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或者交出墨公子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35
A+ A- 關燈 聽書

似是感覺到了雲輕歌的視線,夜楚靈自然目光也落向了牆頭。

黑貓叫了一聲,躍了下去。

「把那隻貓捉了。」夜楚靈眯起眸子,冷聲吩咐了一句。

不過一會兒,黑衣人折回來福復命。

「郡主,那黑貓……不見了。」

根本不見蹤影,就更別提抓了。

……

雲輕歌被推進了一間漆黑不已的屋子,門口隨即傳來了落鎖的咔噠聲。

她闔上眸子,查看了一番自己身體里中的毒。

這女人給她下的毒……是她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毒,似是十幾味毒混雜在一起。

她真是太倒霉催了。

好不容易用任務值兌換的武功,現在因為這毒怕是用不成了。

「主人,你怎麼樣?」

「暫時死不了。」她氣息有些弱,說話自然也沒什麼力氣。

這毒,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到配解藥的法子。

黑貓落在她身側,用貓爪子拍了拍她的手臂:「我瞧著這毒,怕是空間里的葯都配不齊。」

雲輕歌翻白眼。

好不容易給大反派解毒,咋地自己反而還中了毒。

「主人,我去通知大反派過來救你。」

她拉住黑貓。

「不許去。」

黑貓:「?」

「我覺得這是個陷阱,若是你現在去把大反派找來,我懷疑有很大問題。」她語氣一深,眸底映著瀲灧的寒光。

系統閉了嘴。

「你回空間里,我也好配藥。」

雖然一時半會兒解不了,但至少要把毒壓制住,倘若毒太深又很難解掉了。

半個時辰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在空間里熬制了葯,服用了之後,又看了一眼屏幕上的任務值,瞪眼。

「我靠!-1?」

任務值頃刻間就成了負數,這算什麼?

黑貓蹲在一旁,舔著自己身上的毛,無奈地提醒說:「主人,你中毒了,這個就等於是把自己的戰鬥力折了一半,所以任務值扣完了。」

「我去,還有倒扣的?」

黑貓攤了攤爪子,十分無語。

雲輕歌內心崩潰中,想殺人的心情都有了。

……

夜色落下,茶會也結束了。

但……

夜非墨見雲輕歌和吉祥遲遲未歸,吩咐青玄:「派人去恭親王府問問,人為何還未回來。」

青玄也點點頭。

夜色都落下了,王妃不會是遇到什麼危險了吧?

……

雲輕歌從空間里出來時,外面天色已經黑了。

這間屋子光線很暗淡,只有一隻小到巴掌大的天窗能吃力地看見外面的光景。

她捏了捏下顎,正要說話,門口傳來了聲響。

她連忙起身走到了門口。

「人呢?」是雲子淵!

「雲公子這麼急做什麼,你妹妹白天參加完茶會就提前走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兒了呀。」

雲輕歌通過門縫看見他們二人就在門口不遠處說話。

雲子淵負手站在夜楚靈面前,一雙眸子冰寒又陰沉。

哥哥這是要生氣了。

說實話,最近她也發現了哥哥的情緒變化很快,再也沒有以前的溫潤,時常都給人一股透著殺氣似的。

雲子淵不耐煩地強調了一次:「我問你,我妹妹呢!」

「我都說了她早就走了!」

雲子淵顯然不信夜楚靈的話,忽然伸手捏住了夜楚靈的脖頸。

這舉動,讓屋內的雲輕歌瞪大了眼睛,驚呆了。

哥哥這是……要殺人?

在恭親王王府內捏死郡主,哥哥可真是大膽啊!若是這事兒是大反派做,她覺得很正常,可這事兒卻是雲子淵做的,那就十分詭異了!

但夜楚靈卻連眸都沒有眨一下,微笑地看著面前面目覆著一層灰霾的男人。

「雲公子,你即便是殺了我也找不到你妹妹,不是嗎?」

男人的手緩緩放開。

「哥哥!」雲輕歌故意朝著外面叫了一聲。

這一聲,讓原本要放手的雲子淵突然再次用力捏著了夜楚靈的脖子,「輕歌的聲音!把門打開!」

他看了一眼關押雲輕歌的門,目眥欲裂。

這般模樣,哪裡還會想得起來他以前的溫潤彬彬有禮,此刻的男人,陰沉而令人生畏。

雲輕歌終於算是明白過來,這系統說的那句——要黑化。

「放了她?」夜楚靈那紅艷如火的唇角勾勒出了一份似笑非笑,「我放了她可以,你娶了我,我便放她一命。」

雲子淵狠狠皺眉。

雲輕歌在屋中聽著這話,也終於算是明白為什麼雲子淵喜歡的女人會被殺了。這郡主,是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那我便先殺了你,再救妹妹!」雲子淵一字一頓,每一個字咬的都極具戾氣。

夜楚靈忽然發出了一陣輕盈的笑聲:「雲公子,你妹妹中毒了,恐怕她沒法解這毒呢!你殺了我,再讓你妹妹陪葬,倒也無妨。」

「你到底想怎樣!」

夜楚靈見他情緒似是逐漸轉向崩潰,知道目的達到了,朝著守在門口的侍衛做了一個手勢。

「放了。」

門打開,雲輕歌得到自由,雲子淵才鬆開了夜楚靈的脖子。

「輕歌。」

「哥哥,我沒事。」

「你們若想要解藥的話,靖王妃,我便讓你來選擇。」

聽著夜楚靈這話,雲輕歌轉過視線,看著她在夜色下笑得像個妖媚的女妖,頓覺一陣寒意。

「要麼,讓你哥哥娶我。要麼,讓你的墨公子做我男人。」

此話一出,令雲輕歌瞳孔驟然瑟縮。

熟悉!

墨公子這三字,讓雲子淵也露出了一份迷惑。

……

靖王府。

「主子,一直在恭親王府守著的暗衛說,王妃被郡主軟禁了。」

「呵!」夜非墨目光一凜,眼底的殺氣騰騰,驚天的怒意讓青玄驚得往後退了兩步。

「去恭親王府。」

……

「怎麼樣呢?」

雲輕歌扯了扯唇角:「你是……南玄國公主?」

如果不是的話,怎麼可能會如此熟悉!

她就說這女人這麼熟悉,這麼詭異。

當初她偷了這公主的葯,這女人想要找她麻煩,並不讓人意外。

雲子淵詫異地看向雲輕歌:「什麼?」

「哈哈,靖王妃眼力不錯,現在看出來了?」她笑著一撩長發,「還好你記得本宮呢。」

雲輕歌皺眉:「真的夜楚靈去哪裡了?你把她殺了?」

難怪……這女人會這麼嫻熟使毒。

這麼說來,真正害死哥哥未婚妻的,其實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