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像個餓極的母狼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0:54
A+ A- 關燈 聽書

她有點擔心,所以看著林文淵時,眼神是有些閃爍的。

林文淵畢竟是長期在官場中混跡,看得出來蘇雲沁的神色恍惚,他的神色沉靜著,也不催促蘇雲沁回答。

蘇雲沁在心底醞釀著一切,許久之後,她才道:「舅舅,我娘……是叫周韻對吧?」

林文淵莫名狐疑,還是點了點頭。

這孩子到底想說什麼?

「我娘……為何跟母姓,而不是跟您一樣姓林?」

「這事情說來也就簡單。我爹說,生女便跟母姓,生男跟父姓。雲沁,你今日為何突然要問起這些,發生了什麼事?」

關於選駙馬一事,外面恐怕都鬧騰開了。

而丞相府,卻彷彿與世隔絕似的,竟然一點消息都沒有。

蘇雲沁只好將今日之事告訴了林文淵,自然也包括了之前周茵茵的事情。

林文淵握住茶盞的手瞬間變得沉重萬分。

「你說的……當真?」

他妹妹沒死?而且極可能是生活在某一處,甚至還跟其他男人又生了一個女兒。

這事情……

「不是很確定,但那女子跟我母親長得真的太像了,讓人不信都難。」

蘇雲沁說完這話,特別又看了一眼林文淵,她的眼底多了一分銳利。

舅舅的表情有點古怪呢,但這種古怪並不是在表面上那般容易察覺,而是細微上的。他的一切都在告訴蘇雲沁,他對母親還尚在人間的消息並不是很驚喜。

林夫人也在一旁安靜了。

「若是韻兒還活著……」林夫人深深喟嘆了一聲,「恐怕會報復。」

蘇雲沁不解地看著她。

「你休要胡說。」林文淵瞪了一眼林夫人,示意她離開,不要在這裡參與他們的話題。

林夫人並不感覺到懼怕,只是輕輕撇嘴,起身。她看了蘇雲沁一眼,朝著她微微笑了笑,這才退了出去。

他們夫妻兩的態度越是奇怪,蘇雲沁就越是狐疑。

她轉頭看向林文淵。

「舅舅,你為什麼要這麼凶舅母?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沒有告訴我?」

「沒什麼事,你不要瞎想。韻兒的事情,我會派人去查,你先讓你爹不要急,穩住他。」

蘇雲沁抿唇,沒再說話。

屋中氣氛不知在何時變得格外壓抑,她垂下眼帘,抬起桌上的茶盞輕輕晃了晃。

看舅舅的神情,她便知道有些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不過,可以問問舅母。

走出林府後,蘇雲沁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的陽光。

此刻已是過了午時,這陽光早已不在熱烈。

林府街口對面正靜靜停駐著一輛馬車,蘇雲沁收回目光時,立刻就看見了不遠處的馬車,熟悉而樸素。

她的心一暖,朝著馬車走去。

「你怎麼來了?」她看了一眼馬車外的金澤,挑開車簾坐了進去。

「等你。」馬車內的男人神情有些慵懶。馬車內遮蔽了頭頂的陽光,也使得馬車內光線暗淡,他的俊美陷在暗淡中卻越發慵懶邪魅。

蘇雲沁坐在了他的身側。

她想,晚些時間應該去見見舅母。

舅母一定知道些什麼。

「舅舅跟你說了什麼?」頭頂的男人問道。

「誰准你叫舅舅的。」蘇雲沁伸出食指輕輕戳了戳他的心口,「我爹要是知道了,一定又要罵你了。」

他莞爾,抓住她的手,「岳父不會的。」

這岳父叫得也是溜溜的。

「我問了一些母親的事情,可看舅舅的表情,似乎並不是很希望母親活了。舅母還說,若是母親沒死,肯定會報復,報復什麼?」

她覺得,也許她所認為的事情和事實差距有點大。

風千墨沉了沉眸色,挽起她的一縷發在指尖玩弄,良久之後才幽幽道:「孤幫你找。」

「不,這事情我想自己解決。」蘇雲沁搖頭,「周茵茵還不能死,她是聰明的,知道我們不能殺她。不過,她遲早會死。」

最後一句話,她的語氣驟然冷冽下去,充滿殺氣。

風千墨的唇角弧度依舊挽著,很是欣賞懷中小女人那殺氣騰騰的模樣。

