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為什麼要考驗爹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23
A+ A- 關燈 聽書

蘇雲沁又氣又笑,伸出手敲打他的胸膛。

這死男人,一點都不可愛。

但男人穩著她的後腦勺,她又動彈不得分毫。

很快,他的臉便拂近,屬於他熟悉而清冽的氣息全灑在了她的面頰上。

「雲沁,你希望我陪你嗎?」這種循循善誘的語氣,一點都不像是問句。

蘇雲沁定定地看著他,好一會兒才點點頭。

她大概是被他語氣里的蠱惑給吸引了,瞬間就點頭了。剛點完就覺得不對。

「你跟著我,天玄國不管了?」

如此,天玄國的百姓不得懷疑她是故意拐著他們的皇帝陛下就跑。

風千墨低眸看著她,目光中染著柔色,「媳婦重要,還是天玄國重要?」

「……」這種問題還需要問?

蘇雲沁眉心都跟著抽搐著,暗暗翻白眼。

他們還不是光明正大的夫妻呢,他倒好,把媳婦這個詞說得如此溜,真是臉皮厚到家了。

「你不想回答,我可以告訴你。」

「行行行,我同意你說的。」蘇雲沁點點頭,像是已經給他給磨平了所有的思緒。

風千墨揚唇,慢條斯理地替她穿衣裳,把她衣裳一件一件穿好后,又將她整個人抱上了腿,替她把鞋襪都穿好。

蘇雲沁無法,感覺自己像個寶寶似的被他如此照顧著。

「你這樣,有損你帝王的形象。」她坐在他的腿上,嚴肅至極地道。

「在你面前,我還需要帝王形象?」他反問她。

蘇雲沁歪頭暗暗想了想,輕輕搖了搖頭。

「乖。」他抬起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像是在哄一個小孩似的。

他就是故意的,在一步步慢慢改變她的習慣。讓她一點點習慣他的一切,最後讓小女人徹底離不開他,如此他才能將她永遠困在身邊。

蘇雲沁的思緒不在他的身上,只是想著昨天離開的娘,今日是否會重返。

她見自己的鞋子穿好了,連忙要從男人的腿上站起身來,可剛剛站起來就被他勒住了腰際,又一次摔坐在他腿上。

「你幹嘛啊?」

「你在想什麼?」他一眼看得出來,她肯定是在思索什麼問題。

若是想男人……

「我在想我娘。」蘇雲沁打斷了他的思緒,「昨天沒有救成功,今日她一定還會再出現。」

他眸色幽幽,靜靜看著外面的光景。

「千墨,你去幫我纏著我爹可好?我要去守株待兔。」

風千墨有些失笑。

她竟然把自己的娘親比作「兔」?

「不好。」他斂了臉上的笑容,故作嚴肅地拒絕道,「我可以替你去守株待兔。」

他也正好想會會岳母。

蘇雲沁轉過頭來,與他的雙眸對視。

其實換個角度想想,若是讓他和她爹在一塊,兩個大老爺們在一塊還真的挺可怕的。那畫面太美,她有點不敢想象了。

腦子裡浮現那樣的光景,她自己也被逗笑了,「好吧,我去纏著我爹。」

只要不讓蘇鵬見到周韻,剩下的事情她想自己處理。

風千墨將她柔軟的小手握在掌心中。

「去用早膳。」他吩咐。

……

早膳過後,蘇小陌和蘇小野兩個孩子被蘇雲沁給叫走了。

「爹爹去哪?」敏銳的蘇小野一眼看出了端倪,聲音輕輕柔柔地問道。

她抬起頭來看向蘇雲沁,一張蒼白的小臉帶著好奇。

蘇雲沁輕柔地捏了捏女兒白到近乎透明的小臉,輕輕道:「你爹這是要去做大事。乖,咱們去找外公玩。」

蘇小野歪著頭,雖然面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可心底已經閃爍出了幾分思緒變化。

娘親和爹爹肯定在秘密做什麼。

不過她還是個孩子,無法想明白娘親的心思。

蘇雲沁領著兩個孩子去尋蘇鵬時,正好到了下朝之時,她走入。

御書房內,蘇鵬似是正在和周圍的大臣談論大事。

「皇上,很快就到您的五十大壽了,按照皇上的要求也已經向天玄天焱以及周邊小國送去了邀請函。」

「嗯,讓禮部下去好好籌辦一番。」

蘇雲沁牽著兩個孩子站在門口。

她的眸光閃了閃。

爹要過生辰了。

她倒是有點意外,因為竟然邀請了天玄天焱以及周邊小國的皇族。天玄就不說了,畢竟風千墨就在他們古周國。

關鍵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怎麼還要邀請天焱和其他小國?

