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7章 雲漪變了4

發佈時間: 2020-12-21 04:21:12
A+ A- 關燈 聽書

雲漪的話未落下,便被抱在了懷裡,入鼻的是清香的白蘭花香。

司墨白緊緊的擁著雲漪,「不可以詛咒,雲兒,不要詛咒我們的感情。」

他的腦海,一直閃爍著,當年雲漪一身紅衣,以死為契的下了詛咒的畫面,隨後她倒在了他的面前。

不可以,一旦詛咒了,他們想要在一起就難了。

所以,雲兒不要再詛咒了。

雲漪僵在司墨白的懷裡,淺淺的勾起了唇角,她還是他最愛的,最在乎的人,鳳天瀾算什麼,什麼都不是,也妄圖跟她搶無涯?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是爹爹……」

「我沒有殺他,雲兒,我沒有殺他,我真的沒有殺他,他還活著,他還活著。」司墨白將她抱的更緊,怕她不信一樣,話更是一句又一句的重複著。

最後更是哀求著,「雲兒,哪怕殺了我,也不要詛咒我們的感情。」

這是他最不想見的,他對不起雲兒。

雲漪吸了吸鼻子,微微掙脫了一些,抬眸看著司墨白,帶著哭音,「我願意相信你,可是你對我……」

司墨白低眸看著她,無神的雙眼,卻是說的專註,「我錯了,以後雲兒說什麼便是什麼,只要不下詛咒。」

雲漪抬頭與司墨白對視著,看著他無神的雙眼,那欣喜得意的神情,卻是綳不住了,因為那雙眼,雖然看著她,卻像是在看別人一樣。

而她,就好像成了一個替代品,可以容他說出心裡話的一個替代品。

是不是,無涯從未將她當做雲漪?始終認為鳳天瀾才是他的真正所愛?

「雲兒?」司墨白不解的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雲漪,有些無措,他表現的還不夠嗎?他做的還不夠好嗎?她還是不能原諒他嗎?

他心裡滿是恐慌,一種說不出的恐慌,他想挽救那一場錯誤,可是還來得及嗎?

雲漪忙回過神來,雖然心裡是恨著的,可還是仰頭笑看著司墨白,嘟嘴輕哼了一聲,「你連演戲都懶得了,我要嚇嚇你,我得讓你知道,我雲漪不是非你不可,惹惱我,便不要你了。」

司墨白低頭定定的看著雲漪,無神的雙眼,似乎有了什麼,可似乎又沒什麼,就那樣定定的看著她。

雲漪被看的有些不自在,掙脫了他的懷抱,「你這些天去哪裡了?」

「我不知道。」司墨白老實的回答著,「我以為睡了一覺。」

這些天的記憶,他一片空白,他也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

「算了,你沒事就好。」雲漪只要想起婢女說的,無涯是從鳳天瀾那裡出來,便對此事絕口不提。

萬一問的多了,讓無涯又對那鳳天瀾有了惻隱之心,也只是給自己找麻煩。

無涯點著頭,抱歉的說道,「讓你擔心了。」

雲漪環視了一圈,看著換下來的衣物,忙吩咐人將拿去扔掉,抬頭看著他,「那……無涯還跟我成親嗎?」

司墨白的身體一僵,腦海瞬間想起剛才的紙條,不娶雲漪。

他不想娶她!

這是他最真實的想法!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