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我也不會信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46
A+ A- 關燈 聽書

「死不了,你大可放心,恭親王這麼好的爹我可得好好利用。」

「你的目的根本不是我哥哥,是墨公子吧?」

女人嬌笑著點頭:「所以呢?」

「輕歌……墨公子是誰?」雲子淵眼底戾氣漸漸退散,帶著幾分懵懂,「是墨大夫?」

雲輕歌看了哥哥一眼,一時半會兒也無法解釋。

墨公子是誰?

是她男人好伐!

「你怕是找錯人了,我跟墨公子可不熟。」

而且當時她分明你是易容的,這女人怎麼獨獨認出了她這靖王妃的身份?這算什麼!

女人輕笑一聲:「找錯人?是么?難道這男人比你的命更重要?」

雲輕歌:「……」這女人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更何況……若是靖王知道你與其他男人苟且……」

「什麼?」這下連雲子淵都驚了,一臉錯愕。

之前眼底的戾氣和憤怒此刻已經半點不剩,唯有不可置信。

他看向雲輕歌,縱然千萬個問題想問,可又覺得此刻情勢不對。

他相信妹妹不會做出這等事,必然有隱情。

雲輕歌倒也坦然自若,微笑說:「你想多了。即便你與我家王爺說,我家王爺也不會有半點生氣的。」

這麼肯定的語氣,雲子淵心中暗想,果然,這事兒有隱情。

「當真不肯?」明若兮原本挽著髮絲的手微微一頓,眼中除了嫵媚還有更多的殺氣鋒利,她抬眸看向了雲子淵,「你若不肯,就把你哥哥給本宮。」

這大抵意思就是,不是雲子淵就要「墨公子」。

雲輕歌眉擰緊,冷笑,拉拽住了雲子淵的衣袖說:「我不會,公主假扮我們天焱郡主出現在此,可真是好笑。你要找的墨公子是南玄國之人,你們應該去南玄尋人,這事兒若是讓我們皇上知道……」

「雲輕歌,你就不好奇我是怎麼知道是你?」

被她打斷話,雲輕歌眉一擰。

確實,她也很奇怪,當時都是易容,為何獨獨自己被她看出來了?

「你以為本宮沒派人去南玄尋人?南宮琦告訴本宮,那位墨公子是你的姘頭。」女人好整以暇地換了一個坐姿,「她還說了,你是靖王妃,背著靖王,在外偷,人,是么?」

南宮琦!

雲輕歌心底覺得好笑,這南玄和西玄的公主還真是一家親,說不定回頭就要聯手害她。

尤其是她們的目標都是她男人。

「哥哥,我們走,不要與她多話。」

雲輕歌已經不想與她多費口舌,拉著雲子淵就走。

「誰敢走。」明若兮聲音陰冷在身後出現。

黑壓壓的侍衛立時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雲子淵皺眉,剛要出聲,從門口傳來了聲響。

「楚靈,你在做什麼?」是恭親王。

他匆匆忙忙走入,侍衛看見是恭親王,連忙讓開了道路。

跟隨在恭親王身後的……

竟是坐在輪椅上被青玄推著入府的夜非墨。

看見男人,雲輕歌一驚。

他怎麼來了?

「爹,我只是在招待我的客人,怎麼了?」

「招待?」雲輕歌冷笑,「這招待方式可真是夠厲害的,給我下毒,逼我哥哥娶你,恭親王教出的好『女兒』!」

恭親王臉上掛著幾分賠禮的笑容,完全忽略了雲輕歌口中所說的「下毒」還有「逼婚」這兩件大事。

「靖王妃,我家女兒年紀小不懂事,你勿要跟她一般見識。」

年紀小?

這些做家長的也真是好笑,自己的兒女做錯了事,就喜歡用年紀小來做理由。

不過……

「恭親王,您確定她是你女兒?」

恭親王愣怔,驀地看向了明若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輕歌,我們回府。」直到冷沉的男人出聲,他聽見了剛剛雲輕歌說的下毒之事。

上次這丫頭就被太后灌過一次毒,這次……

他眉眼一沉,眼底皆是寒涼和殺氣。

聽見他的吩咐,雲輕歌輕嗯了一聲,最後看了一眼恭親王:「她是西玄公主明若兮,王爺最好擔心一下她把你女兒弄到了何處。」

「西玄……公主?」

明若兮卻仿若未聞般,淡淡撩起了髮絲,笑得一臉妖嬈。

「爹,你信她胡說八道還是信我?」

看著女兒這模樣,恭親王也還是不由得蹙了蹙眉。

要說女兒的改變,他是最清楚的。

一開始夜楚靈生了一場大病,在病榻上久卧不起,突然有一天就醒來了,彷彿沒事人一般,甚至還性子大變。

難道……

「那你敢把你臉上這張易容的人皮撕掉嗎?」雲輕歌再次出聲。

她是很不爽。

這女人一邊覬覦她哥哥一邊又妄想要她男人,最後還給她下毒,不弄死都不行!

恭親王更是目露驚駭。

明若兮殷紅的唇勾起笑意:「爹,你若不信我,你來摸我的易容人皮,看看是否在。」

恭親王心下猶豫了一番,想要上前卻被一旁的侍衛攔住了去路。

「王爺,不可。」

連侍衛都看出了這女人的不對勁,恭親王一顆心懸著。

「你把我楚靈弄到哪裡去了?」恭親王在侍衛提醒下,終於相信這是個假的夜楚靈了。

這麼長時間,他竟是才知道這是假的「夜楚靈」!

明若兮察覺到自己的身份敗露,面上倒不顯任何慌亂之色,微微往後退了數步,「雲輕歌,你記著,你的毒只有我有解藥。」

她言罷,眼前一陣黑霧漂浮出。

恭親王驚了一下,剛剛還圍在前方的侍衛入鬼魅般快速掠出了恭親王府的牆頭消失不見。

夜色本就黑,黑影極快與黑夜融為了一體。

「回府。」夜非墨淡淡掃向牆頭躍出去的人,看向雲輕歌,抬了抬下顎。

恭親王整個人像丟失了魂般,身子晃了一下。

「皇叔,本王定然會派人抓此人,不用擔心。」

恭親王木訥地點點頭,臉色難看。

他女兒……不會死了吧?

看那女人的招數,令他后怕。

「知府千金是你同意她下的殺手?」

雲子淵原本也想跟著雲輕歌他們一同離開,卻在臨到院子門口時頓住了腳步。

恭親王一怔。

本來跟著夜非墨準備走的雲輕歌連忙停下腳步。

「你即便是說不是,我也不會信。」雲子淵又冷冷地道。

恭親王垂下眸子,輕嘆了一聲:「是,我從始至終都知道她做了這些,畢竟……她說她真的很喜歡你,想嫁給你,身為父親的我如何能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