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竟是蘇驚遠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46
A+ A- 關燈 聽書

今晚上,她非得整死這廝。

她這麼一個睚眥必報的人,都被這個男人給鬧得沒了脾氣了!

君明輝注視著他們二人的互動,尤其是蘇雲沁那咬牙切齒的模樣,雖然看上去有些氣惱,可分明是幸福的。

他垂下眼瞼,眼底的失落暗淡不讓人看見。

「對了,風絕舞是不是還在天焱?」風千墨忽然問道。

聽他提到風絕舞,君明輝抬眸,臉上隱隱出現了一絲牙痛的模樣。

他原本有些清潤的俊臉出現了一絲裂痕。

「她應該還在吧。」這種底氣不足的回答,讓蘇雲沁和風千墨都聽出了一絲不對勁。

「什麼叫應該?」風千墨不耐煩地追問了一次。

風絕舞畢竟是他妹妹,是他唯一還算有感情的妹妹。

蘇雲沁也有些古怪地打量著君明輝。

往常君明輝提到其他女人可沒有這樣的神情,今日這樣牙痛的表情,真是活久見。

「就是這個意思。」

君明輝不想再回答這個問題,轉身便走。

實則,他是逃出來的。

被風絕舞纏得沒了耐心,他只能選擇逃了。

當然,風千墨和蘇雲沁都不知道,只是覺得在提到風絕舞的時候君明輝明顯有點逃避的意思。

風千墨蹙了蹙眉。

蘇雲沁則是雙眸亮了亮,「回頭你問問絕舞,是不是對他有意思。」

「有意思也不同意。」然而,某男板著臉就拒絕了。

「為什麼啊!君大哥哪裡不好了,若是絕舞真的喜歡,撮合他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

男人的臉色更沉了,轉頭捏住了她的下巴,「他哪裡好?」

「呃……沒你好。」她還是相當有自知之明。

她輕輕說了一句,眼神卻是狡黠地閃爍。

風千墨冷哼了一聲,抓著她下巴的手更重了些,「口是心非。」

「別鬧,孩子還看著呢!」蘇雲沁暗暗在心底給他送了一個「醋王」的稱號,哦不,應該是「醋帝」的稱呼。

這位醋帝還真的是無時無刻不在吃醋。

風千墨轉頭看了一眼蘇小陌和蘇小野。

兩個娃娃見爹爹看過來,連忙垂下腦袋來,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的樣子。

「唔,妹妹,我這個字寫得怎麼樣哇?」

「寫得很好,哥哥棒棒!」

兩個孩子也是演戲的高手,一副認真學習的乖寶寶樣,還真是讓蘇雲沁有些哭笑不得。

「不許撮合他們,知道嗎?」風千墨瞥了孩子一眼,轉正視線,「他既然心中只有你,便容不得其他女人。如若他娶了絕舞,只會然讓絕舞痛苦。」

蘇雲沁狠狠震了一下。

「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確實是個悲劇。」最後,她低低地喃喃。

女人,寧願要嫁一個愛自己的,而絕對不能嫁一個不愛自己的。

她輕輕感嘆了一聲,伸手回握住他。

這一刻,她忽然很感謝老天,讓他們能相愛。

相愛的機會如此渺茫,卻能讓他們相愛……

……

宮宴上,舞姬隨著琴音舞動身姿。

而蘇雲沁攜著風千墨和兩個孩子遲遲才到宮宴,頓時成了萬眾矚目的之人。

剛剛落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一家人身上。

男人高大挺拔,一襲絕雅的墨袍,配上驚為天人的俊顏,讓在場不少人暗暗猜測這男人的身份。

而男人身邊的女子,絕美非凡,一身雪白衣裙絲毫不顯素淡,反而更加驚艷。

一黑一白的搭配,反而讓二人更像是天生一對,一對完美的璧人,

更何況他們身邊還有兩個粉雕玉琢的孩子,張箱子也是尤為出眾。

蘇雲沁感受到大家的視線,她轉頭對風千墨道:「大家恐怕都以為你是我的男寵而已。」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嗯,事實如此。」某男不動聲色地解釋著。

好像,他確實就是她的男寵一般。

蘇雲沁被他的話給噎住了。

這帝王的威嚴形象都不要了啊。

殿中央的表演還在繼續,蘇雲沁則是雙手托腮看著外面的光景,略顯幾分無聊。

直到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漠北王踏入殿內。

他走得急切,入殿時還不忘解釋道:「本王今日來晚了。」

說這話的時候剛好經過蘇雲沁的面前,正好讓蘇雲沁聽見了這話。

她眯了眯眸子,覺得這廝是故意的。

她的目光往後看,忽然,目光一頓。

單雲的身後站著一名黑衣人,他外面罩著一件又大又黑的披風,披風的兜帽正好將他的臉遮蓋住。他低垂著臉,整個模樣都隱匿在帽檐之中,不知模樣。

可自覺告訴他,這是一個熟人!

大概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那方的男人微微抬了抬頭,看了一眼蘇雲沁。

那一眼,讓蘇雲沁震驚了一下。

蘇、驚、遠!

