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你也配讓我笑話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02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下了馬車后,臉上表情還算平靜。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一抬頭,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築,愣了一下。

這不是哪裡,這是賭坊!

風千墨竟然把她帶到了賭坊來?

她轉頭看向也正撩開車簾的男人,不解至極地問道:「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風千墨走至她身側,與她並肩而立,伸出手臂攬住她的肩膀。

「想送你一些東西。」

蘇雲沁古怪地看著他。

自從那日君明輝將蠱后的食物草給了她之後,她回到古周國便趁著空閑的時間將草研磨成了易於攜帶的粉末。她和風千墨在一起這麼久,都沒有再發生過相互蠱王蠱后發作的情形,也是得益於風千墨自己的蠱葯以及她身上的粉末。

一旦有點發作地徵兆,她自己服用就是了。

好在,這麼久相處下來,再親昵,彼此之間都沒有任何的異樣。

她說過她要重新審視自己身上的蠱后,以及他身上的蠱王。

她會想到一個萬全之策解決的,必須!

此刻她人已經被男人牽著往裡走。

賭坊的老闆發現他們衣著華貴,氣度不凡,又是動作親昵,一看便知是貴族家的年輕夫妻,老闆便格外熱情。

「找人。」金澤上前,從手中摸出了一塊玉牌,遞給了老闆看。

老闆接過後,神情赫然一震,對他們的態度就更加恭敬了。

「二位,請。」他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雲沁還真的不知道風千墨要做什麼,也只好由著他攬著自己往裡走。

賭坊里一片鬧騰,喧囂的聲音此起彼伏,從未斷過。大家的聲音幾乎蓋過了一切,若是此刻說話的話,必然會被這樣的嘈雜給吞沒殆盡。

蘇雲沁忍不住側頭看了一眼風千墨,只能看見他堅毅而完美的側臉線條。

跟著老闆七拐八拐,最後在一間屋門前停駐了腳步。

屋門緊閉。

而賭堂里的嘈雜也頓時被阻隔了去。

老闆替他們開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屋子裡倒是安靜,光線也極其明亮。

屋中的一人忽然起身走了過來,一臉喜色地迎接他們。

「陛下!」是一個男人,兩腮都留有鬍子,上前禮貌而喜悅,恭敬之感倒也顯露無疑。

「坐。」男人做了一個手勢,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蘇雲沁的身上,瞧見風千墨竟然伸手攬住了蘇雲沁的肩膀,微愣,「陛下何時成親了?我竟不知道?」

「還未,快了。」風千墨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女人,眼底浮動一絲淺笑。

蘇雲沁其實腦子裡還有些懵逼的,不過他們的態度,讓她察覺到風千墨對這個男人的親昵和信任。

這是他的人?

他的人為什麼會在古周國?

二人落座后,風千墨便向蘇雲沁介紹起對年的男人,道:「這位是陸掌柜,曾是漠西的皇子陸逸風。」

「呃?」瞬間,她驚呆了。

漠北其實是以前吞併周邊小國而來的,雖然如今漠北的國土依舊很小,可比起十多年前大了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十年前的西北一戰,漠北將漠西給吞併,成就了今天的漠北。

陸掌柜……滅國之後,這位皇子倒是過得相當悠閑自在嘛。

「原來是陸掌柜,幸會幸會。」蘇雲沁禮貌應道。

「這是孤的准媳婦,蘇雲沁。」風千墨又向陸逸風介紹自己的媳婦,臉上是驕傲。

陸逸風也是頭一回看見風千墨如此模樣,有些想笑,但也只是微笑。

蘇雲沁一直在打量著他。他的年紀恐怕也只是比風千墨大個三四歲罷了,但因為兩腮留著鬍子,倒給他整個人添上了一絲粗糙老成的魅力。

風千墨也成熟內斂,但是由內而外。

而這個男人,是外表看上去粗獷。但做生意的人,沒幾個會粗獷,恐怕是個心細如塵的吧?

「幸會。」陸逸風微笑,「你讓我辦的事情都辦好了,這是地契。」

說罷,他從一旁取出了一隻錦盒,推向了風千墨。

錦盒就擺在眼前,風千墨神情沉靜,隱隱還含著幾分滿意之色。

他看向風千墨,等待著他把盒子打開。

風千墨卻將盒子推向了蘇雲沁,吩咐道:「你來。」

蘇雲沁一臉莫名,但還是將盒子取過來打開,裡面總共躺了三張地契。看著這些地契,她沒有立刻拿起來看,而是看向風千墨。

出門之時,他說他要送東西給她,現在來到賭坊卻問人家陸掌柜要的地契。

這……該不會就是他要送的東西吧?

送地契給她做什麼?

