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是不是該補償我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16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停留在原地,沒有立刻靠近。

兩相對望,她好像能夠感覺到他眼底的深邃。

這麼靜靜對望了許久,男人率先舉步朝著她走來。

蘇雲沁看著走近的男人,原本有些複雜的情緒也在頃刻間消散而去。

比起那些過去的事情,她更在意的是眼前的溫暖。

待風千墨站定在她面前,她忽然伸手環抱住了男人勁瘦結實毫無贅肉的腰際,將臉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怎麼?」男人很意外。

小女人投懷送抱雖是好事,可這不像是小女人平時的作風。

他的手緩緩落至她不盈一握的纖腰上。

蘇雲沁蹭在他的懷裡,輕輕搖頭,「沒什麼,就是想抱抱你,不行嗎?」

「行。」他求之不得。

不過……他當然看得出來,她必然是有事情。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準備在這兒抱多久?」他的聲音幽幽自頭頂傳來,染著夜色的溫柔,彷彿能將心底最後一座冰山給融化揉碎。

蘇雲沁在他懷裡抬起頭來,「一輩子,給不給?」

男人好看的眸子倏然一亮,低下頭,重重啄了一口她的紅唇。

「我比較貪心,喜歡生生世世。」

「嘖……」這可真的不是一般的貪心。

她倒是很希望和他生生世世,可是老天爺可不答應。

她伸手圈著他的腰際,始終沒有放下,蹭了一下又一下。

這模樣,讓風千墨恍惚覺得自己抱著一個小貓兒,正在懷中撒嬌。

任憑她蹭著,他說道:「孩子們都睡了。」

這話,別有他意。

蘇雲沁本來想裝作沒聽懂,然而人已經被他給攔腰抱起往裡走。

「喂,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

「不好。」他這意思,一副怕她跑了的樣子。

蘇雲沁暗暗翻白眼,由著他抱著入屋。

確實,她看了一眼孩子的屋子,黑燈的,應該是睡下了。還有靜容在屋子裡照顧,她倒也不擔心。

風千墨將她抱入屋中,將她放下復又將門給闔上。

突然,他的目光一頓,落在她的衣裳上。

蘇雲沁感覺到他正盯著自己的身前血跡,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說道:「沒事,皮外傷,已經自動癒合……」

蘇雲沁瞪圓了眼睛。

「風千墨!」

這個混蛋!

「你幹嘛!」

「你這樣,比不穿更勾人。想讓我做些別的?」他手上動作麻利,一瞬間就把蘇雲沁給剝乾淨了。

蘇雲沁的眼睛瞪大,真想一腳把身上的他給踹飛了去。

「別鬧,我現在心情很煩。」

「怎麼了?」

他沒鬧她,只是把她剝乾淨,又把她抱起往一旁準備好的熱水浴桶中放了下去。

蘇雲沁始終沒有反抗,直到整個人陷入了飄著花香的浴桶里,水汽氤氳著,她才轉頭看向風千墨。

她趴在浴桶邊緣,看著男人坐在浴桶旁,她忽然道:「我見到了我娘。」

此時此刻,她急需要向一個人傾訴。

爹不能說,爺爺更不能說,那隻能找風千墨了。

男人坐在椅子上,舒展地伸長了腿,大長腿又長又直。

蘇雲沁目光鎖定在他被黑褲包裹的大長腿上,久久沒有挪開視線。

「我娘親自去救周茵茵,可見周茵茵對她多麼重要。不過……我還是放了她走。她肯定還會再來,不過不知道她會不會再次親自過來救人。」

「因為這樣,你心情不好?」

「對。她沒死,等於當年她是以假死的方式拋棄了我,拋棄了我爹,我無法接受。」

虧她當初回到蘇府時,還心心念念替娘報仇。

真的是可笑。

風千墨抱著手臂,將背倚靠在椅背上。

「岳母也是有故事的人。」

「……」蘇雲沁嘴角抽搐了兩下。

不知為什麼,聽這廝叫岳母的時候,她竟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蘇雲沁沒有再說話,雙臂撐在浴桶邊,將下巴擱在雙臂上。

「雲沁,你不想聽她解釋?」

「唔……有點想,可也有點不想。不管她解不解釋,我心底已經對她失望了。」

她闔上眸子,兀自喃喃。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在夢囈。

她睜開眼睛。

「千墨。」

「舒服嗎?」某男淡淡問道,語氣很輕。

蘇雲沁點點頭,「想不到你還有這手藝。我還真有幾分面子,讓天玄皇帝親自給我按摩搓澡。」

這體驗,真是棒棒的。

說出去,恐怕要天下女子嫉妒地發狂吧?

