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西秦國的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19
A+ A- 關燈 聽書

眼前正垂著頭的少女突然抬起頭來看向她,正好捕捉到她唇邊那帶著幾分邪肆的笑容。

「不過,你不要泄密,我會幫你處理。」

「長兄他……今日還好嗎?」雲冰薇點點頭,想到雲子淵回來時整個人都彷彿被掏走了靈魂般,她都有些難過。

婚姻不能自由做主的地方,他們都只能成為家中宅斗的犧牲品。

雲輕歌目光落向眼前這清秀淡泊的姑娘。

「他不好,剛剛我去看他,還在砸東西。看起來,他很傷心。」

想到這些,雲冰薇苦笑了一下:「我們這一家,除了三姐姐嫁給了心儀之人……大家都是被迫。」

好像想到什麼,她目光一頓直直落在雲輕歌的身上。

雲輕歌問:「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四姐姐嫁給了靖王……似乎很幸福。」

這語氣,隱隱還能聽出些許艷羨的意思。

她看向少女,少女的臉上滿帶羨慕,就連眸底的光彷彿是在憧憬著什麼。她不用問也能猜到這少女心底必定在想日後嫁給秦王的場景。

她腦子裡浮現大反派那絕世傾城的俊顏,不知為何有點想笑。

她真該說這叫雲輕歌的炮灰真是不識貨。

「並不是每個人都這麼好運,我們這就是誤打誤撞。」

雲冰薇輕輕點頭。

確實如此,而且瞧著雲挽月千方百計嫁給了太子成了太子妃,最終還不是讓太子又喜歡上了別人,這事兒早已傳開了。

多少人在背地裡笑話太子妃,可也讓二房丟盡了臉面,連同而二房出門都不敢跟附近的貴婦打招呼。

……

靖王府。

夜非墨問青玄:「王妃呢?」

用過午膳后就沒有了蹤影,男人反倒是有些不適應。

青玄:「主子,聽聞是侯府長公子的未婚妻突然死了,婚約取消,王妃回侯府了。」

「死了?」男人似是有些興緻了,丟了手中的毛筆。

青玄不動聲色地瞥了一眼桌上的奏摺,心中暗嘆了一聲。

自從太后死後,皇上讓他們主子上朝了,甚至還把奏摺直接交給了主子處理。這事兒讓朝廷里的眾臣都察覺到了不對勁,漸漸的,大家對他們家主子也不敢再白眼嘲弄了,還得巴結著。

「是,今早死的,王妃親自去驗過屍。」

「呵呵。」回青玄的,是男人一聲低冷的笑聲,「看來本王這皇叔,還真是會挑人。」

青玄明白,這位「皇叔」真是恭親王。

這次把恭親王召喚回帝都,當初也是太后的意思,不過如今太后一死,恭親王應該不會坐以待斃了吧?

聽聞恭親王也在封地上偷偷養兵,只是朝廷這邊沒人查過,皇上心底再清楚也不敢動。

畢竟……

恭親王還有個女兒嫁到了西秦國,如今還在西秦國正受寵。

有西秦庇護,這些養的兵也被恭親王稱作是西秦派來的護衛,不是兵,皇上即便忌憚也不能輕舉妄動。

「主子,您這話的意思是,郡主非嫁長公子不可的原因是……王妃?」

「聽聞西秦梁王也在帝都。」夜非墨拾起桌上的筆把玩著,一雙墨染的黑眸一瞬狹長。

西秦的人……

「會不會是為了秦暮雪而來?」青玄撓了撓頭,「屬下記得那西秦皇一直想要秦暮雪。」

男人沒說話。

不過青玄覺得,這是個好事。

若是西秦為了要秦暮雪跟太子為敵,他們正是坐收漁翁之利的時候。最近聽說太子跟秦暮雪那是如膠似漆,可把太子妃嫉妒得發瘋了,太子妃多次想下手殺害秦暮雪都沒得逞。

不但如此,還讓太子罵太子妃為毒婦,徹底把太子妃冷落了。

「去看看王妃回來了沒有。」男人抬了抬下顎。

青玄無語,很想說王妃才出去一個時辰而已。

他轉身走了出去。

不過一會兒,門口就傳來了輕快的腳步聲。

「王妃,您回來了。」門口青玄的聲音也隨著腳步聲一同傳入了屋中。

雲輕歌直奔入書房內,一眼看見了桌上的奏摺,有些心疼地蹙了蹙眉。

「皇上可真會差遣人,給你這麼多的奏摺。」

「嗯,無妨,很快就能處理好。」男人分明看她回來眼底波光流轉,可面容偏還故作的冷淡。

雲輕歌走向他說:「我剛剛回了侯府,阿墨,你能幫我個忙嗎?」

她可是很少讓他幫忙,男人挑眉。

「好,你說。」

「皇上如今這麼信任你,你可以讓皇上儘快給秦王和吳王安排婚事。」

安排婚事?

夜非墨不解。

不過……

給吳王安排婚事這事兒,倒也確實應該。

夜無寐那男人可還惦記著雲輕歌。

其實本來夜無寐就是排行第二的皇子,早該娶妻,若不是一直在外鎮守邊關耽誤了婚事,如今孩子也很大了。當初皇后也給他安排了婚事,那姑娘竟是跑到了邊疆之地,卻不幸喪生,婚事這才擱淺了下來。

他思緒收斂,看向眼前女子那雙眼瑩瑩閃爍,明眸里都是期待的光。

「好。」這個忙,當然要幫。

雲輕歌紅唇一揚,在他涼涼的面具上吧唧了一口,「就知道你最好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既然你還有奏摺要看,那我先走……」

她起身要走,人就被他拉進了懷裡。

「怎麼?」

「你這謝意,是不是沒什麼誠意?」他將她鎖在腿上,眸子里的暗芒有些灼人。

雲輕歌眼神閃了閃,落在他的唇上:「誰讓你要戴著面具。皇上知道你毒解了嗎?」

「嗯……」

「你不能從輪椅上站起來去上朝嗎?」否則多麻煩。

他輕眯了眯眼,明顯知道她故意岔開話題,捏住她下頜,咬了她一口。

……

如同雲輕歌所言,第二日皇帝果然就昭告了天下要給兩位王爺選王妃。

事情一傳開,最近帝都的姑娘都瘋了。

甚至雲輕歌也明顯感覺到了變化——

最近她受各家貴婦的邀請特別多,誰家有宴席請她,誰家有賽馬射箭也請她,不管什麼貴族活動,必然會把請帖送到她手中。

她知道,這跟夜非墨有很大關係。

在古代,男人的地位直接關係到夫人的地位。

之前夜非墨還受皇帝冷落時,雲輕歌除了國公府去過幾次后再也沒有參加過其他府邸的宴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