。

安然道:「如果你說沒關係,那這件事,我就當做不知道,我不會管,也不會理。可如果有關係,那我就只能做些什麼來彌補傅先生了,畢竟,傅先生也不欠我什麼,他請我去丹麥,是為了讓我幫忙促成合作的,不是為了讓我成為他的喪門星的。再說,我跟他的關係,也沒有好到要讓他為我做出這種犧牲的地步。」

喬御琛凝眉:「你打算為他做什麼?」

「今天,傅先生邀請我去他公司幫忙,反正我也要半工半讀,那我就去好了,權當給自己一個鍛煉的機會。」

「你不許去,」喬御琛冷漠:「傅儒初告訴你這些,邀請你去他公司工作,無非就是為了挑撥我們的關係,你是真看不出來呢,還是故意裝作看不出來。」

「看得出來,所以我很自以為是的拒絕了,因為我以為,我可以勸你,讓你不要再跟他斗,這樣,我就不會因為自責而被道德綁架。所以,我現在才會問你,你搶傅先生的生意這件事,到底跟我有沒有關係。」

喬御琛沉默。

安然無奈一笑:「有關係,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你為了我,做違背自己心思的事情,你跟傅先生本來是毫無交集的兩個人,現在卻要大動干戈,我不知道結果是什麼,但我很清楚,過程不是我想要的。我願意欠你的,但我卻不願意欠別人的,所以,我打算答應傅先生的請求,去工作,跟他把這件事扯平。」

挺安然說,她願意欠他的,卻不願意欠別人的,喬御琛唇角不自覺的勾起弧度。

「真的?」

「你以為我是騙你的?我現在掛了電話,就會給傅先生打電話的。」

「我是說,你只願意欠我的,不願意欠別人的這句話,是真心話?」

安然撓了撓眉心,他的重點,怎麼會在這句話上呢。

「怎麼不說話了,不好意思了?」

「我幹嘛要不好意思。」

喬御琛壞笑:「因為我聽到了表白的意思啊,你嘴上說不愛我,可是卻在拐彎抹角的跟我表白,要不是我喬御琛聰明,還真發現不了你這小心思。」

安然無語,這不是他們今天打電話的重點吧。

「喬御琛,你別跟我胡扯。」

「這可不是胡扯,我說的是我心裡的話,你自己說,這話有多曖昧,你願意欠我的,我怎麼就那麼高興呢。」

喬御琛說著,聲音都明朗了許多。

「你是三歲的孩子嗎?」

「很顯然,我不是,我只是因為有人跟我告白了而感到高興而已。」

「誰跟你告白了。」

「你啊,你自己說,那話是不是告白。」

「不是,」安然的聲音義正言辭:「當然不是。」

「就是。」

「你……」

安然無語,「我懶得跟你爭,就這樣,掛了吧,我還要給傅先生打電話呢。」

「不許打,」喬御琛很正經的道:「我針對他,是為了你沒錯,我就是不喜歡你跟他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願意。」

「那你為什麼要監視我,不監視,不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嗎?」

喬御琛勾唇:「那是掩耳盜鈴。」

安然咬牙:「可是我對他根本就沒有那種想法,你因為你自己的想法,就去對付別人,你知道給我帶來了多大的麻煩嗎,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根本就沒有必要面對這份為難。」

喬御琛挑眉:「好了,我決定了,我不會再為難傅儒初了,這件事兒就到此作罷,我會跟拉斯穆森好好談談,促成他跟傅儒初的合作的。」

安然心下一喜:「真的?」

「當然是真的,你的告白感動到我了。」

安然嘟嘴,臉一黑,他一口一個告白的,是想提醒她什麼?