風千墨揚了揚唇角,眼底輕閃而過一絲邪肆的笑意。

很快,大手入了浴桶中,將她從熱水中撈了起來。

「你幹嘛?」她轉頭,這會兒才有了點警惕之感。

「雲沁,孤服侍你這麼久,是不是該回報孤什麼?」

他的情緒變化,才會用「孤」這樣的自稱。

蘇雲沁咽了咽口水。

「嗯?」下一刻,他便將她撲倒在了床榻上。

蘇雲沁全身未著寸縷,只能由著他壓制強吻。

「你這樣要是讓我爹……知道,他一定氣死了。」

他深深吻著她,「你不說,他也不知道。你餓了我這麼久,你說你是不是該補償我?」

他來古周好幾日了,小女人這幾日都不讓他碰,現在逮著機會了,他怎麼可能把這麼好的機會拱手讓人。

蘇雲沁還想說話,但聲音已經被他給吞沒殆盡。

「唔唔……」她想抗議,然而抗議不了。

……

第二日起床時,天色已是午時。

天氣漸漸轉涼,太陽西斜,此刻陽光照入屋中,照在她的臉頰上有些刺眼。

她抬起手遮擋了陽光。

好幾日沒有好好睡了,昨晚上又被某個暴君折騰了一宿,她都不記得自己何時睡的。

她坐起身來,被褥滑至了腰間。

剛想起來找衣裳,門被推開了。

她警惕地把被褥拉上包裹自己。

「你不會敲門啊!」瞧見走進的風千墨,蘇雲沁暗惱。

男人眯了眯眼眸,「進自己媳婦的房間,還需要敲門?」

「你!」她真是要被他給氣死了,但定睛一看,他手中正握著乾淨的衣裳。

蘇雲沁的雙眸發亮。

她的男人對她還真是好到不行了,竟然連這麼細微的事情都想好了。

他已經拿著衣裳走近,坐在了床沿邊,嗓音磁啞:「還能下床嗎?」

這話,讓蘇雲沁猛地抬頭。

她一眼便捕捉到了他薄唇邊的似笑非笑,那一臉看好戲的樣子,可真是把她給氣得要吐血。

「混蛋!給我滾出去!」

靠,這是在嘲諷她被他給「欺負」地下不來床!

「別動,我給你穿衣。」

他吩咐了一聲,將衣裳車過來替她穿上。

一件一件,穿得仔細而認真。

蘇雲沁側頭看他,看著男人低眸認真的模樣,她的心柔軟得一塌糊塗。

「喂,我可能過幾日要帶著大寶小寶去漠北一趟。」

她要去尋葯。

風千墨抬眸與她對視,「嗯。」

沒有其他情緒的一個嗯字,讓蘇雲沁有些捉摸不透。

「嗯?就這一個字?」

「你想讓我說什麼?」他鳳眸眸光微深,似笑非笑。

蘇雲沁暗想自己這是著了他的道,他這分明又是在套路她。

忍了一會兒,她突然道:「那你呢?」

非得她清清楚楚明明白邊地問出口。

他卻伸出手指輕輕點了點她的紅唇,「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

那活脫脫一個無賴樣。

蘇雲沁又想翻白眼了,可還是忍住了,上前蜻蜓點水似地親了一口。

這一口親的,並不能讓他滿意。

他伸手控制住了她的後腦勺,手指穿插入她三千青絲,牢牢控制住她的頭。

「親得這麼沒誠意,怎麼讓我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