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混蛋,竟暗算她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38
A+ A- 關燈 聽書

「怎麼了?」蘇雲沁猛地站起身來。

金澤這麼猶豫不決的說著,讓她一顆心都提起來了。

金澤這是想急死她嗎?

「就是……又吐血了!不不不,是嘔血,止都止不住!」

「靠!」蘇雲沁狠狠罵了一聲,風一般地掠了出去。

不是叫周韻不要刺激蘇鵬嗎?現在這是想要把她爹吐血而亡。

在中醫上把脈,只能說氣積鬱於心,若是受到太大的刺激,那就是死路一條。

看著蘇雲沁急急忙忙衝出去的模樣,金澤愣了好一會兒,轉頭看向風千墨。

「爺兒,咱們是不是應該……」應該也跟隨著一同去看一眼。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風千墨站起身來,理了理身上的皺褶,輕輕嗯了一聲。

蘇鵬若是有事,他家小女人會傷心死的。

……

蘇雲沁踏入殿內時,已經沒有周韻的身影了。

她大步走向床榻邊,看著此刻仰卧在床榻上的蘇鵬,正雙手扶著胸口的位置,一張臉蒼白至極。

她坐在床沿邊,輕輕喚了一聲:「爹?」

「她說……她恨我。」蘇鵬喘息著,痛苦地說著。

「爹。」

「她說,她一開始想嫁給我,並非是喜歡我這個人,而只是因為我看上去老實。我答應她,不會納妾,可沒想到最後卻被柳如眉那個女人爬上了床,最後讓她傷心失望透頂。」

蘇雲沁抿唇。

蘇鵬還在自責中:「是啊,當初她明明可以嫁給皇帝,可是最後卻選擇了我。我當時以為,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他喃喃著說道。

蘇雲沁雙手握成了拳頭。

她和周韻的性子確實太像了,可是在處理事情的方式上,周韻的方式太過決斷。

可錯了就是錯了,不應該再去找任何的理由來再過多解釋和推託。

原本還想安慰著,可是到了嘴邊,蘇雲沁也確實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她伸手輕輕拍了拍蘇鵬胸口的位置,輕輕安慰道:「爹,你也不要想得太多。她既然已經向你解釋了,這說明是個好事。倘若她不解釋,說明她不在乎你了。」

蘇鵬忽然坐起身來。

這舉動,把蘇雲沁給驚了一下,她連忙扶著他。

「你說得對,她依舊還在乎我。」

蘇雲沁:「……」

她爹的關注點真是很奇葩。

以前那威風凜凜的大將軍都去哪兒了,如今眼前這位哪裡有半點大將軍的風範,看上去更像是一個情場失意至極的男人。

「雲沁,爹心裡難受,爹的心底真的很難受。」

蘇鵬伸手拍了拍胸口,恨不能把自己的胸口給捶穿去的模樣。

蘇雲沁慌忙把他的手拉下來,連忙安慰:「爹!現在你也不用自責了,你欠她的都還清了,她跟著別的男人在一塊了,她還與其他的男人生了孩子,你不欠她什麼了!」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誰背叛誰都已經沒有關係了。

至少周韻的做法讓她這個做女兒的沒法原諒。

蘇鵬捶打胸口的動作緩緩放下來,神色有些古怪,一臉好像被抽掉了靈魂般的模樣。許久之後,他才緩緩將身子倚靠在了床頭,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那模樣,讓蘇雲沁以為他是不是已經想通了什麼。

許久之後,蘇鵬才幽幽道:「你說的倒也沒錯。」

蘇雲沁心中也如釋重負。

只要爹能想通,其他的對她來說都是好的。

可結果沒多久,蘇鵬又說:「我可以再讓她回心轉意。」

蘇雲沁簡直要絕倒。

安慰了這麼久,他就一點感覺都沒有,最後竟然還要去把人給追回來。

「你敢去找她,我就打斷你的腿!」

這時候,門口傳來了蘇岳的呵斥聲。

他用拐杖重重敲在地面上,臉色鐵青。

「爹……」

「爺爺。」蘇雲沁站起身來。

蘇岳已經大步坐入,抬起拐杖就打在了蘇鵬的腿上。

「爹!」蘇鵬吃痛,差點沒有被打得暈厥過去。

蘇岳冷哼了一聲:「你還知道痛!那女人可是要來要你命的,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兒了,到時候她真的取了你的命,你就樂意了是吧?」

兩人開始為此爭吵起來。

蘇雲沁站在一側靜靜地看著,卻兀自蹙了蹙眉。

要說周韻想要蘇鵬的命,起初刺殺時招招致命確實挺像,可後來看見蘇鵬吐血後周韻明顯是在意的。

周韻並不是真的想要蘇鵬的命!