「怎麼不看一眼?」風千墨見她猶豫之際,抬了抬下顎,示意她將地契打開來看看。

蘇雲沁抿了抿唇。

對面的陸逸風也笑著說道:「公主,陛下為您籌備這些,可是吩咐我一個月前就做了。」

這讓她很驚愕。

大概也是因為她從來沒想過風千墨要為她做什麼,更不需要風千墨去給她送什麼東西。她拿過地契打開看,瞳孔赫然收縮了一下。

「三家醫館?」

說實話,銀魂門的醫館雖然在古周和天焱有幾家,可在天玄一家都沒有。

並非是她不想開,而是天玄境內要開醫館的要求極其高,並且要求他們必須是本國人才可。所以那會兒聽見這樣苛刻的條件后,她就放棄了。

怎麼也沒想到,風千墨要送的,竟是這個!

「嗯,三家,日後你去了天玄,倘若覺得無趣還可以去醫館玩耍。還有小野小陌,給他們一人一家。」

「……」兩個四歲娃娃,現在說給他們醫館是不是為時過早呢?

蘇雲沁輕嘆了一聲,將手中的地契整整齊齊地放在了錦盒裡。

風千墨看著她的模樣,眉梢微揚,「不喜歡?」

「不,不是。」相反,她很高興。只是拿著這樣的東西,她會覺得心底更加沉重。

感覺他這是在變相逼她,逼她最後不管結局如何,她都要去往天玄。

至今為止,她從未踏足過天玄半步。

陸逸風意識到二人的氣氛古怪,站起身來道:「二位好好聊,我先……」

「不必了,逸風多謝。孤先告辭了。」他起身,將蘇雲沁拉起便走。

蘇雲沁順手把錦盒拿走,被他拉扯著,有些無奈。

陸逸風看著二人離開的背影,有些覺得好笑。

說實話,他從來沒有見過風千墨如此模樣,為了一個女人如此費盡心思。只是他母后那一關恐怕不好過,畢竟太后可是出了名的手段可怕。

……

被風千墨強制地拉出賭坊,蘇雲沁一手抱著錦盒,一手任憑他拉著。

她被男人塞入馬車內,根本沒有機會反抗。

「爺兒,我們接下來……」

「回宮。」風千墨淡淡地說了兩個字。

金澤再也沒問。

蘇雲沁坐入馬車內,問道:「你怎麼突然想給我這些東西?」

風千墨垂眸看著她懷抱著的盒子。

「雲沁,冰雪聰明的你,會不明白?」

蘇雲沁抬起頭看著他,直視著他眼底的沉斂深情。他的眸底情緒涌動瞬息萬千,而他臉上的表情卻沉靜至極。

她知道他的意思。

他希望她跟他去天玄,他希望她陪在他身邊,日後哪怕不想待在皇宮裡,也可以在醫館里照看生意。那時候,她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想見她也是容易些。

心底流淌的情緒,澀澀的,酸酸的,還有些暖暖的。

她輕嘆了一聲,放下了錦盒,握住了他的手。

「千墨,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還要一起走很長的路,我不會隨便離開你。」除非是喪偶……雖然他們還未有正式的夫妻關係。

男人回握住她的小手,感受著她小手的柔軟,垂眸,嘴角上揚。

果然是他的小女人,跟他默契十足,知道他想要什麼。

……

天色漸暗時,蘇雲沁回宮,風千墨就被兩個孩子纏上了。

她微笑著聲稱自己有點事離開,便走了。

風千墨轉頭看向離開的蘇雲沁,眸光微閃。

「爹爹,娘親是不是要去秘密做什麼壞事哇?」蘇小陌抬起小腦袋,一臉莫名。

風千墨沒回應兒子的問題。

蘇雲沁離開,去往密牢。

密牢與天牢不同,天牢歸刑部管,但凡若是天牢里的囚犯出了差池就是刑部的責任。

而密牢,便是在皇宮的地下暗室。

這裡有極強的戒備,無人敢闖,地下密牢更是機關重重,與地下地宮相隔。

蘇雲沁入了密牢,密牢外的侍衛無人敢阻擋她。

坐在牢房中的周茵茵聽見了動靜,猛地站起身來,但瞧見走入的蘇雲沁,她整個人就像是懨了一般。

「你來幹什麼?想看我笑話?」

蘇雲沁冷冷地注視著她那一副頹廢至極的樣子。

「你配讓我笑話嗎?」

「你!」周茵茵頓時惱怒,踉蹌著從地上站起身瞪她,「你要殺就趕緊殺了我啊,不然等我出去,一定饒不了你!」

她說罷,惡狠狠地撲到了牢房前,死死抓著牢房上的鐵欄。

蘇雲沁站在外面,抱著手臂,走近道:「我猜,你這是在等人救你?」

這種激將法對她毫無作用。

周茵茵料定他們不會殺她,所以她肆無忌憚地挑釁。

周茵茵如此愚蠢,怎麼她娘親的女人?簡直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