「都說了,那不是告白,我就是隨嘴說說的。」

「不經過腦子的隨嘴一說,恰好就證明,這已經存在你潛意識裡了。」

「你怎麼……這麼厚臉皮。」

「惱羞成怒了,因為我識破了你的心思,不好意思了?」

「喬御琛,」安然咬牙。

喬御琛呵呵一笑:「好了,不逗你了,你要答應我,不要給傅儒初打電話。」

「只要你說到做到,我當然也會說到做到,我本來也不想去做這件事。」

「那好,我現在就處理這件事。」

安然心情舒暢的一笑:「那掛了吧。」

將手機掛斷,安然無語的盯著手機界面笑了笑。

幼稚的喬御琛。

不過……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她還是覺得很開心的。

等等,她願意欠他的,卻不願意欠別人的,這話怎麼就是告白了呢?

他這個人的腦迴路,不會是跟別人不一樣吧。

還是……這話真有問題?

她搖頭,不管了,反正這件事情已經搞定了,可以放心的去學校了。

一連半個月,傅儒初沒有找她,她也沒有再打聽這件事。

周末早上,她例行公事似的給葉知秋髮視頻。

看過安安后,葉知秋問道:「你最近有傅儒初的消息嗎?」

安然搖頭:「我有一段時間沒有跟傅先生聯絡了,你怎麼想起來問他了。」

「你最近也沒有跟喬御琛聯絡?」

「他倒是給我打了兩次電話,都只說了些沒用的,我就告訴他,讓他以後少給我打電話。」

「那看來你還不知道。」

「什麼事兒啊,我應該知道嗎?」

葉知秋笑:「喬御琛搶了傅儒初生意的這件事兒,你知道嗎?」

「嗯,我知道,我也跟喬御琛談過,喬御琛已經跟丹麥那邊的合作方聯絡過了,說會將本來屬於傅儒初的合作還給他。」

葉知秋挑眉:「可是你知道嗎,傅儒初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軸毛病,竟然沒有領喬御琛的情,丹麥方找到他的時候,他還拒絕了跟對方的合作。」

安然驚訝:「為什麼。」

「我們也不知道啊,所以我才問你,最近有沒有跟他聊過,知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這麼好的機會,他竟然放棄了,果然,有本事的人都任性。」

安然抿唇:「這事兒……跟喬御琛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沒有,喬御琛把這件事情處理的很妥當,倒是傅儒初,像是咬住了喬御琛一樣,一直在跟他撕,昨天,我去公司找喬御琛,打算一起出去喝一杯的,結果喬御琛說,他沒時間,因為要解決傅儒初的事情,我這才知道了這件事兒。」

「那……現在雙方的情況怎麼樣。」

「反正都有損傷,也都沒傷太多,如果繼續這樣下去,誰知道呢,當然啦,這事兒本來也與我無關,我就打算看看戲就好。」

安然無語,「那你告訴我幹嘛?」

「不幹嘛呀,八卦嗎,一起看戲唄,」葉知秋說完,壞笑了起來:「當然,你要是願意,也可以打聽一下,傅儒初是怎麼想的,我挺好奇的,打聽到以後,跟我八一八呀?再說,我們家跟傅家還有合作,萬一傅家真倒了,對我們葉家也沒什麼好處。」

「好了,一會兒我會打聽一下。」

掛了電話,安然就找到傅儒初的號碼撥了過去。

傅儒初過了很長一會兒才接起電話。

「安然。」

「傅先生,你是不是在忙呀,我打擾到你了嗎?」

「我在開會,不過現在已經暫停了會議,我出來了,怎麼了嗎?」

「今天,我聽說丹麥那邊提起跟你合作的事情了,可是,你卻拒絕了,是嗎?」

傅儒初聲音淡定:「喬御琛告訴你的嗎?」

「不是,是知秋,你也知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之間沒有秘密。」

傅儒初勾唇:「的確是有這回事,我拒絕了。」

「為什麼,喬御琛不是已經放棄了跟丹麥的合作嗎,你們努力了那麼久,這不是個很好的機會嗎?不是你告訴我的,放長線釣大魚,現在的付出,是為了以後得到更多嗎?怎麼機會擺在眼前,你卻放棄了呢?」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因為這是喬御琛不要了的合作,他這樣做,分明就是在羞辱我,所以,這種機會,我當然不會要,我傅儒初,沒有他想的那麼弱。」。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