「雲沁來了啊。」蘇鵬抬起頭便看見了蘇雲沁牽著兩個孩子站在門口,微笑地抬起手讓她走入屋中。

書房內本就只有兩名心腹,說的都是比較重要之事,但是在上朝時沒有特別說出來罷了。現在幾人瞧見了蘇雲沁,紛紛對視一眼,也就退了出去。

蘇雲沁牽著孩子走入,問道:「爹,壽辰怎麼想到要邀請他國皇族了?」

畢竟這山高水遠,雪山山脈跨過來也要費不少時間。

她不確定天焱是否會有人來。

就怕到時候送了邀請,卻沒人來參加,那才是最丟臉的。

蘇鵬臉上丞相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雲沁,你可還記得,爹上次說過要給他三個考驗,這不是還沒有開始嘛!」

蘇雲沁嘴角抽得厲害。

感情搞了半天,是為了考驗風千墨。

她微微扶額,「爹……」

「外公,為什麼要考驗爹爹?」蘇小陌打斷蘇雲沁的話,走到了蘇鵬的腿邊,趴著,「外公欺負爹爹,這樣可不好哦!」

蘇鵬真想吐血,這兩孩子這麼快就幫著爹了。

「爹,再過兩日我要去尋葯,您也別鬧了。」

「不行,過完生辰再走。不過半個月的時間,你一走,又不知道何時能回來。」

蘇雲沁一聽,心也確實軟了下去。

爹說的確實很對,她這麼一走,都不知道何時能回來。

想到蘇鵬如今膝下就她這麼一個孩子了,她確實應該好好孝順。

至於很久之前被帶去充軍的蘇驚遠,至今還未有消息,誰也不知他是死是活。蘇鵬也一直沒有說關於他的事情。

但,蘇雲沁猜測,蘇驚遠肯定會重返歸來。

女人的直覺。

……

密牢里只有昏暗的燈盞點綴著。

風千墨站在上次蘇雲沁待過的密室中,取過金澤遞來的信件看。

「爺兒,咱們……真的要在這裡等著?」金冥都有些狐惑。

這種事情,其實完全可以交給他們下屬來做。

但,陛下說了,那是岳母,當然要好好對待。

當時聽完的金澤和金冥皆是風中凌亂。

他們陛下真是臉皮越來越厚了。

風千墨掃著手中的信,眯了眯眸,聲色淡淡的:「等著吧。」

很輕渺的語氣,漫不經心至極。

金澤也連忙道:「爺兒,太后那邊已經知道您來了古周國。」

顯然,太后已經知道了蘇雲沁沒死。一旦知道蘇雲沁沒死,必然會想盡一切法子再害蘇雲沁吧?

風千墨將手中的信緩緩放下。

「嗯,孤會讓她找不到機會。」

金澤和金冥皆愣了一下,不解這句話的意思。

可男人的話語,冷冽徹骨,他們二人皆有些不明所以。那信上……寫了什麼特別的內容不成?

風千墨捏碎了手中的信,再也不言語。

他命人去查身世。

從月淳下令要殺蘇雲沁開始,他用假蘇雲沁作為障眼法騙過月淳開始,他開始懷疑自己並非是月淳的親生兒子。

但偏生,他和風千洛長相又有幾分相似。

以前從未懷疑過,可自從那日聖女國離開后,他便開始審視這個問題。

回想過去小時候的種種,他甚至從未得到過母愛。

一個母親,會如此吝嗇不肯給自己兒子一絲一毫的母愛?不可能!

尤其是之後看見蘇雲沁對兩個小傢伙的在意和疼愛,他越發確定了這個猜測。

而信上……

外面的動靜忽然打斷了他的思緒,他驀地抬眸。

來了!

……

經過上次的事情,密牢里的守衛加強了不少。

周茵茵聽見動靜的時候,臉上是一片平靜。

她娘親不會這麼蠢,這個時候還親自來。

正因為如此,她越發冷靜而耐心。

蘇雲沁這女人自視甚高,說不定會栽個大跟頭。

外面一陣打鬥的混亂聲,周茵茵卻蹲在角落裡,動都不動一下。她抱著雙膝,整張臉都埋在了雙膝上,也懶得去過問外面的血雨腥風。

……

御書房外面忽然傳來了驚叫聲。

「你是誰?」

「啊!來人,有刺客!」

這此起彼伏的叫聲,瞬間讓蘇雲沁回過神來。

蘇鵬驀地站起身來。

「怎麼回事?」蘇鵬的臉色倏然一沉,取下了掛在了牆壁上的寶劍。

蘇雲沁心底暗叫了一聲不好,將兩個孩子拉過,叫了一聲:「邪風!」

風千墨雖然去了密牢,但他肯定會把暗衛留給她。

她從來不會懷疑。

邪風立刻掠出。

「幫我帶著大寶小寶。」她將兩個孩子交給邪風,聲音低冷,隨即往外走。

蘇小陌叫了一聲:「娘親!」

「噓,不要鬧,乖乖跟邪風蜀黍走。」蘇雲沁看了一眼邪風,人已經走到了門邊。

外面已經打鬥地厲害。

其中一名黑衣高挑的女子正跟蘇鵬過招,招招凌厲,劍與劍的碰撞,發出悅耳的聲響。

蘇雲沁皺了皺眉,知道這回自己猜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