這廝充軍還沒死?

沒錯,不會認錯這人的臉。

他如今返回,恐怕是想著能繼承皇位吧?

她一把抓過了風千墨的手,但風千墨剛剛都在跟兩個孩子說話,根本沒有察覺到蘇驚遠的存在。

他被扯了扯衣袖,轉頭溫和地問道:「怎麼了?」

蘇雲沁則是漠然的用手指沾了酒水在桌面上寫下了「蘇驚遠」三個字。

風千墨凝著這個名字,神色很淡漠。

他自然記得這人。

以前害過他的小女人。

「他還沒死?」他蹙了蹙眉,不悅。

早知道蘇驚遠沒死,他會替她把人給收拾了。任何隱患絕不能留在身邊。

蘇雲沁搖搖頭,「本來是充軍,本以為他那瘦弱身子應該撐不了多久,竟沒想到……」

竟沒想到還活得極好。

若是別人就罷了,可這個是蘇驚遠。

是如今蘇鵬唯一的皇子。

風千墨冷冷勾了勾唇角,唇邊的弧度冷意泛開,「我幫你解決他。」

「先看看吧。」

那方單雲已經朝著上方的蘇鵬行禮完畢,在那方說道:「皇上,今日是您的壽辰,本王也沒有什麼禮物獻上,特此獻上一位侍衛。」

「侍衛?」蘇鵬狐惑地看著他。

論史上最奇葩的壽辰禮物,送侍衛便是最奇葩的。

單雲微笑,側身指了指身後的蘇驚遠。

蘇驚遠整張臉都掩在帽兜里,聽見單雲喚自己,他上前兩步,扯下了帽兜。

頓時一張臉顯露,讓人大震。

「驚遠?」蘇鵬猛地從位置上站起身來,驚愕。

在場也有不少老臣,看見了蘇驚遠,無不是驚愕。

唯有蘇鵬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畫面一般。

蘇驚遠行了一禮,對著上方的蘇鵬道:「屬下參見皇上,五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那語氣,儼然在跟一陌生人說話。

「他……」蘇鵬看向單雲,「你是從何處尋到他的?」

「當時在邊境遇見,他重傷,主要是腦子也磕壞了。本王便帶走救治,如今失憶了。」單雲說著說著,攤了攤手,一臉無奈。

可正是如此模樣,讓蘇雲沁產生了懷疑。

蘇雲沁不信,而且單雲這人本就不值得信任,他的話向來只有一半是真的。

她冷冷道:「漠北王難道不知道這是什麼身份?他是蘇驚遠,我可不信漠北王一點都不知?」

她言罷,身子緩緩倚靠在了椅背上。

她神情其實也沒多少如臨大敵的樣子,甚至還一臉似笑非笑。

雖然蘇驚遠回來,可並不能讓她產生任何的危機感。

看著蘇雲沁如此輕鬆的模樣,蘇驚遠緩緩轉過視線看向她,目光陰沉。

「本王即便是知道又如何呀?他已經失憶了。」

「行了,既然是我們古周國的皇子,就該留下來。」蘇岳沉聲道。

他可不想再讓蘇驚遠出去丟人現眼了。

蘇鵬不滿地看著蘇岳,大概對爹的這般提議非常不滿。

氣氛僵持著,唯有單雲一臉沒事人似的走到了位置上坐下,一副事不關己之模樣。

而蘇鵬,也只能封蘇驚遠為王。

蘇雲沁放在桌下的手握成拳頭。

失憶?鬼都不信!

……

宮宴結束,蘇驚遠雖然被封王,但沒有自己的專屬府邸,他也只能暫住皇宮。

他送單雲到宮門口。

單雲道:「剩下的事情如何做,你該知道。」

蘇驚遠沉沉地點點頭。

他凝視著夜色深沉,眼底是陰狠至極的光。

既然已經回來了,他必然要奪回自己的一切。

單雲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轉身往外走。

蘇驚遠收回目光,轉身剛要走,卻被前方一抹白衣的女子給阻擋了去路。

「可真巧。」蘇雲沁抬起頭微笑。

蘇驚遠一臉的陰鬱,眼底暗芒輕掠,「你擋著我做什麼?」

他故作一臉無害。

「哦,我就是想看看二弟會不會迷路,初來乍到,肯定會不識路。」

「不會。」他冷著臉,披風下的雙手緩緩握拳。

蘇雲沁依舊微笑,「二弟,不要這麼客氣嘛!畢竟我是你姐姐,帶你也是應該的。」

那一副好姐姐的模樣,讓蘇驚遠看得臉色更加陰沉了。

他努力保持著自己就是個失憶的人,一字一頓地道:「我不記得你了,你不用跟我套近乎。」

蘇雲沁眨了眨美眸,「誰跟你套近乎?」

她蘇雲沁還沒有跟誰套過近乎。

當然,這次歸來的蘇驚遠儼然有了很大的變化,看上去……像是比以前更有自信,也沒有以前那麼蠢了。

她的心底忽然來了一分興緻,想看看這個人到底怎麼奪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