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不,我娘早死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09
A+ A- 關燈 聽書

周茵茵神色不動,只是唇角挑起了一絲得意的弧度。

「你想用我引出她們?可惜你想多了,我對她們而言,一點都不重要。」

蘇雲沁輕揚了揚眉梢,非常同意周茵茵這話,還極為肯定地點點頭。

「看得出來,確實不怎麼在意你。」

「你!」周茵茵瞪她。

這話她自己說出口倒沒什麼,可從蘇雲沁的嘴裡說出口,那就是無比地嘲諷。

她捏拳,瞪著蘇雲沁。

「我倒也不期待鳳族人會真的來救你。」蘇雲沁走近了兩步,逼近周茵茵,「娘在何處,告訴我。」

周茵茵直視著蘇雲沁的眼,對視良久后,猛地撇開頭,不再看蘇雲沁的眼。

蘇雲沁也沒期待她會真的告訴自己。

她冷冷勾了勾唇角,轉身便走。

周茵茵盯著蘇雲沁離開的背影,目光含著十足的幽怨。

蘇雲沁說對了,她確實是在等人來救她,而且一定會把她救出去!

……

蘇雲沁走出密牢時,侍衛迎上前。

「公主。」

「今晚上布置得如何了?」周茵茵被抓的消息早已傳了出去,而且故意關押在密牢里。

若是那些人真的在意周茵茵的話,肯定會派人來救。她就是要賭一把,看看那些鳳族人到底會不會把周茵茵放在眼裡。

如若沒用,她們也就沒必要救她母親,還讓母親生下了一個女兒。

侍衛在一旁點點頭,輕輕回應道:「回公主,一切準備妥當。」

蘇雲沁點點頭。

她便跟著侍衛進入到了另一間密室中。

這間密室相對地勢稍高,也相對隱秘,能夠極好地把四周的光景看在眼裡又不被外人所發現。

她站在窗邊。

密室的窗戶很小,大概只能容得下一雙眼睛往外看。

這麼一等,就等了將近兩個時辰。

外面傳來了動靜。

「不好,有刺客闖密牢!」

蘇雲沁聽見了門外的侍衛驚叫聲,她卸下了纏繞在腰間的長鞭,往外走。

看來她的猜測果然沒錯,鳳族人對她們母女兩還是格外看重的。

……

周茵茵原本蹲在角落裡,聽見了動靜,站起身來,走到了門邊。

外面一陣刀光劍影,兵器相接,清脆的聲響四起。

她的目光看向四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雖然光線暗淡,可也能清晰看見外面的狀況,九名黑衣女子被密牢外的侍衛團團圍住。

打鬥激烈之下,周茵茵的目光一下便落在了最為高挑的女人身上。

「天啊……」她低低地喃喃了一聲。

侍衛都不是九名女子的對手,不過一會兒侍衛就被她們給擊倒在地。為首的高挑女子緩緩朝著周茵茵的牢房走來。

「找鑰匙。」為首的女子冷聲吩咐。

她們都蒙著臉,又在暗淡的光線中,連輪廓都捕捉不到。

另一邊的女子得令,立刻彎身準備搜尋倒地的侍衛是否有鑰匙,結果手剛伸出去,長鞭破空而來,「啪」地一下重重打在了她的手上。

「啊!」這一鞭砸下來,打得黑衣女子手臂血肉模糊。

聽見動靜,其他八名黑衣女子紛紛警惕地看向了來人。

「把人給我攔住。」為首的高挑女子吩咐了一句,從懷中摸出匕首,準備撬鎖。

八名女子聽令,立刻將前方自黑暗中走來的蘇雲沁給團團圍住。

蘇雲沁手中長鞭靈活如游龍,鞭力猛而毒,強勢凜然的氣勢把率先撲上來的三名女人給掃倒在一邊。

一口氣將三人甩出去,撞在了牆壁上。

另外三人從後方攻擊蘇雲沁,她抬袖,泛著毒的銀針在暗淡的光線下散發出詭譎的森芒,瞬間擊殺從後方攻擊而來的三人!

正在撬鎖的高挑女子心中一急,猛地想扯鎖,可扯了半天都無動於衷。

她黑色布巾下的唇狠狠唾棄了一口。

「該死!」她低咒了一聲。

「娘,你快走!」周茵茵撲在了門邊,嚷了一聲。

蘇雲沁正提鞭準備將剩下的二人一同解決了,但周茵茵這一聲「娘」喚得她手一顫,一個大意,一人的長劍劃破了她的前胸,差點刺進她的身體里。

瞬息間,她便側開了身子閃躲過去。

她分心了!

意識到這一點,她皓腕一轉,長鞭猛地捲住了另外剩下的兩人扔開了去!

「啊!」另外兩人一人被摔著撞上了牆壁,另外一人則是被扔進了絞刑架上,痛苦慘叫。

蘇雲沁也不顧前胸的血跡,走了過去。

昏暗的光線落在二人的身上,站在門外的黑衣女子還蒙著臉。

蘇雲沁提著沾滿血跡的長鞭,一步步走了過去。

女子轉頭看向蘇雲沁,只是一眼,瞳孔驟然縮了縮。

「你……你是……」

暗淡的燭光映在蘇雲沁絕美的臉上,那熟悉的容貌和她想象中的女兒模樣如出一轍。

蘇雲沁大步上前,一把扯下了她臉上的黑色面巾!

