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靖王妃深藏不露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35
A+ A- 關燈 聽書

他想的是儘早轉移這刺客的注意力,然後再將刺客抓住!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夜非墨還待說什麼,一道女音響起。

「行了,你不是想問墨公子下落嗎?你特地跑到皇宮裡鬧事,就能得到墨公子下落?」

聽見這道聲音,皇帝訝然。

夜非墨蹙眉轉而看向突然蹲在牆頭的女子。

夜天珏則是雙眸發亮,一副驚喜地看向牆頭的女子。

是雲輕歌。

今夜皇宮守衛如此森嚴,她是如此入宮的?

「輕歌!」夜天珏面容有了一分鬆動,輕輕喚了一聲雲輕歌。

不過雲輕歌壓根不想給這男人一個眼神,而是看了一眼輪椅上的男人,雖然距離有些遠,不過也能看出男人眼底閃過的不滿。

她跳下牆頭,穩穩落地。

有武功在身,她入宮都方便了許多,用輕功翻牆那再簡單不過。

夜非墨看見她利落翻牆的身手,目光一頓,面具后的雙眉蹙起,心底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劃過心頭。

他記得雲輕歌根本沒有武功……

為何?

明若兮看向雲輕歌,嗤笑:「你還沒死呢?」

「那還真是讓公主失望了,我不但沒死而且還活得好好的。」

皇帝注視著這丫頭,又看了一眼夜非墨,忽然想到,這樁婚事也算是正確的……

「墨公子在何處?」明若兮又問道。

「你就這麼確定墨公子是你想要的人?他不過是易容出現了,實則臉早就毀了。」

「我不信!」明若兮冷冷打斷她的話,「雲輕歌,你這話意思是,即便是我要殺了你們皇帝,你也不會告訴我?」

「公主殿下,你要想好,畢竟前不久西玄與天焱才對戰過。」

明若兮仿若未聞,指甲又往前了一寸。

「啊!」血珠已經滾落了下去,讓皇帝驚叫著,氣息不穩,「靖王妃,你快告訴她。」

「好了好了,我告訴你,你跟我走便是。」

……

青玄略帶緊張問:「主子,不阻止王妃嗎?」

王妃這簡直就是冒險。

夜非墨抿唇說:「不用。」

他若是沒看錯,剛剛這丫頭是用了武功的……

……

雲輕歌的話,讓明若兮神色有了一分鬆動。

她原本捏著皇帝的手也微微鬆動了幾分,也讓皇帝不易察覺地鬆了一口氣。

但,很快,三根銀針以肉眼所不及的速度飛出,立刻點了她三大穴。

「你!」明若兮驚愕看向雲輕歌。

在場的人皆驚呆了。

今日這靖王妃的手上招式可不像一個弱女子的招式,若沒有一點深厚內力怎麼可能擲得出這樣的銀針?

難道靖王妃是……深藏不露?

夜天珏才是最驚愕的,不可思議地看著雲輕歌,好半晌才道:「輕歌你,你什麼時候會的武功?」

「這事兒,好像不該是殿下該關心的。」雲輕歌說罷,轉身看向夜非墨。

男人端坐在輪椅上,目光沉而灼地注視著她,眼神似乎想要將她看穿了去。

雲輕歌本來也不想隱瞞自己的武功。

畢竟,日後讓夜非墨知道自己會武功,也就不用太過擔心她受傷了。

男人抿了抿唇。

青玄此刻派人上前把明若兮鉗制帶走,還有宮人過來攙扶著皇帝回寢殿休息。

雲輕歌瞄了一眼已經遠去的皇帝,說:「皇上,你脖子上有毒。」

正要走遠的皇帝不可思議地看著雲輕歌。

雲輕歌淡淡笑了。

事到如今,她覺得自己根本沒必要再隱瞞什麼了。

太后都死了。

哥哥和侯爺也撕破了臉皮。

如今局勢到了這個地步,她再藏拙也沒有什麼用處。

夜非墨自然也不會反對。

「朕這個……」皇帝面色沉凝下來,「靖王妃,你可會解?」

雲輕歌點點頭,走向了皇帝,「自然能解,還請皇上先回殿中歇下。」

看著雲輕歌跟著皇帝走了,青玄連忙推著夜非墨的輪椅跟上。

徒留下夜天珏頗不是滋味地站在原地,他站在原地,狠狠捏住了拳頭。

原本……原本雲輕歌該是他的太子妃。

原來,之前一直被他當成一無是處又痴又蠢的女人,竟是一直在藏拙。

一想到如今他東宮裡的雲挽月,除了那張絕美的臉之外,根本沒能幫上他絲毫。

他如今太子之位雖未被廢,可明顯瞧著皇帝已經格外信任夜非墨了。

而這一切,夜天珏也是把這功勞歸在了雲輕歌身上,彷彿得到雲輕歌就能穩贏皇位一般。

……

殿中,雲輕歌給皇帝診脈完畢后,又寫下了藥方。

其實若是想要,她完全可以從空間里取出解藥,只是這樣未免會惹來皇帝懷疑。

徒手從空間里取出了葯,皇帝必然會覺得她是和明若兮在一起導演了一齣戲。

皇帝將藥方遞給了一旁候著的太監。

「這是西玄公主?」他轉而看向夜非墨。

男人輕微頷首:「是,西玄公主。」

「可她為何要如此做?」皇帝皺著眉頭,始終想不通。

雲輕歌道:「皇上,這女人喜歡各種好看的男人,所以為了追一個男人不惜殺人。」

「哦?」

皇帝嘴角都抽了一下。

若是他養個明若兮這樣的女兒,遲早要被氣死。

夜非墨沉吟片刻,聲音帶著一分淡淡的嘲弄:「父皇,這公主十分受西玄帝疼愛,已經被西玄帝寵壞了。不如父皇用公主換回我們天焱城池。」

「說得對!」這話,倒也令皇帝立刻拍手叫好。

「此事最好讓太子去談判,畢竟是太子所為。」

聽見這話,皇帝卻搖頭。

「太子不妥。」

畢竟這幾次事情下來,太子沒有做一件令他滿意之事,實在讓他高興不起來。

雲輕歌站在一側不說話,只是默默看著他們父子兩的對話。她一介女子,確實不能插嘴,只是心底卻懷疑夜非墨這番做法用意是什麼?

不過……趁著這個機會把明若兮除了不是更好?

她實在不想留著明若兮,最過分的是那該死的女人竟敢用這麼沒有章法的毒害她,呵!

她陰冷揚了揚唇。

系統:「主人,你笑得好奸詐哦。」

「滾!」

這時候父子兩似是已經談妥了,皇帝細想了片刻點頭道:「讓吳王去更好,非墨你這話說的極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