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娘親,我們立了功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1:54
A+ A- 關燈 聽書

他一己之力肯定奪不了,那單雲會借他兵不成?

想來想去,蘇雲沁還是覺得蘇驚遠這番做法有些破釜沉舟之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敗了就是死,贏了就是他們死。

她打量著蘇驚遠,一雙眸子似乎要把人給看穿去。

蘇驚遠察覺到蘇雲沁那極其不懷好意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笑話似的,他攥住拳頭,板著臉,轉身就走。

哪知,剛走一步,眼前一抹白影掠過,又攔住了他的去路。

「二弟,咱們順路。」

「……」蘇驚遠磨牙,真恨不能現在馬上把蘇雲沁給殺了去!但他知道現在不能,他必須要忍住。

想到這裡,他的腳步越來越快。

蘇雲沁跟在後方,冷冷地注視著他快步離開的背影。

還想裝失憶,恐怕裝不下去吧?

她暗暗覺得好笑,卻懶得再說什麼,踩著輕鬆的腳步跟隨上去。

她其實就是為了試探蘇驚遠,看看這人到底有什麼改變。可這麼一小會兒的試探,她發現這人還是跟以前一樣蠢,不但蠢,還和以前一樣軟弱無能。

是她想多了。

她冷諷地扯了扯唇角,轉身往自己的寢宮走去。

走了一會兒的蘇驚遠驀地停下了腳步,半轉過身來看蘇雲沁,卻已經不見蘇雲沁的身影了。他抿了抿唇角,心底油然而起一分冷冽殺意。

他回來,是替母親和妹妹報仇。

殺母之仇,不共戴天。

既然蘇鵬已經成了古周國皇帝,那他便會成為未來的繼承唯一人選。

前提是,不許蘇鵬後宮的女人生齣兒子。

……

蘇雲沁回到寢宮,卻不見風千墨的身影。

「大寶小寶,你們爹呢?」

蘇小陌抬起小臉蛋,脆生生地說道:「娘,爹爹被外公叫走了。」

「叫走了?」她揚高了眉梢。

蘇小野也連忙解釋道:「對,外公還說什麼:『要娶我女兒,過來。』這樣。」

她學著蘇鵬的口氣,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

不得不說,蘇小野還真是模仿到了蘇鵬的精髓位置,學得還真像那麼回事。

不過……

蘇鵬把風千墨叫過去,幹什麼?

蘇雲沁的腦子裡瞬間想起了那日說的三關,心底咯噔了一下,轉身對靜容道:「靜容,帶著他們兩個早些休息,我去找我爹。」

靜容點點頭。

看著娘親大步往外走,蘇小陌也從位置上跳下來。

「哎?你們去哪?」靜容表情頓時一變。

蘇小陌半轉過頭來,朝著靜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蘇小野則是慢條斯理地整理好了桌面,也跟隨著跳下了椅子往外走。

「靜容姐,我們要去幫爹爹!」

一副斬釘截鐵的樣子。

靜容嘴角暗暗抽搐著,很想說,這種幫忙不需要。

……

「嗯,千墨啊,朕知道你喜歡雲沁,咱們開始吧。」御書房裡,蘇鵬一臉認真。

風千墨表情很平靜,雙眸古井無波,毫無波瀾。

只見面前的蘇鵬遞過來了一張白紙,還遞過來了一支筆。

他漠然接過。

「來,寫下你喜歡雲沁的十個地方,再寫下雲沁的十個缺點。對,再寫下雲沁的喜好,不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聽著蘇鵬的話,男人連眉都沒有皺一下,一臉平靜。

他沒有反駁,真的接過筆認真寫起來。

蘇雲沁入書房的時候,就看見了面前這詭異至極的畫面。

蘇鵬正抱著手臂,一雙眼睛賊亮地盯著風千墨。而風千墨,更是驚呆了她,竟是不知在做什麼,認認真真地寫著什麼。

蘇雲沁走近,一臉地驚愕。

但湊近了幾分,發現男人在認認真真寫的東西,讓她差點要吐血。

這是什麼鬼?

「你們在幹什麼?」她出聲。

蘇鵬連忙扯了扯她的衣袖,「噓,別鬧,不要打擾千墨的思緒。」

「……」

這算是哪門子的思緒?

上面都是些什麼鬼。

最喜歡蘇雲沁的是個地方,臉,脖子、鎖骨、雙臂、雙腿、翹臀、小兔子?

她指著「小兔子」三字問:「這是什麼?」

男人平靜地抬起頭來,目光在她的臉上環顧了一圈,最後落至了她的身前。

感受到他直勾勾看過來的目光,她連忙伸出雙手環抱住自己,瞪著他。看他的眼神,她瞬間就明白過來了!

這個色.鬼!

