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讓你哥哥娶我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28
A+ A- 關燈 聽書

參加這些婦人之間的詩會、茶會或者賞花會,還是有很大好處,可以打聽不少事情。

每次參加,大家談論最多的就是兩位王爺的選妃標準。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今日正好是恭親王妃的賞花會,雲輕歌到來的比較晚,正好聽見她們的議論。

「靖王妃的哥哥可真是個痴情種,人都死了,還非得把姑娘娶進家門。」

「噓,靖王妃是我們能隨便議論的?」

最近最紅火的人不是太子不是恭親王,而是已經攝政的靖王。

皇上幾乎是把大半朝政權力給了靖王,但偏偏又沒有廢太子。

朝中局勢讓人一時摸不準。

雲輕歌猜測,這大概是皇帝想要逼皇后和太子,越是動靜大,太子和皇后越是會坐不住……

就看誰更沉得住氣。

這時,她已經走上座位坐下。

「靖王妃,剛剛我們郡主還一個勁在問,您怎麼還不來呢!」一位丫鬟迎了過來,臉上笑容燦爛。

雲輕歌有點古怪問:「郡主找我有事?」

這位郡主,當然就是一心想嫁給她哥哥的郡主。

她自認雲子淵雖然不錯,可也不至於讓郡主非嫁不可吧?畢竟皇家能人這麼多,比哥哥好看的、強壯的、武功高強的和優秀的數不勝數。

唔,她也不是要貶低哥哥的意思。

「是呀,郡主在後院等您。」

雲輕歌無法,起身跟著丫鬟去了後院。

吉祥負責抱著她的貓,回頭看了一眼整個茶會上的婦人們,一雙雙眼睛都聚集在了雲輕歌身上,讓她覺得如芒在背。

雲子淵不顧侯府里所有人的反對,執意將知府千金娶了,哪怕是一具屍體……所以如今這位姑娘的靈位就擺在了侯府的祠堂里。

侯府的人都拗不過他,雲輕歌也沒有打算勸阻,何況和屍體堂都拜了。

哥哥若再娶,就是續弦。

來到後院,荷花池上的小亭子里,一名粉色華裙的女子正在亭中玩弄著手中的花朵。

女子容貌姣好,秀美中還透著嫵媚,尤其是眉心有一顆美人痣,妖冶萬分。

這樣的女子,哪怕是一個眼神都會勾走男人的心。

看見這夜楚靈的容貌,雲輕歌在心底暗嘆一聲——哥哥果然是個好男人。

這樣美好的女人,若是換成是侯爺怕是馬上就動心了。

「郡主。」她輕輕打了一聲招呼。

夜楚靈看見她,微微笑著招了招手,「靖王妃,你坐。」

笑容得體大方,美的比這荷花池裡盛開的花兒更艷麗。

雲輕歌反倒是有股不太妙的預感,直視著夜楚靈。

「就是,你哥哥最近……怎麼樣了?」

雲輕歌撓了撓臉頰,想起那知府千金的死和這姑娘脫不了關係,也明白什麼,便說道:「哥哥他……最近挺消沉的。郡主您就是為了問我哥哥事情?」

「靖王妃,你就幫我一把吧,我想嫁給你哥哥。」她突然抓住了雲輕歌的手。

這一抓,令雲輕歌眉心跳了跳。

按照道理,她都有一位恭親王的爹了,不求爹反而求她,說得過去?

忽然,雲輕歌目光一凜,指尖有一陣涼意泛開,她猛地揮開了夜楚靈的手。

「你!」

指尖殘留著一滴黑色的血珠,刺刺的痛令她想罵人。

有毒!

「靖王妃,你答應讓你哥哥娶我,我就把解藥給你哦。」

雲輕歌倏然抬眸看向眼前這姑娘,女子挑起艷麗至極的紅唇,笑容在她的唇邊綻開邪肆張揚。

「你這麼做,就不怕我哥哥殺了你?」

她隨手撩起一鬢髮,模樣淡淡而妖媚,「我也不怕,畢竟他最在意自己妹妹的命在我手中。」

雲輕歌心底有股怒意,不過她還是壓抑著,似笑非笑地道:「我若不答應呢?」

「你不答應?那你就是死路一條。」

女人玩弄著手中一縷發,唇邊的笑容頓時一斂,眸底當即冒出了凜冽的寒光。

「切。」雲輕歌完全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起身,「既然郡主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看今日這茶會也沒什麼好逗留的,先告辭了。」

「你走不了。」身後女人輕飄飄地說了一句,玩弄著手中的髮絲,「靖王妃,讓你哥哥娶我,有這麼難嗎?」

雲輕歌蹙眉轉頭。

「你喜歡我哥哥?」

「不喜歡呀。」

「不喜歡你非得嫁給他?」雲輕歌用一副看傻子的模樣看著她,覺得女人是不是腦子有病。

她玩弄著手中的髮絲,微微抬起頭來看向雲輕歌,紅唇邊的笑意越發邪肆了:「不喜歡就不能嫁?」

她的笑容,令雲輕歌的眉心一跳。

這笑容,邪肆張揚的令她覺得似曾相識。

雲輕歌猛地搖頭。

不可能吧,她不可能認得這郡主才對。

「你想做什麼?」

「怪就怪在他是你哥哥,若是別人的哥哥,我絕對不會想嫁哦。」

雲輕歌的眉心突突地跳動著,額際上青筋暴跳。

這女人,怎麼老有股讓她熟悉的感覺?

「你認得我?」

「呵呵,靖王妃,我給你一日時間考慮。」她鬆開了那一縷髮絲,「來人,請靖王妃去別苑裡休息。」

雲輕歌蹙眉。

轉身就要走,身後倏然冒出了無數黑衣人攔住了她的去路。

吉祥正抱著黑貓尚且處在狀況之外,此刻見黑衣人全數冒出來攔住了她們,她急得狠狠跺了跺腳。

這是什麼情況?

「王妃!」

「你若是不肯的話,我只能拿你的侍女和貓開刀了。」

雲輕歌瞳孔驟然一縮。

只見黑衣人上前把吉祥拖走了,而落在吉祥懷中的黑貓忽然一個跳躍就跳了出去,跳上了牆頭。

雲輕歌並不擔心,畢竟那黑貓是系統。

她微微闔了闔眸子,想試試剛剛得到的武功,卻發現內力剛在體內流竄,喉際就掀起腥甜之味,沉悶地想吐血。

該死!

毒阻礙了她用武功。

「走吧,別做這種無畏的抵抗。」夜楚靈臉上那絕美的笑容沒有減少分毫,只是淡淡地掃著她的臉,說得輕描淡寫。

雲輕歌磨了磨牙:「算你狠。」

她總覺得這女人有些熟悉,但是又一時半會兒摸不準人到底是從哪兒感覺到熟悉。

她被黑衣人拖走前,看了一眼站在牆頭的黑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