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大晚上嚎什麼?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07:55
A+ A- 關燈 聽書

第27章大晚上嚎什麼?

此時慕雪柔更是表現的緊張了幾分,她拉著夏侯銜的袖子,「爺,那賊人功夫了得,若是藏匿起來怕是不容易被發現,您說,要不要讓人仔細找找?」

夏侯銜想了想覺得正是如此,接著吩咐身後的人,「你們把好院子的各個出口,仔細搜索,不要放過一絲一毫線索。」

身後侍衛,齊齊立正站好,大吼一聲,「是,王爺!」

夏侯銜又指了幾個人,「你們在屋內仔細搜尋,以防賊人藏在室內。」

這幾個人又一聲吼,「是,王爺!」

這時,內屋的房門被打開,容離穿了一件常服,打著哈欠走了出來,抬眼掃了一圈看著外面的人,不耐煩的道,「大晚上的不睡覺,在我這兒嚎什麼呢?」

,

慕雪柔在看到容離出來那一刻瞳孔緊縮,她怎麼會出來!難道……

她心下不定,同時兩步上前,抓住容離的手說,「姐姐,您沒事兒吧?」

容離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緊了緊身上的衣衫,輕輕靠在門邊兒開口,「大晚上的,本妃除了睡覺還能有什麼事兒?」

慕雪柔似是沒有聽出容離言語中的譏諷之意,她大大的鬆了口氣,眨著水蒙蒙的大眼睛道,「姐姐沒事就好,可擔心死我了,那您卧房有沒有進去過什麼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容離一下子面沉似水,甩開慕雪柔的手厲聲道,「你是什麼意思?深更半夜我房內能進什麼人?柔側妃這話說的似乎不妥吧!」

容離這話說的倒是鎮定,可時刻觀察她表情的慕雪柔卻看出她有一瞬間的慌亂,雖然之後穩了心神,過到底讓她看到了端倪.

慕雪柔懸起的心微微定了定,看來屋內確實是有人的,只不過不知哪裡出了岔子,容離的藥效沒有發作罷了,此時還不是追究這些事情的時候,不管容離和那人有沒有做什麼,只要在屋內抓住了人,哪怕容離再清白不過,這通姦的罪名也定能落在她頭上,跑都跑不掉!

慕雪柔彷彿沒有被人甩開的尷尬,繼續對著容離溫聲解釋道,「姐姐不要誤會,剛剛我和王爺剛要休息之時,發現有賊人進了王府欲意行竊,多虧王爺及時發現那小賊才沒有讓他得逞,那人發現不好便跑了,府內守衛見他往姐姐院子方向跑來,我和王爺擔心姐姐的安危,所以便來看看姐姐這邊有沒有出事,妹妹有此一問實在事出有因,還望姐姐不要怪罪。」

說完慕雪柔又福了一福,屋內屋外大大小小的守衛心裡直誇讚柔側妃人好心眼兒也好,拖著帶病的身子跑來就怕王妃出事,在路上柔側妃焦急的催他們快些,就怕賊人傷了王妃。

反觀那位王妃,不領情也就算了,沒想到還那麼橫,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

「哦,原來如此,」容離點了點頭,「不過,我這沐芙院兒還真沒進什麼賊人,現在你們也看到了,我沒什麼事兒,你們回吧。」

容離當即做出一副送客的姿態,直起身子,將房門擋了個嚴嚴實實。

慕雪柔看到容離的樣子笑意更深,不想讓自己進去說明裡面一定有事兒!一個大男人豈是她一個女兒家能弄出去的,更何況她特地吩咐過,要他們找個拙的。

慕雪柔又上前拉了女主的手,像是勸導不懂事的孩子般道,「姐姐不知,那賊人的功夫了得,若是藏匿起來,真真是不容易被發現呢。萬一等我和王爺走後他再現身,起了歹意傷到姐姐,那可如何是好?如今府內的侍衛正在四處搜尋,以妹妹愚見,為了姐姐的安危,還是去卧房內仔細找一找的好。」

慕雪柔現在的語氣要多懇就有多懇切,彷彿真的是為了容離的安危著想,可細細品來,卻讓人浮想翩翩。

卧房?歹意?這兩個詞語聯繫到一起,是個什麼意思會有人不清楚嗎?

容離稍霽的臉色又沉了下來,她直直盯著慕雪柔的眼睛道,「慕雪柔,你什麼意思?卧房是本妃就寢的地方,進沒進人我會不知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要進本妃的卧房搜人,到底是何居心?難道想說本妃有意在屋內藏人了?」

容離語氣中帶著上位者的威嚴,屋內的侍衛齊齊一顫,現在的王妃好嚇人。

慕雪柔趕緊搖頭,眼裡閃著淚花,「妹妹不是這個意思,姐姐誤會我了,妹妹是為了姐姐的安危著想啊。」

「行了,別在我這兒哭哭啼啼的,」容離看著慕雪柔潸然欲泣的樣子,太陽穴突突直跳,這姑娘真是水做的,眼淚跟自來水似的,嘩嘩流個沒完,還是帶閥門的那種,開關自如啊,「我說了這裡沒人就是沒人,怎麼,我堂堂一個王妃還會說謊不成?」

容離擋在房門前,一幅不讓人進的架勢,慕雪柔低著頭邊抽泣邊擦著眼淚,心中譏諷的笑了:裝什麼蒜,今兒必須進了容離的房,不然自己這齣戲豈不是白唱了,想讓她走哪兒那麼容易,她就不信,自個兒在這兒待著夏侯銜會扔下自己先走了?

果然,夏侯銜走上前,將慕雪柔擁在懷中,皺著眉頭對容離說道,「你這是做什麼?柔兒不過是為了你好,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容離抱著肩膀,嗤笑了一聲,「呵,為了我好,要真是為了我好,怎麼會帶著一眾侍衛來搜我的卧房,今兒這事兒若是傳將出去,端王府中王妃的卧房,侍衛可隨便進出,往後我顏面何存?你臉上也沒光吧!」

夏侯銜這時才想到,若是讓真讓侍衛進去搜,確實有所不妥,他心中有些埋怨慕雪柔,再怎麼說容離也是自己名義上的正妃,自己雖不喜她,但如果今日派人搜查之事走漏了風聲,容離倒是之前就名聲在外了,少不得這次要牽連到自己的名譽。

夏侯銜心思轉了幾圈,一時沒有說話。

慕雪柔有些著急,抬微微揚起臉對夏侯銜說道,「爺,柔兒不是這個意思,姐姐的卧房柔兒怎麼會讓侍衛進去,那不是污了姐姐的名譽嘛。柔兒的意思是,爺不妨親自進去看看,您武藝高強,自然不會看漏了,姐姐的安危得以保障,咱們也能安心不是?」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