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神秘棋局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56:46
A+ A- 關燈 聽書

第261章神秘棋局

夏侯襄拉著容離一路行走,旁邊的宮娥太監見到二人紛紛跪地行禮。

順著蜿蜒的小路前行,夏侯襄走過兒時常常嬉戲的那條路。

往日一幕幕清晰的出現在腦海,父皇、母后、兄長,一切的一切都彷彿昨日發生一般鮮活。

那時他也曾鮮衣怒馬,不識愁滋味。

而今他早已褪去年少輕狂,盡識人間疾苦。

戰場是最能鍛煉一個人的,無論是身手還是心志。

幸好,他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老天算厚待他,曾經的苦難,都是為了現如今的幸福做準備。

夏侯襄將容離握的更緊,閱盡千帆終執手,此心安處是吾鄉。

容離感受到他的情緒波動,側頭看向他緊抿的雙唇,知他心中所想,遂緊緊回握,既是給他力量也是給他依靠。

這個男人一直以來太過堅強,她相信他能為她扛起所有的事情。

可容離同樣希望他知曉,自己也能成為他最堅強的依靠,他們已是夫妻,無論什麼問題都可以共同面對,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

無論何時,她都願意陪他一起。

夏侯襄勾唇看向容離,心意相通本就是讓人愉悅的事情,和對的人在一起,有時候你不必說、我不必講,可彼此卻知曉對方的未言講的話語,那才是最令人舒心的地方。

他們慶幸尋找到了彼此,結為夫妻。

無論前方有再多的艱難險阻,他們都會一起面對。

行至一座宮殿前,夏侯襄停下了腳步,容離抬頭去看,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著黑色金絲楠木匾額,上面龍飛鳳舞地題著三個大字『武英殿』。

夏侯襄乃先皇后做出,自然有單獨的住所。

先皇在世是,皇宮的布局不似如今這般,武英殿距離先皇與先皇后的宮殿不遠,他是最受寵的小兒子,待遇自然不同旁的皇子。

而後先皇等人逝世,夏侯贊繼位,沒過多久就將整個皇宮的布局做了重大調整,夏侯襄常年在外征戰,武英殿漸漸也就落寞了。

推開被雨水沖刷有些銹跡的大門,夏侯襄擁著容離步入殿中,四周乃是抄手游廊環繞,院中的樹木花草因長時間無人修剪的緣故長的有些瘋,正對著大門的是主殿。

拾階而上,那門虛掩著,推開后便見殿內雲頂檀木作梁,水晶玉璧為燈,珍珠為簾幕,範金為柱礎。

雖無人打掃,但只看殿中裝飾,便知夏侯襄往日生活如何奢華。

容離細細打量每一處,這裡是夏侯襄生活過的地方,每一處都透著新奇,她這摸摸那瞧瞧,還時不時的問上幾句。

夏侯襄笑的溫柔,他心中僅有一些黯淡的哀愁也隨著她的話語漸漸散了。

忽而想起一出有趣的所在,夏侯襄拉著容離便往後院走。

容離不明所以的跟著他,好奇的問道,「阿襄,這是去哪兒呀?」

「跟我來便是。」夏侯襄頗為神秘的說道,他小時常常與兄長玩耍的一處就在後院,那裡有許多他的回憶。

沒走多久,夏侯襄推開一處角門,躬身出去,接著回身拉過容離。

容離待邁出門后大眼一瞧,一處池塘映入眼帘。

更讓她驚奇的是上面那座多孔多隙的假山,它不似尋常那般怪石嶙峋,只是堆砌在那兒。

而是綿長寫意,讓人看上去竟覺得那應該是一處奇景般有趣。

夏侯襄擁著容離,指向那座假山,「我幼時曾與兄長在此處玩鬧,這假山是個頗為有趣的所在,要不要進去試試?」

「如何有趣?」容離聽他說的模糊,好奇的看著他,莫非這假山裡還有什麼關竅不曾?

「需得體驗過了,方能知曉。」夏侯襄瞬間化身神棍,一臉的高深莫測。

「那就試試。」容離拍板定論,他都說好玩了,怎有不去玩玩的道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夏侯襄帶著她來到假山內的一處,接著拉著她的手說道,「我去上面一層,待五息后你便可隨意走動,看看咱們什麼時候可以遇到,如何?」

容離沒想到這假山還有捉迷藏的作用,又在山體內尋人,這假山才多大,有什麼難的?

「好啊,不出一盞茶,我絕對能找到你。」容離信心滿滿,她耳力不是蓋的,夏侯襄還能躲到哪去?

「好,如此,咱們便開始?」夏侯襄捋了捋她的發,笑著說道。

「開始!」容離點頭。

接著遊戲開始。

夏侯襄都沒讓她閉眼,而是讓她看著他出去的方位,又從哪裡上去。

待夏侯襄到了容離頭頂的方位,他出聲道,「離兒,開始計數吧。」

聽著夏侯襄走動的步伐,容離靜靜立於原地,待五息過後,她出發去找夏侯襄。

順著他走過的足跡,容離沒怎麼費力氣的便找到他之前所站的位置,左右看了看,只有向下一個通道,順著石階往下走。

她邊走邊聽,不遠處彷彿就是夏侯襄的腳步,容離加快速度,看來阿襄走的不快,她很快便能碰到他。

可走到盡頭,她便有些傻眼,明明聽夏侯襄的腳步是在下方,可這石階怎麼是往上走的?

