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你若敢不醒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29:54
A+ A- 關燈 聽書

「呵。」不等雲子淵開口,輪椅上的男人地冷一笑。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他。

「皇叔真是個好父親。」他冷冷說了一句,滿帶嘲弄。

雲輕歌心底雖然有萬千話想說,可現在身子軟綿無力的,只能輕輕說:「阿墨,我們先回去……」

不知怎麼,眼前的事物在旋轉,她身子忽然晃了一下。

夜非墨敏銳察覺到她的情況,剛要開口說什麼,突然就瞧見人倒了下去。

「王妃!」

「輕歌!」

雲子淵也才晃過神來,疾步上前想把欲要倒下的雲輕歌抱起,卻有人更快一步把她搶走了。

他看向坐在輪椅上還要把妹妹抱住的男人,原本想說讓他來,可話還是吞回了腹中。

他可沒忘記,這個男人是個醋缸。

……

「王妃怎麼樣了?」

阮芷玉正給雲輕歌切脈,她已經摸了好幾次雲輕歌的脈象,只是這麼久都沒有摸出情況來。

「怎麼回事?」連風涯都急了。

他們在耳邊嚷嚷,阮芷玉就更加沒辦法靜下心來了。

「別鬧別鬧,待我檢查清楚。」

相比大家著急的嚷嚷,夜非墨卻是最安靜的,目光深沉如墨地看著床榻上的人,手捏緊了扶手。

「這毒……怕是那人不懂毒藥,隨隨便便把數十種的毒藥材全部混雜在一起,現在很難說能解,熬不過今晚上的話……」

阮芷玉放下了手,聲音壓得很低,也說得很輕。

她是怕夜非墨無法接受。

青玄在一旁急切的叫著:「什麼叫熬不過今晚上?熬不過今晚上會怎麼樣?」

「會……」阮芷玉咬了咬唇,「死。」

最後這一個字,透著無盡的寒涼。

因為擔心也一直站在門口的雲子淵身子猛地晃了晃,目眥欲裂。

他已經失去了一個摯愛,不能允許再少一個人了!這是他妹妹,他看著長大的妹妹,他能活到今天也是為了妹妹才努力調養身子……

「我現在去找那女人說娶她!」他悶聲說罷轉身。

「沒用的。」阮芷玉輕輕開口,「她說有解藥,恐怕是胡言亂語。這毒,是沒有章法地調製出來的,應當是這西玄公主發了狠就想害死輕歌,所以才故意如此做。」

她此言一出,青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看向夜非墨。

雖然在他們來之前已經通知了夜傾風將帝都所有城門封鎖,並且攔截她的去路,可現在聽阮芷玉說到這話,怕是即便抓到人也救不了雲輕歌。

雲子淵則是一拳重重擊在了牆壁上。

他痛恨這樣的無能為力。

「真的沒有辦法?」風涯又問。

阮芷玉沉吟了許久才說:「現在除非有神丹妙藥,能解百毒的葯,否則……很難。」

風涯捏了捏眉心。

屋中陷入了一陣僵硬短暫的沉默。

忽然,阮芷玉又道:「還有一種法子,我師父曾是用過,不過這種法子很冒險,不過也要等她熬到明天早上才行。如若熬不到,這怕是也不可行。」

這話讓風涯更加無奈了。

「說了等於沒說。」

聽見風涯的話,阮芷玉本就有些惱怒,這會兒怒氣直接覆蓋在了臉上,一張俏臉幾乎都黑沉了大半。

「你說什麼?」

「都出去。」夜非墨忽然道。

他一直沉默著,所有人都有些擔心他,自然沒有人敢出去。

「王爺……」阮芷玉還想勸說一番。

「不是還有今晚嗎,都出去。」男人冷沉地又道。

風涯看他這般冷靜,索性也拉著阮芷玉出去了。

青玄也請雲子淵去了客人的院子里休息。

屋中只剩下了安靜,男人走向床沿邊,看向昏迷之中的女子,眉眼沉澱著濃郁的殺氣。

「輕歌,你若敢不醒,我便殺光天下人。」

……

「主人,主人,主人!」

雲輕歌感覺自己的意識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即便是耳邊清晰聽見了外面的嘈雜,可她就是睜不開眼。

「主人,快醒醒!」

是系統焦急的聲音。

奇怪,系統也會有焦急的情緒嗎?

這機械般的聲音,卻染上了情緒,可真有幾分意思。

她忽然睜開了眼睛,察覺到自己身處在空間里,是意識在空間里。

「你可算是醒來了,主人。」

雲輕歌:「哦,這毒我分明服了葯壓制,怎麼還會惡化。」

系統:「主人,現在你的任務值是負分,很危險,會喪命的。」

她倏然看向蹲坐在一旁故作乖巧的黑貓,咽了咽口水,「你這話的意思是,讓我儘快去掙任務值?」

「嗯!不然會死的呀!」

「沒什麼任務值會長得很快,除非大反派能馬上登基……更何況我現在根本醒不來。」

「主人,你和大反派多親密一下,肯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哦。」

哦你個頭啊!

雲輕歌看著黑貓歪著頭,還笑彎了眼睛,看上去還有些詭異。

「我試試。」

不過剛剛阮芷玉說的她師父,是什麼人?

「你說阮大夫的師父嗎?」系統好像能讀到她的心聲般,連忙告訴她,「我告訴你,阮大夫的師父可是個醫術高手,據說如今遊離四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

「被世人稱為——醫帝。」

這個稱呼可以說是地位很高了。

為什麼是醫帝?身份有點奇怪。

「他是西秦國的皇帝,後來把位置讓給了兒子就遊離四方行醫。」

「噗!」雲輕歌驚呆了。

西秦那有病的皇帝竟是醫帝的兒子?

「這事兒,其實沒多少人知道,畢竟醫帝出門在外都會隱姓埋名的。」

雲輕歌腦子裡閃過了上次在酒樓看見的左逸軒和西秦的梁王,似乎想到了什麼,有什麼東西像是突然破殼而出,但又一時半會兒捕捉不到。

「西秦皇帝和秦暮雪……他們二人不會也是這醫帝的傑作吧?」

系統攤了攤貓爪子,「對不起,書中沒有提及這些,所以我也不知道。」

雲輕歌斂眸。

對這西秦國的事情竟是越來越好奇了。

……

雲輕歌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被人緊緊抱在了懷裡,她動了動,腰際上的大掌如同鋼鐵牢牢抓著她的腰際,幾乎是當她快要掙脫時又被他抓緊了。

她有些奇怪地仔細看了一眼男人。

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應該還是三更天。

男人似乎睡得很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