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挾持了皇帝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27
A+ A- 關燈 聽書

書中劇情已經因為她的出現而變得一塌糊塗了。

雲輕歌點點頭,低聲道:「那是該抓緊些時間。」

系統奇怪問:「抓緊什麼時間?」

「生娃娃的時間。」她面容十分嚴肅,一想到生娃娃這件事情上,她就十分犯難。

系統:「……」

明明這麼嚴肅的時刻,主人你有必要繼續把生娃娃這事兒端出來嗎?而且就算霸王硬上弓,人家大反派就是不接受呢。

「其實主人,我覺得你還是可以再和吳王商量一下的嘛!」

雲輕歌忽然一拍手掌。

對哦,她應該儘快給夜無寐安排相親什麼的,挑選王妃這事兒刻不容緩。

雲輕歌在空間里葯浴完畢出了空間發現夜非墨依舊沒有回府,她詢問了一番青川:「王爺何時能回來?你們在宮中應當有眼線吧?」

青川點點頭,「王妃放心,王爺不會有事的。」

話雖如此,青川也明白,王妃這擔心也是情有可原。

雲輕歌回到屋中,在屋中來回踱步,大抵是耐不住心底的那點擔憂。

半個時辰后,青川又敲響了她的門。

「王妃,那邊宮中有暗衛來消息說,王爺今夜恐怕無法回府了,讓您早些歇下吧。」

雲輕歌擰眉,如何會放心。

待青川離開后,她淡淡跟系統說:「我得入宮。」

系統:「主人,你想怎麼入宮?難道翻牆?」

要說翻牆這種技能,用在皇宮可不好用,畢竟皇宮裡守衛如此森嚴……

「你說呢?」雲輕歌紅唇淡淡勾了勾,眼底漾開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

東宮。

雲挽月在院中來回踱步,因為此刻皇帝的大殿上一定非常熱鬧。

「殿下去了這麼久還未回來?」連一旁的小丫鬟都禁不住急切地問道。

本來心情就非常郁燥的雲挽月聽見小丫鬟這嘟囔聲,揚手就給了丫鬟一個巴掌。

「啪」地一聲!

丫鬟連忙捂住了被打得發疼的半邊臉頰。

「太子妃……」

「你別在我這兒嘟囔,你再嘟噥就給我滾遠點!站在這兒礙眼!」

被太子妃呵斥,丫鬟心底委屈,捂著半邊臉退到了一個小角落裡,垂下頭,豆大的淚珠就撲簌落下了。

這時候秦暮雪聽見動靜也從屋中走出,正好與一臉戾氣的雲挽月視線對上,她嘲弄地揚起唇角。

雲挽月一眼看見她臉上漾開的嘲弄笑容,心口一滯,大步走了過去!

「你這狐狸精,那混進皇宮裡的刺客是不是你這掃把星帶來的?」

秦暮雪懶懶看了她一眼,連一句話都不想回應。

她明白,雲挽月這就是沒事故意找茬罷了,如今太子在大殿內,不知道情況如何。

就在兩個時辰前,靖王突然帶兵入宮,並且還將皇宮封鎖了,讓皇上將全部皇宮裡的女人叫出來盤查,說是有刺客入宮。

夜天珏得到消息后也急急忙忙趕去了大殿內看情況。

「你這是什麼表情?」雲挽月正在那兒兀自氣惱,瞧見這女人對自己愛理不理,更加惱怒。

她闔了闔眸,目光定在秦暮雪身上,眼底閃過了一抹詭譎的陰冷笑意。

既然這女人如此不知好歹,她真的不該留著這女人了。

她朝著秦暮雪走近,低低地說著:「待會兒我要你傷了珏哥哥。」

女人本是皺眉,卻一個不慎就對上了雲挽月的眼睛,目光一滯……

……

此刻大殿內所有女子都已經盤查過了,但顯然沒有一個人是明若兮。

「非墨,你是不是得到錯誤消息?」皇帝坐在龍椅上,慢條斯理地打著呵欠,不過是隨口一問。

夜非墨坐在輪椅上,看著帝王如今這毫不在意的模樣,半眯起眼眸。

「確實,可能是兒臣得到錯誤消息,打擾到父皇休息,父皇還是儘早回屋休息。」

皇帝此刻正犯著困意,也從心底認為夜非墨是得到錯誤消息,便點點頭在宮人簇擁下往寢殿走。

「主子,那……」

「將人都放了。」男人下命令。

青玄無法,轉身去讓人把女人們全部放走了。

可……

就在把女人們全部都放走之後沒多久,從門口傳來了一陣驚呼聲,隨即是宮人的驚呼:「皇上!」

夜非墨蹙眉。

青玄如風般掠出了大殿,便瞧見了一名身穿太監服的小太監正扼著皇帝的脖頸。

皇帝此刻知道死期在即,睡意也消散了幾分,神色還保持著原本的淡定。

「父皇!」夜天珏見狀,當即要拔劍衝上去。

「啊!」皇帝卻痛呼了一聲,使得欲要動手的夜天珏握著長劍卻不能往前分毫。

只見這小太監那鋒利的指甲已經陷入了皇帝的皮膚里,皇帝那脖頸上很快被掐出了三道血痕,只要這尖利的指尖再往前一分,彷彿就可以輕易穿過皇帝的脖子。

皇帝顫聲說:「都別動!」

他現在後悔了,極其後悔。

「刺客,放開父皇!」夜天珏怒斥道,一雙眸子里盛著怒意。

「呵呵。」小太監低低一笑,一手扣著皇帝的脖子,另一隻手還能空出來將頭上的太監帽子取下,隨手一揚扔開了去。

黑髮如瀑落下,露出了一張嫵媚妖嬈到如同妖女般的臉。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看見竟是個女子,夜天珏驚愕了一瞬。

「想讓我放了你父皇可以,我只要你們的靖王妃把墨公子交出。」

這時輪椅碾壓地面發出細微的聲響,聽見靖王的輪椅聲,所有人都讓開了一條路。

青玄推著夜非墨的輪椅走出。

「墨公子的下落,輕歌也不會知道。」

明若兮眯眸看向他,「你知道?」

「本王若知道,你會放人?」

明若兮越發好奇這端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他的面容都在面具之下,甚至留在外面的下巴也被燒毀的皮膚佔據,看上去有些駭人。

她平生最喜歡美男,卻也最恨醜男。

看了一眼夜非墨,她眼底劃過一抹厭惡。

「你當真知道?」

「呵。」男人低冷一笑,卻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

夜天珏皺著眉頭,暗自琢磨這「墨公子」是何人,難道是「墨大夫」?

皇帝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許久忽然道:「非墨,你若是知道,趕緊跟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