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國璽給了准女婿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08
A+ A- 關燈 聽書

「據說,你和天玄帝正在尋蠱毒的解法?」蘇驚遠倨傲地揚唇,「我倒是有法子。」

「哦?」蘇雲沁揚眉。

可真是神奇了,她和風千墨的那點事情還真是誰都知道了。

蠱王和蠱后這東西,好像已經不成為秘密了。

蘇雲沁轉首看向君明輝,眼神別有深意。

「不用看明輝,是本王說的。」單雲神情慵懶地倚在座椅上,笑意深邃得意,似是早已看透了蘇雲沁的疑問。

蘇雲沁抿唇。

她忽然抬袖。

嗖嗖!

銀針自她寬大的白色袖袍中飛出,閃爍出森森銀芒。

單雲瞳孔一縮,眼看著那兩根銀針飛來,他再也沒法慵懶坐下,連忙起身閃躲。

銀針赫然扎入了椅子上,立得筆直。

若是再晚一會兒,銀針鐵定要扎進他的腹部。

他也不惱,看向蘇雲沁,臉上的笑意非但不減反而還越深了幾許,「本王就是喜歡你這性子的女子。只可惜呀,你怎麼就是別的男人的呢?哦對,明輝也想要你。」

「齷齪!」蘇雲沁低聲咒罵了一聲。

她本就對單雲沒什麼好感,而這廝三番兩次帶著陰陽怪氣的語氣說話,她就極度想把這男人暴揍一頓。

思及此,她還想再發動第二次攻擊,手腕忽然被人拉住。

「雲沁,不要被他影響了。」君明輝的語氣很淡漠。

蘇雲沁一把甩開了他的手,「我倒不是被他影響,我只是忍了他太久。」

單雲在一旁聽著,吃吃地笑著道:「公主,看來你對本王也還是有些好感的嘛!竟然還忍受著本王,想本王想了不少次吧?」

「……」這人的臉皮還真是夠厚的。

蘇雲沁收斂起眸光,對蘇驚遠道:「你剛剛提及這個,難不成二弟還有解蠱的法子?」

戲台上的戲子們還在唱著戲,戲曲婉轉哀怨,甚至還帶著些憂思。戲子們沒有因為下方的看客之間的矛盾而有絲毫的停頓。

蘇驚遠站起身來,笑容得逞而傲慢。

「對,我這裡有法子,你想知道嗎?若是我讓天玄的太後知道你在這裡,天玄陛下也在這裡,恐怕又要棒打一回鴛鴦了吧?」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這種威脅對蘇雲沁來說其實非常沒有水準,甚至在蘇雲沁的心底,這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她垂首低笑,簡直要被蘇驚遠給笑死了。

「行了吧,就你這點能耐,還想威脅我?你,現在不過一個沒有實權的王爺,還想拿皇位?更何況你假裝失憶,爹可是不想留你呢!」

蘇驚遠眼神驟然一陳。

蘇雲沁的話,他其實本來就知道,但卻從他人口中說出口,讓他極度憎恨。

他捏拳。

他有今天,都是蘇雲沁害的!

「呵,事情才剛剛開始,你不要太得意了。」蘇驚遠冷冷地嗤笑著。

……

皇宮,御書房。

書房外的侍衛皆站得整整齊齊,園子里鳥語花香。

風千墨再次被蘇鵬叫入書房,剛剛踏入,他便瞧見了蘇鵬今日竟是沒有再批閱奏摺,而是臨窗而立。

他眼神微微斂了幾分,恭敬道:「岳父。」

蘇鵬轉回目光,「坐。」

他的模樣,彷彿像是在心底下了一個極大的決心似的,再也不似之前那般隨意。

風千墨自然也察覺到他的不對勁,眸色一深,卻依舊還是不動聲色地落座。

他知道,蘇鵬有話與他說。

他落座后,蘇鵬也坐在了他的對面,從懷中掏出了國璽,緩緩推到了風千墨的面前。

他的瞳孔瑟縮了一下,卻沒有伸手去接。

「千墨啊,這是第三關。」

「這是……何意?」風千墨的眸色幽幽,心底生出了一絲古怪的念頭。

蘇鵬扯了扯唇角笑,「我認你這個女婿了。這國璽,便是你的了。」

風千墨抬眸,定定地看著他的笑。

「雲沁和古周國,都是你的。」

「岳父。」他蹙眉,他是要蘇雲沁,卻沒想過要古周國的領土。畢竟有大山阻隔,管理起來並不容易。

「知道你想說這山脈阻撓,讓天玄和古周相隔甚遠,你畢竟是天玄的皇帝,沒法將古周的政權把控住。這不是有我嘛!日後你和雲沁有孩子了后,這古周國就是孩子的。現在我暫幫你們代管。」

「但,國璽你必須給朕拿好了。」

「……好,都聽岳父的。」風千墨了悟,瞬間明白了蘇鵬的意思。

他是想讓自己暫管國璽罷了。

這是為了防蘇驚遠嗎?