那一刻,時間靜止了。

整個牢獄里,她的呼吸都變得有些沉重。

這張臉,她在爹的書房裡看過無數遍。

女子比畫上更加美妙,沾染了些許歲月痕迹,卻讓她更加嫵媚而明艷。她的模樣,和畫上沒有絲毫差距,甚至和蘇雲沁印象里所描繪出的母親樣貌更加沒有差距。

這是……她娘!

周茵茵站在門后,瞧見這一幕,心中暗暗覺得驚駭。

「娘,你快走!她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周韻這才好似回神來一般,猛地要走,蘇雲沁一個閃身阻擋住了她的去路。

「娘?」蘇雲沁冷聲重複了這一個字,直視著女人的眼。

她不敢承認,也不想承認,這是她娘!

因為這個女人等同於是拋棄了她。

若是以前,她一直還認定這個女人死了,那她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是被娘給拋棄的孩子。可現在,這麼一個大活人就出現在了眼前,她便越發覺得嘲諷。

周韻的心狠狠顫了顫。

「你是……雲沁?」

「娘」這一個字叫出口,周韻心底徒然升起了一絲激動。

這是蘇雲沁,是她的女兒!

難怪她會覺得如此熟悉。

果然是她的好女兒,剛剛憑一己之力解決了她八個手下,這魄力,周茵茵是絕對沒有的。

蘇雲沁冷冷看著她,始終擋在她的面前。

「我是蘇雲沁,你既然想劫牢,就該受到懲罰。」

「雲沁……我是你娘。」周韻的雙眸泛出了淚光,眼眶紅了。她垂在雙側的手緩緩握成了拳頭。她只是在忍,她真的很想上前握住蘇雲沁的手,可又擔心會被甩開,所以她忍住了。

蘇雲沁抿唇,「我娘早死了。」

此刻,她不想承認了。

「不……我真的是你娘……」

「雲沁,雲沁,你沒事吧?」正巧,前方黑暗的盡頭傳來了急促的呼喚聲。

是蘇鵬。

聽見這道熟悉至極的聲音,周韻身子僵硬如石,雙腳彷彿被灌了鉛似的走不了分毫。

「你走吧。」蘇雲沁往後退開兩步,「如若你不想見我爹的話。」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女人會親自來救周茵茵。

也許,周茵茵是她最喜愛的女兒。

不過這個念頭讓蘇雲沁心底覺得可笑。

周韻淚珠自眼角滑落下來,聽著黑暗中不斷靠近的腳步聲,她心一橫,轉頭看了一眼牢中的周茵茵,掠身走了。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雲沁握著長鞭的手更緊了幾分,手背上青筋凸起。

她垂下眼瞼,遮掩了眼底浮動的戾氣。

娘……

可笑的這一聲「娘」叫的多麼無力而不可思議。

她在現代也沒有享受過什麼親情,直到穿越后,她繼承了原主的所有。包括原主的記憶。

原主是幸運的,有爺爺,有爹。

而她現在還有兩個孩子,還有一個深愛的男人。

至於這個娘,其實對她來說,真的可有可無。

腳步聲靠近,蘇鵬急匆匆走入,「雲沁,你沒事吧?」

隨著蘇鵬進入,宮人提著宮燈走近,整個牢獄也被照亮了。

大家看著滿地的屍體,心底駭然了一分。

蘇鵬也掃了一眼地面上的屍體,震了好一會兒,才大步走過去,問道:「雲沁?」

「我沒事,爹,你怎麼來了?」蘇雲沁收斂臉上表情,抬起頭來,微笑問道。

蘇鵬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兒應該還有幾個活口,看看,這幾名黑衣人帶出去盤問。」蘇雲沁看了一眼周茵茵,「不要跟周茵茵關在一起。」

周茵茵站在那方,咬牙。

她希望人來救她,但絕對不希望自己的娘親冒險來救她。

現在好了,竟然是娘親親自來救,她可如何是好?

她不想讓娘親見到這古周國的皇帝!

蘇鵬點點頭,吩咐一旁的宮人尋找活口。

蘇雲沁將長鞭捲起,往外走,說:「爹,我先出去了,我累了。」

蘇鵬以為她是經過了一場惡鬥,所以身體上疲累也是應該的,便點點頭。

……

外面的天色早已大黑,深深的夜色中,蘇雲沁心情有些煩亂複雜。

當她走到宮門口時,不遠處一道身長玉立的黑影赫然落入她的眼帘。

那人一身墨袍,幾乎和身後的夜色融為了一體。

可偏生,他站在黑暗中,如同黑夜中的魔神,剎那間能逼退萬千繁華。

他的目光遙遙鎖定在她的身上,不動聲色。

蘇雲沁的腳步微微停頓了下。

他們之間,不過差了十步之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