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父子兩對峙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20
A+ A- 關燈 聽書

「真的……」雲輕歌對上他那幽邃的視線,竟是一時有些緊張了,還是忙不迭小聲強調了兩個字。

他修長的手指輕撫在她下顎上,來來回回磨砂著。

「與我說實話。」

「我……」

「說實話,我便不會生氣。」他一字一字,彷彿帶著蠱惑。

雲輕歌咬住下唇,始終不能說話。

他看著她那倔強的模樣,終於心中多了一分動容,沉嘆了一聲,把她抱起就走。

既然問不出,那明日問阮芷玉也一樣可以。

……

三更天。

青玄在門口低聲稟報:「主子,有那西玄公主的消息,據說她混進了皇宮裡。」

雖然聲音很低,不過屋中的夜非墨向來淺眠,他倏地睜眸,眸中是殺氣騰騰!

「嗯,好。」

他淡淡說了一聲,垂眸看著在懷中睡得安詳的姑娘。

她似乎睡得很沉,即便是此刻這動靜也沒能把她吵醒,他手指輕輕撫了撫她的臉頰,有些淡淡的涼意在指尖泛開。

「小歌兒,本王會幫你報這個仇。」

他貼在她耳廓,聲音低啞而蠱惑。

而熟睡中的女子,只是嚶嚀了一聲,尋了個更舒服的姿勢往他懷裡更深處埋了埋,便沒有了動靜。

……

第二日雲輕歌醒來的時候就聽說了夜非墨一大早入宮去了。

「入宮做什麼?」因為今日她記得是休朝的日子。

吉祥說:「據說是……那西玄公主混進了皇宮,王爺現在怕這西玄公主對皇上不利,所以入宮了。」

雲輕歌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皮膚。

絳紫色已經消失了。

昨天第一天,葯浴過後並沒有什麼特別之感。

看來下次她不能讓人發現,必須要在空間里葯浴。

「我去侯府看看。」她讓吉祥給自己梳妝打扮了一番。

……

侯府大門如往常一般緊閉著,她入侯府一路無人阻撓。

直到在哥哥的書房門口,才聽見了書房內有人說話聲。

「子淵,你這是想害死你弟弟不成?」

這不就是侯爺的聲音,聽上去有些悲愴和顫抖。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害死?我可沒有這個意思,不過是覺得爹和弟弟做了這麼多見不得人的壞事,難道不該告知皇上?」

「混賬東西!」

隨即屋內傳來了一陣「乒乓」作響的聲音,像是打起來了。

吉祥下意識地拉拽了一下雲輕歌的衣角。

「王妃……」

雲輕歌給了她一道放心的眼神,輕輕搖頭說:「不用擔心。」

她推開了門。

正好一個瓷瓶就飛了出來。

她立刻拉著吉祥閃身躲開,只覺得幸虧她閃躲得快。

這父子兩連發脾氣都是一個模式,沒事就喜歡亂砸東西。

而此刻在屋中對峙中的父子兩同時看向了出現在門口的雲輕歌。

「輕歌,你怎麼來了?」雲子淵看見妹妹,表情也在瞬間軟了下去,走向了妹妹,「你沒受傷吧?」

雲輕歌搖搖頭:「沒有。」

「你也知道這些事?」侯爺鐵青著臉色問道,一張臉色很難看。

但云輕歌卻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轉而看向哥哥問:「什麼事?」

「不知道最好!」侯爺急急說道,「你這混賬小子,你若是敢把這事兒傳出去半點,我死也會拖著你一起死!」

雲子淵暗暗覺得好笑:「那咱們就走著瞧吧。」

看得出來,這父子兩是徹底撕破了臉皮。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雲輕歌拉著雲子淵,眸底閃爍著幾分擔心。

若是往常,她說不定也會幫忙哥哥一同懟一番雲子淵,可現在不同了,這會兒事情似乎……比較嚴重。

待侯爺輔修離開,雲輕歌問:「到底怎麼回事?」

「呵,沒什麼。」雲子淵抬起衣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絲。

雲輕歌才看清楚他嘴角邊的血絲,肯定是被侯爺給打出來的,「哥哥,我給你看看……」

「不用了。」他抓住她的手,「我已經拿到了侯爺和二弟的罪證,只要這些罪證呈交給皇上,日後……」

「難怪他會這麼生氣。」雲輕歌算是明白了,哥哥說的話。

若是以前,哥哥絕對還是會隱忍不會跟侯爺撕破臉皮。

可今日……

雲輕歌想到了什麼,「哥哥,你不會是因為我吧?」

「嗯,不單單隻是因為你。如今二房唆使著正房夫人給我和五妹六妹安排婚事,甚至已經給五妹安排妥當了一門婚事,再過不久對方就要把聘禮送上門了。」

「什麼?」雲輕歌激動了。

雲冰薇要被安排婚事了,她怎麼沒有跟自己說。

「嗯,所以,我知道你與五妹有些感情,不應該這麼草率,所以我逼爹放棄指婚的事情。」

雲輕歌從哥哥的言語之中了解到了事情的緣由。

「輕歌,這個罪證,我已經給了靖王。」

「額……」

她想起什麼,忽然道:「雖然侯府的事情相比皇宮裡的事情來說是小事,可若是皇上知道必然會牽扯整個侯府,哥哥你想好了?」

說得好聽就是被人誇讚「大義滅親」,說的不好聽就說哥哥是犯傻。

一旦事情讓皇上知道,到時候整個侯府的人都可能會遭罪。

「我想好了,自然不會把爹捅出去,這事兒你不用擔心。只是……五妹的婚事,還是需要你幫忙了。」

雲輕歌點點頭。

之前她就已經讓夜非墨幫忙了,只是她中毒的事情后就忘記去細問了。

她忽然有點擔心宮中的情況了。

不知道明若兮找到了嗎?

……

直到黃昏雲輕歌回到王府,才知道夜非墨還未回來。

青玄跟隨夜非墨入宮,而留下了青川給她。

她讓青川留在外面,她入了空間進行葯浴。

等葯浴結束出來,夜非墨依舊沒有回來。

她始終覺得不安。

「主人,我覺得這事兒,不用擔心,大反派肯定能很好搞定的。」

雲輕歌輕嗯了一聲。

「而且大反派已經解毒了,沒什麼能威脅大反派了!」

話雖然如此說……

「接下來還有什麼劇情?你跟我說說。」

「唔,主人,接下去的劇情可就……按照書里的原著寫的,會有一次瘟疫爆發,太子會立功,再加上皇後娘娘那邊的是施壓和下毒,皇上會更加願意名正言順把皇位傳給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