看來蘇驚遠,留不得。

……

戲樓里的氣氛依舊僵硬著。

蘇雲沁坐在座位上,根本無心去聽這戲子的哼唱,目光時不時掃向這蘇驚遠。

她若是動手殺了蘇驚遠便一了百了。

可,這麼殺了,又太過直接了。

君明輝也始終感受到蘇雲沁身上那濃烈的殺意。他與蘇雲沁認識了五年,蘇雲沁什麼時候動了殺念,他還是非常清楚的,這一刻,他甚至有些緊張。

他不是擔心蘇雲沁殺了蘇驚遠。

他只是擔心蘇驚遠身上的東西……

他微微捏拳,忽然起身拉住了蘇雲沁,「雲沁,你跟我來。」

「幹嘛?」蘇雲沁又扯回了手。

「看你不喜歡聽戲,我們去逛逛別的。」君明輝又道。

單雲在一旁嘖嘖嘆息著:「你們還真是……當著我和王爺的面,一點都不避諱呀?」

君明輝一點都不惱,甚至早已習慣了單雲這種陰陽怪氣的說話方式。他冷冷地瞥了一眼單雲,連解釋都懶得,跟蘇雲沁道:「走吧。」

戲曲悠悠響著。

可氣氛卻持續僵硬著。

君明輝率先抬步走,蘇雲沁深睨了一眼蘇驚遠,跟隨上君明輝的腳步。

蘇驚遠感受到離開的蘇雲沁最後那一道送來的眼神,充滿了敵意和殺意!他卻一點都不為所動,甚至還有些覺得隱隱好笑。

想殺他?也要看她是不是想死了。

人一走,單雲換了一個椅子落座,上面的戲曲已經唱完了,他十分配合地拍掌叫好。

「好,唱得好!」

蘇驚遠壓根沒有心情去聽,感受到單雲的弔兒郎當,他的眼神有些不滿。

「漠北王,你真的願意幫本王?」

「自然,不然你以為我借你兵幹什麼?」單雲一隻手搭在了身邊的椅背上,慵懶的姿態還帶著些許漫不經心。

蘇驚遠沉沉地在心底發誓,他一定要蘇雲沁死!

「不過,本王可是有要求的。」

「什麼要求?」蘇驚遠警惕地問道。

「就是,你可不能殺了蘇雲沁,本王要那個女人。」單雲一字一頓,語氣幽深。

蘇驚遠的心頭一震,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單雲。

蘇雲沁那女人有什麼好的,竟然這些男人都喜歡?蘇驚遠氣的胸口起伏不定,他忍了好一會兒才道:「漠北王,這女子如此之多,聽聞漠北的女子最為艷麗絕色,肯定比蘇雲沁好。」

「非也非也。」單雲搖了搖食指,「沒有女人能跟她比。」

蘇驚遠:「……」

他一直知道單雲是個好.色的,娶了聖女國的聖初月,最後卻把人家束之高閣,還吞併了人家聖女國的國土。

但他以為單雲是個有所求的色.鬼,並非是見著美人都要去調戲。現在,他還是要重新審視這個男人了,蘇雲沁肯定是對他沒有用的女人,他也想要?

……

皇宮。

「爹爹,外公叫你去做什麼呀?」蘇小陌剛到花園裡,便瞧見了自家的爹爹正閑庭信步地走入。

他蹦蹦跳跳上去,拉住了爹爹的大手。

風千墨低下頭看著兒子,將他弱小的手握在掌心中。兒子的手真的很小,真怕一個用力就把他的小手給捏碎了。

他想起蘇鵬的話,他蹲下身來直視著蘇小陌的眼睛。

「爹問你一個問題。」

蘇小陌點點頭。

「讓你做皇帝,你願意嗎?」

蘇小陌懵了一瞬。

蘇小野踩著她習慣性而慢悠悠呢的步子走來,聽見這話,也愣了一瞬。

她發現爹爹的問題著實有些莫名。

她沒有立刻出聲問。

蘇小陌卻歪著腦袋,小心翼翼地問道:「爹爹,你難道現在就要把皇位給我呀?」

「不是。」他輕輕搖頭。

這麼小的娃娃,他怎麼可能將這麼重的責任放在兒子的肩膀上。

他只是想看看兒子到底是有沒有這個決心。

蘇小陌握了握自己的小拳拳,一臉認真地思考起來。思考了良久之後,他彷彿下定了一個決心似的點頭,「我願意呀!我可以像爹爹一樣,做個明君……」

「明明是暴君。」一旁的蘇小野小小地腹誹著。

靜容跟在後方,聽著蘇小野的話,整張臉都抽搐起來。

誰都知道天玄的帝王是個暴君,可是這可是暴君的親生女兒,這麼說,真的好嗎?

「爹爹,咱們出宮去找娘親吧!娘親可能在戲樓里,我們偷偷去跟著她,給她一個驚喜好不好?」

蘇小陌雙眸閃了閃,明智地轉開了話題。

風千墨略微一沉吟,同意了。

這小機靈鬼,倒是會出主意。

……

大街上行人來來往往,君明輝與蘇雲沁一前一後走著。

蘇雲沁沉默了許久,忽然問道:「君大哥,你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剛剛在單雲的面前,他明顯在忍。

事實告訴她,他肯定是有事情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