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是顧瀾之

發佈時間: 2020-12-18 09:38:10
A+ A- 關燈 聽書

顧霆琛問的是,我們為什麼要離婚。

而不是我們為什麼會離婚。

這是兩個意思,前一個代表他捨不得離婚,后一個代表他想知道離婚的理由。

是我的錯覺嗎?!

我竟覺得顧霆琛沒有失憶。

倘若他真的失憶,他不該這樣問我。

更何況他這個問題莫名其妙,畢竟一直想迫切離開我的是他,想離婚的也是他。

當年我拿離婚以及時家的權勢誘惑他談一場戀愛他都不為所動,是那麼的厭惡我。

我用手掰開他攥住我手腕的手指,笑了笑問:「你想知道原因?那我們做個交換,我回答你一個問題,你也回答我一個問題怎麼樣?」

我的笑,從來不達眼底。

他挑眉,問:「你想知道什麼?」

「你的哥哥顧瀾之在哪兒?」

「他們說我們離婚的原因是因為你喜歡的一直是顧瀾之,而我不過是他的備胎,對嗎?」

男人說這話時身體一直僵硬著,臉色陰沉沉的,眸光目不轉睛的盯著我,似乎想從我臉上看出什麼慌亂,愧疚,悔恨的情緒。

我現在特別怕,特別怕從別人的口中聽到我喜歡顧瀾之的事,我逃似的回到了別墅。

我走到落地窗前坐下,男人已經沒有在下面了,而我始終沒有得到顧瀾之的下落。

我將腦袋放在膝蓋上,不大一會兒我接到楚行的電話,他關懷問我,「回梧城了嗎?」

「嗯,我見到他了。」我說。

楚行瞭然問:「顧霆琛嗎?」

「嗯,是他。」

楚行忽而猶豫的喊我,「笙兒。」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我應了一聲問:「怎麼?」

「時家你必須要收回來……」

「哥哥你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楚行在打算什麼?!

「顧家在用時家的資源攻擊楚家,而我不忍心回攻時家,那畢竟是爸媽一輩子的心血!時家只有收回來時楚兩家才平安無事。」

我現在是有那個能力收回時家,但我不想跟顧霆琛打照面,這的確很為難我……

但楚行從沒讓我做過什麼,而且他說的也沒錯,畢竟我們都不想看見時楚兩敗俱傷。

我答應他說:「嗯,我待會處理。」

掛了楚行的電話后我就給我以前的助理打了電話,他接到我的電話很驚訝,「時總。」

我問他,「時家為什麼攻擊楚家?」

他解釋說:「是顧總吩咐的。」

「你把他的聯繫方式給我。」

現在不得不跟顧霆琛有牽扯了。

助理把顧霆琛的聯繫方式發給了我,而我一直都沒下定決心打這個電話,直到晚上城市的霓虹燈亮起,燈光璀璨的夜景提醒了我。

我猶豫的打了顧霆琛的電話。

沒想到他那邊竟然沒有接通!!!

就在這時季暖打來了電話,她說她有個朋友遇到了麻煩,讓我幫忙去警察局保釋。

窗外在下雨,說實話我不太想出門,但季暖的事我不想拒絕,索性拿著車鑰匙出門。

車庫裡都是豪車,我開的是一輛低調的保時捷,到警察局門口我冒著雨跑了進去。

門口的警察問我做什麼,我翻開季暖給我發的消息,臉上堆著笑解釋說:「你好警察同志,我來保釋一個叫郁落落的女孩子。」

警察驚訝道:「剛有人進去保釋了。」

「哦,那沒事了。」

都有人過來保釋了還害我白跑這一趟,我嘆了一口氣正想離開,裡面跑出來一個女孩。

她長的精緻,皮膚白皙,腰細。

她在門口到處張望只看見我一個人,忙跑過來拉著我的手臂問:「你是時笙嗎?」

我點點頭,問:「你是?」

「我是郁落落,季暖姐姐的學妹,今晚我犯了點事被關進來了所以找她保釋我,但她說她在鎮上,喊一個朋友來幫我,沒想到我哥提前來這兒了。」

她是一個很開朗的小姑娘,熱情鮮活。

我不太擅長與人交流,點點頭放柔嗓音問:「你哥呢?要我開車送你們回去嗎?」

話剛落,走廊裡面走出一個男人。

他身穿駝色的大衣,裡面搭了一件淺色的毛衣,脖子上圍著那條杏色的圍巾。

此刻,他眸光清淺的望著我。

只一眼,便深陷其中。

我清清楚楚的聽見他喊我,「小姑娘。」

嗓音是那般的溫潤。

我顫抖著手沒做任何反應,郁落落拉著我的胳膊走向他,毫不知情的說:「哥,這是時笙,季暖姐姐的朋友,她是來保釋我的。」

隨後她向我介紹,「時笙姐,這是我哥,顧瀾之,悄悄告訴你,我還有個哥哥叫顧霆琛哦,我是他們媽媽領養的女兒郁落落。」

顧瀾之這個名字都足以讓我崩潰。

更別說他這個人站在我面前了。

我全身顫的厲害,一言不發的盯著他,郁落落不解的問我,「時笙姐,你怎麼不說話?」

我遮掩下心裡的慌亂,故作從容的笑了笑,郁落落笑道:「時笙姐要送我們回家。」

顧瀾之向我伸出自己修長白皙,骨骼分明的手掌,鄭重介紹道:「我是顧瀾之。」

我垂眼望著他的手掌,忽而又想起那年他問我的那個問題,「小姑娘,你為什麼要一直跟著我?」

我答:「因為……我喜歡你啊。」

我按捺住心中的波濤洶湧,輕輕的握住他的手掌,雲淡風輕的說了一句,「你好。」

你好,顧瀾之。

我是喊不出這個名字的。

他們住在港灣小區那邊,距離顧家很遠,我開車過去只把他們送到了小區門口。

下車的時候郁落落一直跟我道謝,我搖搖頭說:「你是季暖的朋友,不用那麼客氣。」

現在的雨不見得大了,郁落落歡快的打開車門下車,我透過車窗看見她跟顧瀾之說了幾句話,然後自己一個人進了小區。

隨後,顧瀾之敲了敲我的車窗。

我打開車門下車站在他的面前,他英俊的臉溫潤的笑了笑,嗓音低朗的說:「落落剛回國就惹事,抱歉給你添了麻煩,她最怕霆琛了,等明天我就把她交給霆琛教訓。」

我搖搖頭道:「你客氣了,我也沒幫上什麼忙。」

隨之,良久的沉默。

微微細雨落在身上並不覺得涼,反而心裡滾.燙的要命,就在我無措之間他喊了我。

「小姑娘。」

隨後,他抬手解下那條杏色的圍巾遮在我的頭頂,替我擋住了外面的那些風風雨雨。

此刻我的眼眶很濕潤,眼淚快要崩潰而出,我努力的強忍著輕輕的嗯了一聲。

「抱歉,我傷害到了你。」

我想聽的不是這句話。

我抬頭望著男人,他眸光閃爍,我張了張唇,想開口問問他那晚他為什麼要騙我……

「顧……」

剛吐出一個字,一抹冷酷的嗓音打斷了我,「顧瀾之,你跟我的前妻在做什麼?」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