她是在做給別人看。

蘇雲沁抬手摸著下巴。

等蘇鵬的生辰后就要離開去往漠北,在這之前,她必須將母親的事情解決了。

她將兩人的吵鬧聲拋諸腦後,轉身往外走。

剛到門口,她便看見了正站在門邊的風千墨。

他斜倚在宮門處,似是正在等她。

「怎麼樣?」風千墨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蘇雲沁輕輕搖頭,「爹沒事。」還有力氣跟蘇岳吵架,顯然是沒事。

「不過,看來真的要放了周茵茵。」

只有把魚放回去,才能放長線釣大魚。

顯然周茵茵不是那條大魚,她娘更不是那條大魚。

風千墨握著她的手上力道微微重了些許,眸光沉沉,「若是覺得棘手,我幫你解決。」

鳳族人本就是天玄的問題。

雖然現在暫時還沒有威脅到天玄絲毫,可終究還是天玄的問題。

「不,我要自己處理。」她抬起頭來,目光盈盈閃爍。

她的眼中滿是認真和篤定。

男人淡笑,覺得她此刻下定了某種決心的樣子格外有意思。他抬起手撫上她的臉,輕輕摩挲著,「好,你自己處理。」

……

周韻離開后,蘇雲沁也按照她們約定之事放了周茵茵。

她們母女兩自此消失沒有了蹤影。

蘇鵬在蘇岳的施壓下終於開始納妃,不過短短五日的時間,後宮已經塞滿了女人。

環肥燕瘦,各有千秋。

五日內,風千墨也始終陪著她和兩個孩子,甚至沒有離開一寸。

這讓蘇雲沁有些疑惑。

她以為男人這次來古周是有別的事情要辦,沒想到他還真的就是始終陪伴著她。

第七日,蘇鵬大壽。

各國皆派了大使前來祝賀。

蘇雲沁當日卻窩在了屋子裡,監督兩個孩子習字背書。

風千墨陪同在她身側。

蘇小野和蘇小陌二人在父母雙面監督下,也只能老實了。

外面明明很熱鬧,可是爹娘竟然在這兒一點都不打算出去看看。

「站住!」宮門外傳來了低喝聲。

蘇小陌豎起耳朵聽,聽見這一聲呵斥聲,連忙停下了筆轉頭看向外面。果然很快,他便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一襲白衣的男人。

「君蜀黍!」他雙眸發亮,一副好像看見了救星的樣子。

不等蘇雲沁呵斥,他率先丟下了手中的筆起身屁顛屁顛就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君明輝的腿。

那小模樣,好像在說,君蜀黍快救我。

「君大哥?」蘇雲沁也抬起頭疑惑地喚了一聲君明輝。

也對,蘇鵬宴請的可是各國皇族。君明輝自然是會來的。

君明輝牽起蘇小陌的小手,問道:「我可以進去嗎?」

顯然是門口的侍衛攔住了他的路。

不過這門口的侍衛不是皇宮的人,而是風千墨的人。

蘇雲沁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風千墨,又連忙轉回視線,微微伸出手肘撞了撞風千墨。

這一撞,讓風千墨有些不悅。

「讓他進來。」

他倒是非常不想讓君明輝進來,可若是不讓他進來,小女人又會覺得他小氣。若是讓他進來,他反倒是給自己添堵。

橫豎都不是好事。

蘇雲沁微笑迎上去,「君大哥,你怎麼一來就過來了。」

最讓人驚悚的是,他可以立刻找到她的住處。看來君明輝也始終關注著她的一切?

君明輝不動聲色地看向風千墨,兩個男人的眼神在半空中相撞,卻無形中鬥了不知多少回。

饒是蘇小陌和蘇小野這樣的孩子都能感受到他們之間的相互較勁。

蘇小陌鬆開了君明輝的褲子,小心翼翼地挪動腳步回到妹妹的身邊。

他湊到了妹妹的身邊,小聲道:「他們看上去好像要打起來了。」

「噓,別胡說。」蘇小野瞪了哥哥一眼。

這麼一看,反倒是她更像是姐姐。

君明輝收斂目光,直視著蘇雲沁的眼,一字一頓地說:「就是想來看看你。你爹也不阻攔,我便過來了。順道再過來看看你過得好不好。」

蘇雲沁張嘴剛想說什麼,結果人已經被一雙大手攬入了懷中。

「雲沁有孤,自然是過得好。」

「……確實是。」君明輝被噎了一下話語,有那麼一瞬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回復。

風千墨又道:「若是看過了,可以走了。」

蘇雲沁嘴角抽搐地厲害。

她好像嗅到了一絲絲酸澀的味道似的。

她伸手輕輕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人家好歹是客人,怎麼著也得搬出主人的模樣吧?

君明輝暗暗覺得好笑,無法,只好道:「那好,雲沁,待會兒宮宴上見。」

「呃,好。」蘇雲沁剛點頭,就感覺到腰際赫然被人掐了一下。

她暗暗磨牙。

這混蛋,竟然敢暗算她!

風千墨掐的力道不重,可也足以讓她吃痛了。

蘇雲沁臉上還端著笑容,但已經趨於猙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