他最喜歡她這般。

對他的時候時而嫵媚時而嬌羞時而強勢,對待敵人時那是毫不猶豫的嗜血鋒芒。

此刻男人想,果然是他的女人。

全天下沒有人能比得過她。

風千墨繼續把玩著她的髮絲,道:「好,都聽你的。」

「你來了,你母后都知道了吧?你會在何時離開?」

她在他懷中抬起頭來,奇怪地問道。

可她一問出口,就讓男人臉色倏然一沉。

「雲沁,每次來找你,你都急著將我趕走?」

蘇雲沁正想把他那根在唇上來回撫弄的手指給咬斷去。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我只是……想有個心理準備。」她輕嘆了一聲,聲音放低了些。

她也想與他好好在一起,可沒有辦法。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他亦也有自己的責任。

風千墨依舊壓著她,沒有立刻起身,幽邃的目光深鎖著她,與她雙目膠著糾纏。

他也不說話。

蘇雲沁竟是莫名覺得有些緊張,這種緊張感,她自己都說不上來是為什麼。

「千墨?」等了許久,他還沒有開口,她小心翼翼地喚了他一聲。

他沉靜的臉色此刻多了一分篤定,「雲沁,我這次來,是為了帶媳婦回去。」

「呃……」

帶媳婦回去?

這是什麼鬼!

蘇雲沁嘴角抽搐,「風千墨,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情?咱們……唔?」

她話還沒有說完呢,他又結結實實把她吻住了。

此刻馬車外的金澤默默地抬頭看天。他坐在馬車外才是最尷尬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有特殊癖好,故意在馬車外聽馬車內的小夫妻兩的說話聲。

直到馬車內傳來了男人低啞的吩咐:「金澤,開車。」

「喂,你帶我去哪?」蘇雲沁掙扎著要起來。

可惜的是,馬車內的座椅本就不大,她又被他給結結實實壓著。一個反抗過度,直接導致兩個人同時摔了下去。

「碰」地一聲響,把馬車外的金澤都驚了一下。

蘇雲沁倒沒有摔疼,因為身下還有個肉墊。

她連忙捧住身下男人的臉問:「你沒事吧?疼不疼?」

她眼底滿是擔憂,真怕男人萬一被自己給摔傻了的話,她就是天玄國最大的罪人和敵人了。

風千墨直視著她,不說話。

「喂?」她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緊張地捧著他的臉觀察,又檢查眼睛,又檢查他的嘴,最後又摸他的脈象。

這麼一系列地折騰下來,風千墨都有些哭笑不得。

「我背疼。」他抓住她的手,聲音低靡暗啞。

蘇雲沁一聽,更加在意了,連忙將他扶起坐回了椅子上。隨即她就撲了上去把他衣裳扯開,一副勢要看清楚風千墨後背是否有傷。

她此刻忘記了,這男人身上有蠱王,根本傷不了分毫。

蘇雲沁愣怔的神情不過瞬間就變成了惱怒,撲了上去揪著男人沒有衣物遮擋了的肩膀狠狠啃咬了一口。

痛而麻的觸感傳來,讓風千墨微微悶哼了一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還真是不客氣。」他抓住她的手臂。

「你騙我,你就該受罰!」她板著臉,故作一臉的嚴肅。

就在這時,馬車停下了。

「爺兒,到了。」金澤的聲音弱弱傳來。

蘇雲沁瞥了一眼車簾,握拳在唇邊輕輕咳嗽了一聲掩蓋笑意,「你自己穿衣裳,我在馬車外面等你。」

現在不跑,更待何時。

她連忙起身要跑,哪知手臂赫然被男人抓住了。

「想跑?」兩個字,強勢到不容人拒絕。

蘇雲沁最後是真的無力了,只能做罷。

「雲沁,幫我穿上。」他親夠了,將她扶起,命令道。

金澤在馬車外豎起耳朵聽,聽了半晌,好像是窸窸窣窣的穿衣聲音。

他暗暗想,陛下和蘇姑娘還真是很開放吶,在這樣的馬車內都能……如此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