疑惑的爬上石階,她又來到另外一個洞中,仔細聽來,夏侯襄的腳步聲好像又在不遠處的上方。

容離加快腳步,再次來到一處通往下方的階梯前,不得不說她有點兒崩潰,這跟她聽到的不一樣啊。

「阿襄,你在嗎?」容離索性站在原地不動,藉助夏侯襄的回應來分辨,到底是她搞錯了,還是這個階梯搞錯了。

「我在。」夏侯襄的身影出現在她的上方,透過側方的孔洞,夏侯襄看著容離道,「是不是覺得奇怪?」

明明階梯通往下,他卻在上。

容離連忙點頭,這也太神奇了吧?

「九孔迷宮奇就奇在這裡,明明兩人相距不遠,卻總也遇不到,我也好久沒玩,其中的關竅有些遺忘,你若不想玩了便在原地等我,我來尋你。」夏侯襄解釋道,他小時最愛玩這個,有時自己一個人找出口都要費半晌力氣,更別提和兄長玩了。

不過,若是玩成了,心情也是無比舒暢的。

容離一聽這話,本來感興趣的她更加感興趣了,當然決定繼續玩。

走迷宮最能考驗一個人的記憶力、判斷力和分析力,她那靈活的大腦可不是白長的。

夫妻倆在假山內穿梭了起來,往後便出現了分支,容離細細思索選哪條路能找到夏侯襄,而夏侯襄同樣也在尋找見到容離的路。

兩人的不多時便會相遇一次,然而不是你在上就是我在上,總也碰不到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去,假山內倒是氣溫低些,一點也感受不到外面的炙熱。

容離走著走著,突然在一個岔路,見到被一處奇怪的擺設。

那裡是一方石桌兩方石凳,擺在不甚明亮的孔洞內,若是不仔細去看,說不準便將其忽略了。

容離覺得有些奇怪,怎的假山中還會有人下棋?

行至桌前,她看著下到一半的棋局,黑子看起來勝面頗大,而白字隱隱有頹敗之勢。

容離想了想,揚聲問道,「阿襄,這處假山都有誰來過?」

除了夏侯襄與大皇子,她不知是不是還有旁人來假山中玩過。

夏侯襄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這處所在連接我與兄長的院落頗為隱蔽,時值我在宮中,不曾有人來過。」

他很確定這一點,這處還是他小時不經意間發現的,那時他還小,這處地界很少有人過來,就連宮娥太監都鮮少來過此處。

「這有一盤棋局,是你和兄長下的嗎?」容離看到的告知給夏侯襄,並將心裡的疑惑問出。。

說話的當口,容離又發現不遠處的石縫中似有個東西露出一角,她貓著腰走上前去將那東西拿起,竟是一本棋譜。

「棋局?」夏侯襄的語氣頗為意外,他多次來此處玩耍,沒見過什麼棋局啊。

更別提和兄長在此下過琪。

「離兒,你在哪兒,我去找你。」夏侯襄覺的既然想不到,不如去看看。

「我…嗯…」容離不知該怎麼形容,這裡每處孔洞都差不多,她該怎麼描述呢?

「你看身邊有沒有石頭可以用來敲擊,我順著聲音去找你。」夏侯襄想出了個法子,能快速找到容離。

容離左右看了看,找到了個石頭,拿著還算順手,坐在其中一個石凳上說,「我開始了啊。」

說罷,二石撞擊,發出清脆的聲響,夏侯襄的腳步響起,他順著聲源尋來。

約莫一炷香的時間,夏侯襄出現在孔洞的不遠處,那裡再沒阻隔,他看到坐在石凳上,邊用石頭敲擊,便翻看一本書的容離。

她坐在那裡皺著眉頭,彷彿有什麼想不通的事情。

「怎麼了?」夏侯襄走上前去,同樣看到了那方沒下完的棋局。

「這棋譜…」容離有些猶豫,接著將手中的棋譜遞給他,「好像是指引這棋局如何下的。」

可是,讓人奇怪的是,尋常棋譜哪怕就是指引,也都是文字或是配以簡單的圖畫說明,說到底還是文字居多,只起一個參考作用。

可這本棋譜不一般,它將黑白二字接下來該如何下都清清楚楚畫了出來,並作出標明。

文字更是沒有,每頁都是圖畫,讓人只能隨上書所畫而下。

最重要的是,棋譜所畫將黑子的優勢全部抹殺,白子漸成氣候,生生壓過黑子一頭。

若是自己想法在現有棋局中的形式接下去,能勝的一定是黑子,絕不可能為白。

畫下棋譜的人,到底是何意呢?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