「你!」她指著他,差點想咬死他。

風千墨卻神色如常,解釋著:「是岳父要求。」

蘇鵬也連忙點頭,點著點著又覺得不對,猛地抬起頭來瞪風千墨:「說過不要亂叫岳父!你這小子!」

蘇雲沁扶額,趕忙伸手拉過風千墨,作勢要把他給拉走。

「別寫了,回去休息。」

「不行!」蘇鵬一臉嚴肅,「放開他,你回去睡覺。不然我不讓他娶你!」

蘇雲沁還是頭一回瞧見蘇鵬這麼嚴厲地與她說話,竟是下意識地鬆開了手。

好吧,她爹還真的是非常死腦筋。

風千墨也拍了拍她的手背,抬眸直視她的雙眼:「你回去休息,不用等我。」

語氣溫柔如水。

蘇雲沁注視著他俊美的臉,心微微跳了跳,好一會兒只好點頭。

沒辦法,他們都是老夫老妻了,她竟然還能看著他而心跳加速,這感覺……不要太好。

緩緩的,她鬆開了手,抬步往外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又半轉過身來提醒蘇鵬:「爹,不要欺負我男人。」

語氣是警告。

當然如果是別人,誰都欺負不了風千墨。可這個人是蘇鵬,風千墨肯定是不會反抗,正是如此,她才要出聲警告。

蘇鵬一聽女兒這胳膊肘往外拐的話,鬍子都要氣歪了,差點要吐血。

好一會兒,他才轉回目光看向風千墨,「繼續寫繼續寫。」

風千墨注視著他老人家一臉憤憤然的樣子,不免有些好笑,還是低下頭乖乖寫起來。

在他的心底,他也真的把蘇鵬當父親了。

他從小沒有享受過父愛,更沒有享受過母愛。

只有在蘇雲沁的身邊,他才能感受到這樣的溫暖。

正是如此,他才遲遲不肯走。

他一點都不惱,嘴角邊也淡淡泛開了笑意,垂著頭,唇邊的笑意綻放。

然後,他聽見了面前的蘇鵬又開口道:「千墨,這是第一關,第二關就是看你的定力。待會兒你去朕的龍榻上睡,到時候會有十幾個侍寢的妃子……」

男人驀地抬頭看向蘇鵬,再淡定的人也嘴角抽的厲害。

「咳咳咳,所以就看你的定力了。你得抵抗住她們的誘.惑。」

「……」風千墨無語凝噎。

金澤一聽,也是被嚇得心驚肉跳,連忙說道:「這萬萬不可,我們爺兒會殺人的……皇上,那兒會成修羅場……」

蘇鵬依舊保持著抱手的動作。

「這是第二關,你要是怕,就自覺放棄。」

「……好。」男人收斂眸光,沉沉地說了一個好字。

這時候蘇小野和蘇小陌兩個孩子就躲在書房外,聽見他們的對話,相互對視。

「妹妹,怎麼辦?」蘇小陌問。

蘇小野板著臉,一雙秀氣顏色極淡的眉也跟著皺在了一起。

「哥哥,咱們要不把那些女人全部迷暈了?」

「好主意!」蘇小陌一聽,拍手贊同,還從懷中掏出了小紫和迷藥。

靜容站在一旁,嘴角抽得很猛烈,「這東西,你們怎麼都帶著?」

「娘親說,這用來防身用的。」蘇小陌抬起小臉,煞有介事地解釋著,「不過現在為了爹爹,都要豁出去了!」

說罷這話,他還做了一個握拳的小動作。

靜容:「……」

神啊,誰來救救她。

這兩個孩子,真的要把她給磨老了。

等小姐真的嫁到天玄后,她乾脆也要一門婚事算了,然後……然後徹底擺脫這兩娃娃。

……

夜色寧靜。

蘇雲沁一回來就入了浴池洗浴,在池子里泡了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她便游到了池子邊,準備拿衣裳,門卻被人給推開了。

對方的輕功很高,來無影去無蹤,以至於她連對方的氣息都沒有察覺到。

「誰?」她警惕地問道。

因為扯衣裳的動作赫然被推門聲給打斷,衣裳也順著手滑落至了池子里。

她低咒了一聲。

「我。」然後,低沉的男音傳來,熟悉至極。

她無語地翻白眼,「你就不能出聲什麼的?還無聲無息,你是做賊呢?」

不過說話間,風千墨已經從屏風后繞過來。

皇宮裡的浴池很大,像個游泳池,只是水剛好可以沒過腰際的位置,不算深也不算淺。她整個人潛入池中,瞪著站在池子邊緣的男人。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她頓了頓,又問道,「難道你過關了?」

這麼快?

風千墨站在池子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聽見她這麼問,唇角翹起,眼底笑意瀲灧。

「怎麼?」

「要不要我幫你洗?」他問。

蘇雲沁搖頭如撥浪鼓,然而男人像個沒聽見的樣子,直接動手褪了身上的墨袍。

「喂!」她警惕。

可惜,她根本阻攔不了他,他已經踩著下了水,一步步逼近她。

蘇雲沁無法,站在原地不動,直視著他不斷靠近。

「我問你話呢!」

「過關了。」男人逼近,立刻將她撈入了懷中,剛要吻她,門卻被推開了。

兩個小娃娃的聲音激動地傳來。

「娘親,娘親,我們立了大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