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會有喪命的危險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02
A+ A- 關燈 聽書

黑暗的光線下,她也只能看見一個模糊的輪廓。

她伸出手指描繪著男人的輪廓。

眉眼、鼻樑、唇,緩緩落在了他的喉結上。

但……

男人那過分性感的喉際卻上下滾動了一下。

他裝睡的?

「阿墨?」

這丫的,為什麼要裝睡?

很輕很輕的一聲呼喚,還是讓夜非墨睜開了眸子,他靜靜地看著她許久,把她的手拉下,「你想說什麼?」

「你不擔心我?」她瞧著他見到自己醒來似乎並不意外,她心底漸漸有一點失望。

他把她的手握住:「擔心,如何不擔心。」

這句話,很輕,還沙啞至極。

「那你……」

「我知道你會醒來。」他打斷她的話。

雲輕歌一怔,但很快唇角才緩緩揚起一絲微弧,「我也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明日再讓阮芷玉來看看。」

……

翌日。

阮芷玉又一次來到王府,給雲輕歌診脈,表情似乎更顯嚴肅了。

「芷玉,你說你師父用過的法子,是什麼?」

「這法子很冒險,你確定你想要試一試?」阮芷玉轉回目光,靜靜看著雲輕歌,「我想以你的醫術,應該可以給自己解毒。」

雲輕歌笑著搖頭。

她該如何跟這姑娘解釋?

她倒是想解毒,不過聽系統說,如果任務值一直處在負數的話,她這具身體用任何葯都無用。

負數的任務值帶來的不止是系統無法再從空間里出現,更代表著她身體諸多地方會受到限制。

更何況,這種數十種毒攪在一起的毒,她現在要攻破,沒法一個個解。

見雲輕歌還能如此淡然地笑著搖頭,阮芷玉目光微微一頓,輕輕說道:「這個法子,等於是把你的體質改變,變成一個百毒不侵的體質……」

她聽見這話,眸底漾開了一抹明耀的光亮,「你是說……」

「大概就是和西玄公主養的那些男寵一樣,可能就是要變成一個毒人。如此一來,就是百毒不侵了。」

這倒是個法子……

「好,我就這麼辦。」

「輕歌!」阮芷玉低聲警告她,「會有喪命危險的,我想王爺恐怕不會同意。」

「他會的。」

斬釘截鐵的三個字,帶著雲輕歌慣有的固執。

阮芷玉抿唇。

「芷玉,我想問你個問題……雖然這個問題有點冒昧。」

阮芷玉:「你想問什麼?」

「你喜歡的男人是不是……西秦皇帝?」

阮芷玉一聽,面色一僵。

「對,對不起,我就是好奇……你別往心裡去。」

阮芷玉蒼白地扯唇笑了笑,「也沒什麼,你和王爺好好商議一下吧,如若真的需要……再派人來找我。我,我有點累了,先告辭了。」

「吉祥,送送阮大夫。」

雲輕歌問完這個問題其實有些後悔了。

猜到這個可能也是因為昨天系統說的,醫帝的身份,她猜測到這個可能。

那風涯要追阮芷玉,可就有點難哦。

除非……

「主人,我覺得你現在不是想別人的情情愛愛的時候,你該想想你自己怎麼解決問題。」

雲輕歌看了看自己纖細的五指,揚了揚唇角:「我有什麼好擔心的,這改變體質的法子,在中醫上也是有的,我可以自己配藥。」

「你就不怕大反派拒絕?」

「他不會。」

系統:「……」也不知道她哪兒來的自信覺得大反派不會拒絕。

……

雲子淵聽說了雲輕歌醒來后,立刻趕到了屋中看雲輕歌,瞧見她正坐在屋中慢條斯理地喝著茶,他一顆懸著的心才微微放下。

「輕歌!」

「哥哥?」

「你沒事了嗎?毒呢?」雲子淵大步入屋,眼底染著幾分複雜的神色,「昨日王爺很傷心,你……」

「真的?」說夜非墨昨天很傷心,雲輕歌是真的不相信的,她眉都挑高了幾分,有些好奇。

畢竟……昨晚上醒來的時候,男人見她醒來並沒有任何驚喜之色。

雲子淵點點頭:「他昨晚的眼神,很絕望的模樣。聽聞這西玄公主還未抓到,昨夜封城了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這事兒我也會幫你抓到她。」

看著哥哥如此認真的模樣,雲輕歌微微笑了笑。

「哥哥,我沒事,若是抓到她,你若是控制不了她就殺了吧。」

這女人於她而言就是個阻礙。

雲輕歌的話,讓雲子淵抿唇。

「我的毒你不用擔心。」

雲子淵:「……」這如何能不擔心?

「哦對了,待會兒我要配藥葯浴,哥哥你早些回侯府去吧,我肯定死不了的。」

她越是說的輕而易舉,雲子淵就越是擔心,目光落在她臉上淡然無所謂的笑容上,心彷彿被什麼揪了一下。

如果……

如果他當初娶了這女人,或許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

「哥哥,這事兒不是你的錯,是我偷她葯在先,不能怪你,是我們之間的恩怨。」

而且要說偷葯,也是那女人逼她的,分明當初說的好好的,只要她能配出毒藥就會給她葯,結果卻逼她去偷。

雲子淵還想說什麼,歪了歪頭,索性便不說了。

「哦對了,若是侯府的人問起我的情況,你就說我快死了。」

雲輕歌的吩咐,雲子淵明了地點頭。

只有這樣,才能逼得那群人等不及想動手了……

……

雲輕歌等天黑時,讓吉祥熬了葯,準備葯浴。

她特地問了阮芷玉藥方,再在這藥房上稍作改變。

她知道這具身體受不了這麼猛的藥效,她必須溫和一點。

「王妃,這葯真的能解毒嗎?」

雲輕歌趴在浴桶邊緣,輕輕呢喃:「肯定不能。」

吉祥一怔。

肯定不能?

既然不能為什麼……

「去門口守著,王爺回來就通知我。」

這事兒她雖然跟阮芷玉和系統說男人一定會同意,實則她根本沒與他商量過。她心底比誰都清楚……他很可能會拒絕。

改變體質沒問題,在中醫里經常會提到這個。

可若是把身體當成「毒」來培養,就好比自己的身體像是一隻培養毒藥的器皿,搞不好還會反噬。

不過……

總好比什麼都不做要強吧。

正想著,門口傳來吉祥的一聲驚呼:「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