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燒腦進行時

A+ A- 關燈 聽書

第263章燒腦進行時

曲終,石洞還是和初進來一般,並無不同。

這下容離納悶了,難道是她理解錯了?

機關,不在琴上?

夏侯襄走上前去,拿起琴譜來翻看,剛剛的音節又錯了,他不知到底是何原因,難道這琴譜本就是錯的?

翻開那段譜子,五個音節確實不是原來的琴譜。

「離兒,我來。」夏侯襄將琴譜放在一旁,此曲他已爛熟於心,無需琴譜。

容離見狀連忙讓開,難道真是她彈錯了?

婉轉的琴音響起,容離走到點燃燭火的桌案旁坐下,聽著夏侯襄彈奏的琴曲微微入神,沒想到他琴也彈得那麼好,還真是…沒什麼是他不會的。

肘邊堅硬的觸感分散了容離的注意力,她朝桌面上看去,原來是一個手持銅鏡。

橢圓型的小銅鏡在精緻的金色手柄之上,看那摸樣著實喜人,容離拿起來細細觀瞧,這石洞里連個亮光都沒有,在這裡梳妝打扮,她想問問放銅鏡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將其擱在一旁,容離也在開始打量起這個山洞,自然看到了四周牆壁上鑲嵌的小圓鏡。

她不禁好奇的起身,走到石壁前瞧了瞧,這些小鏡子為什麼鑲嵌在石壁上?

用手捅了捅,發現和平日家中用的並無不同,只是比尋常的更亮些而已。

容離歪了歪頭,越是看不見的地方越要安鏡子嗎?

又照不到的。

曲子最後一個音落,容離回過頭去,期待著看著地面,希望回和之前一般,有什麼動靜。

然而,並沒有。

這下,容離和夏侯襄二人都想不通了。

若說之前可能是容離彈錯,可夏侯襄這次是原原本本按照本來的譜子去彈奏,出錯絕對不可能。

所以,為什麼還是沒動?

「阿襄,你說咱們是不是想錯了,機關不在琴上?」容離猶豫的說道,可不在琴上,為何要擺個琴在那裡。

混淆視聽?

「再找找其他線索。」夏侯襄眉頭微皺,除了琴,目前還沒有其他線索。

兩人分頭繼續找線索,奈何這石洞布置實在簡單至極,除了琴就是桌,根本沒有其他東西可以翻找。

容離都鑽桌子底下去了,也沒找出個有用的東西來。

夏侯襄順著石壁摸索,想要找到啟動機關的東西。

兄長將他引到此處,一定是有什麼目的才對,若是簡簡單單的一方琴室,再無其他。

那兄長為何在上面的棋局費了那麼多功夫?

還有什麼是他們沒發現的?

夏侯襄仔細思索,想著有什麼是自己忽略掉的。

容離找了半晌一無所獲,她一屁股坐在琴案后嘆了口氣,這勞什子石洞到底有沒有機關,不會真是個普通的石洞吧?!

拿過桌案上的琴譜在手,彈奏是對的啊,怎麼就沒動靜呢?

容離無聊的將琴譜甩了甩,這一甩便發現了一處字跡。

像摺子一般的琴譜後面,幾行筆走龍蛇的字跡躍然紙上。

只是這紙稍厚些,石洞中光線又暗,之前他們都沒有注意到處字跡。

上書:『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分陰陽,陰陽不離五行,五季、五位、五色皆出五行,五音之域亦然。』

容離看了半晌,發現每個字她都認識,怎麼合到一起去,她就不明白什麼意思了呢?

「阿襄,快過來。」容離招了招手,她腦容量不足,急需聰明人幫忙。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看,琴譜後有字。」指著那行字給夏侯襄看,期待他能看明白。

夏侯襄接過琴譜,琢磨上面的說些到底是何意。

似乎講的是道家學說,可這些出現在琴譜上太過匪夷所思。

五音,指的自然是角徵宮商羽,這五個基本音節。

五音出自五行,便是說五音對應的乃是木火土金水。

那又如何?

這和琴有什麼關係?

夏侯襄細細琢磨,他也不大明白其中的含義到底是什麼。

可既然被寫在這裡,那便一定有用。

容離弄不明白索性將這種腦力活交給夏侯襄,她去看看有什麼體力活可以干。

繼續沿著看了無數遍的石洞搜尋,這裡他們都要翻爛了,然而一點收穫都沒有。

容離抬頭順著牆壁瞧啊瞧,有一處似有不同,她走到近前抬頭望去,可是位置太高她看不真切。

「阿襄,這裡這裡,」容離趕忙招呼他,「你看,那個鏡子側面是不是有顏色?」

她輕功不濟,目前還飛不上去,只能求助於夏侯襄。

夏侯襄一躍而起,那鏡子在牆壁中傷,若是不運功而上,根本達不到。

他足見輕點,踩到一處突起的小石頭上,借力抵達目的地,雖然只是一過,但夏侯襄確實看到了鏡子側面的那一抹赤色。

落於地面,容離連忙問道,「是不是?」

夏侯襄點了點頭,「紅色。」

「紅色…不是血吧?」容離瞪大了眼睛。

「不是。」夏侯襄搖頭,是不是血他一眼便能看出,明顯是硃砂。

「那怎麼會有紅色?」容離摸著下巴開始琢磨,看了看其他的鏡子,沒有並沒有顏色,難不成是做鏡子時,不小心沾到的顏料?

容離下意識的便推翻了這種可能,潛意識裡,她覺得沒那麼簡單。

「離兒,你將琴譜拿好。」夏侯襄突然飛身而起,順著牆壁飛快行走,他在每一處鏡子旁都停了一停。

容離站在下面仰頭看著他,心裡有個想法隱隱成型,又看了看手裡的那張琴譜。

五行…五音…五色…

正想著,夏侯襄已落到她的身旁。

「怎麼樣?」容離問道。

「青、赤、黃、白、黑。」每說一種顏色,夏侯襄便指向一處。

在牆壁的中高段,那些小鏡子中,有五個側面帶顏色的鏡子,分別對應五行。

「這就說通了,」容離一拍手,「五行分木火土金水,五色為青赤黃白黑,五音乃是角徵宮商羽,琴譜上所說,是不是就是讓咱們去找這些待顏色的鏡子,然後按順序觸碰或推動,便會觸發機關?」

容離眼睛閃閃發亮,她有些激動,這種燒腦的設計到底誰想出來的?

「試試看。」夏侯襄再次飛身而起,在每一處有顏色的小鏡子上點了一點,繞了一圈回到原處,將容離用在懷裡,並時刻注意周邊,不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狀況。

容離靠在夏侯襄懷裡,滿臉激動,不知下一秒會不會再有一個石洞出現。

然而,一刻鐘后,什麼都沒有發生。

「不對嗎?」容離懊惱的說道。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