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這是副作用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13
A+ A- 關燈 聽書

聽見吉祥的驚呼聲,雲輕歌低咒了一聲靠。

不會這麼快就回來了吧?

她記得夜非墨出門去見夜傾風去了呢?

正想著,吉祥的聲音再次響起:「二王爺,您……您這是要做什麼?擅闖我們靖王府!」

吉祥故意把聲音揚高,以至於四周埋伏在暗處的侍衛當即躍出攔住了夜無寐的去路。

雲輕歌看不見外面的情況,不過從他們的動靜來看,怕是夜無寐翻牆進來的。

門口的夜無寐沉冷著出聲:「她中毒了,本王看看她。」

靠。

這個夜無寐,簡直是嫌事兒不亂。

門外。

「王爺,這是我們王妃的寢屋,你這樣硬闖,事情若是傳到皇上耳朵里,可能要罰你。」吉祥擋在門口,一副誓死保護王妃的姿態。

四周都是暗衛,將他圍困在中間,男人卻如同毫無反應般,身形頎長地逼近了吉祥。

「你讓開,我興許能給她解毒。」

吉祥見他逐漸逼近,緊張地咬住下唇,連呼吸都有些亂了,但還是強裝硬氣地反駁:「你胡說!二王爺你分明覬覦我們王妃,還請二王爺儘快離開。」

說罷這話,她特地看了一眼一旁守著的侍衛。

侍衛們立刻攔在了雲輕歌的門口擋住了夜無寐的去路。

夜無寐皺眉,眼底戾氣橫生。

「都讓開!」

「二哥想做什麼?」

侍衛們還在猶豫該怎麼行動時,清冷而肅殺的聲音突然傳來,帶著無盡的暗沉和冷厲。

所有人都看向了門口出現的男人,大家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王爺回來了!

太棒了!

夜無寐身子也僵了,看向正入院的男人,面色難看而僵硬,連解釋的話都帶著幾分難以掩蓋的僵硬:「本王聽聞弟媳中毒,想給弟妹解毒。」

「呵呵。」夜非墨冷笑,嘲弄地看著他,「二哥這消息可真是很靈通。」

夜無寐抿唇。

「不過不勞煩二哥費心,本王的王妃,自然有最好的大夫給她解毒。」

夜無寐站在原地,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在這個世界里,他始終是個外人,而夜非墨才是雲輕歌光明正大的丈夫。

「既然如此,本王也不便打擾了,現行告辭了。」他扯了扯唇角,身子挺得筆直,大步往外走。

經過夜非墨時,他深睨了一眼夜非墨,說:「最好她能解毒,否則……」

否則後面的話他沒有說下去。

夜非墨蹙眉,冷聲拒絕:「二哥放心,永遠都不需要你。」

夜無寐捏住拳頭,大步就走。

如果這男人不能給雲輕歌解毒,他會馬上帶雲輕歌離開!

……

雲輕歌聽見外面的動靜,知道是夜非墨回來了,她卻沒有立刻從浴桶中起來。

待會兒男人進來,她就謊稱自己在沐浴便是了……

嘎吱——

門被人推開。

夜非墨踏入屋中,他將輪椅留在了門口,不動聲色地將門給闔上。

看了一眼屏風上映出的倒影,他眸光輕閃了閃,繞過了屏風,一股藥味便撲鼻而來。

「小歌兒。」

他的嗓音清冽中還有始終沒有褪去的肅殺。

雲輕歌微微抬起頭來,目光對上他的眼,揚唇笑:「身上有點黏膩就先洗一洗。」

他蹙眉:「為何是葯浴?」

「額,這個啊,是芷玉說的,對我身體有好處,我就用來沐浴了。」

他不疑有他,只是抬步走向了浴桶。

「阿墨,你不會生氣了吧?」她趴在浴桶邊緣,抬起頭眨巴著眼睛看他。

男人將衣袖挽起,手剛要伸進浴桶里就被雲輕歌一把抓住了。

「不行,這葯你不能碰!」

雲輕歌知道這浴桶里的葯可都是毒,這男人才剛剛解毒,怎麼也不能讓他再被毒一次。

她給他尋藥費了這麼大勁,所以……

夜非墨蹙眉,還是硬生生把手給收回,冷聲說:「本王不生氣。」

「你說謊,你臉上都寫著『本王現在很生氣,趕緊來哄本王』這麼幾個字。」

夜非墨:「……」

他還真有些哭笑不得。

雲輕歌又說:「不管怎麼說,我覺得吧,他也是關心我才會闖入王府,你也別把這事兒往心裡去。再說了,你才是我正牌丈夫男人,別管他。」

「嗯。」他冷淡地嗯了一聲,「所以,本王不生氣。」

所以,他是真的不生氣?

雲輕歌又仔細看了他一眼,確定他是不生氣后,才放下了幾分心。

夜無寐這傢伙,關心她沒錯,可是這麼強硬地闖進王府內就有些過分了。

「水涼了,該起來了。」他淡淡命令。

雲輕歌搖頭:「你先去看奏摺或者做別的,我洗浴好了就來找你。」

不過她絕對不會這麼快就起來,這葯浴沒泡夠半個時辰是沒有效果的。

所以……

半個時辰后。

夜非墨坐在屏風外看著奏摺,看了一眼漏刻,終於有些懷疑了:「小歌兒,你泡了很久了,還在泡?」

他起身走向了屏風,正好看見女子從浴桶中驀地站起身來,水珠凝落在白皙的肌膚上。

視覺上的衝擊,令他瞳孔驟然一縮。

「咳咳咳!」雲輕歌一回頭看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連忙隨手扯過了衣裳披在了身上。

尷尬。

雖然他們平日里已經同床共枕了,除了夫妻之實沒有,什麼親密的事情都做過了。

但現在還是有些窘迫。

夜非墨眉梢微微上挑了幾分,大步走向了她,卻明顯瞧見剛剛葯浴過後的女子臉上皮膚卻呈現出了絳紫色。

「這葯……有毒?」他修長的手指捏著她的下顎,將她的臉左右檢查了一遍。

雲輕歌心咯噔了一下,連忙抬起手臂看。

果然,因為泡太久,皮膚已經有些泛紫色了。

「額,不不不,這是副作用……」

「你在騙我。」男人彷彿一瞬間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雲輕歌的臉上笑容倏然一滯,下意識地抓住了他的手,立刻解釋:「不是,不是這樣,我……」

「輕歌,你與我說實話,你的毒,到底……」

「可以解!」她急急忙忙地打斷他的話,帶著斬釘截鐵的語氣,好像在表達自己真的可以解毒的決心。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目光一沉,深沉地盯著她焦急的小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