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這賬一定討回來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42
A+ A- 關燈 聽書

雲輕歌詫異抬頭看向皇帝。

竟是讓夜無寐去……

這時又聽夜非墨說:「父皇,二哥年紀也不小了,也該是娶妻了,在去之前,不如先儘快給二哥定下婚約。」

「嗯,說的極是。」

雲輕歌:「……」

大反派這卑鄙的作風,她竟有些無言以對。

別人不知道,但她還是非常清楚的,夜非墨這是想把夜無寐支走,以免纏著她。

皇帝輕嘆了一聲,揮了揮手說:「好了,夜色太深了,你們早些回去歇息吧。」

夜非墨在輪椅上對著他行了一禮,轉身正要走,忽然又被皇帝喚住了腳步。

「等等,非墨。」

男人頓住腳步。

「這是朕給你的空白聖旨,希望於你有用。」

宮人將聖旨遞上,夜非墨眸光微閃,抿唇問:「為何?」

「唉,朕知道朕負了你們母子兩,你拿去吧。」

雲輕歌也訝然看向了被男人捏在手中的聖旨,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皇帝給夜非墨這麼一道空白聖旨,令人匪夷所思。

他們走出宮后,皇帝並未躺下,轉而吩咐一旁的小太監:「小李子,給朕備紙筆,朕要寫份遺詔。」

小李子一怔,輕輕問道:「陛下,您真的要現在寫嗎?」

這還有大把時間,為何陛下非得這個時候寫呢?

皇帝沉沉笑了,只是催促:「趕緊去。」

小太監不好再問。

皇帝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目光映上了一層淡淡的失落。

剛剛剎那,他以為自己可能會死,便有了想提前將遺詔寫出的念頭。

既然他遲早要走,這皇位遲早要傳給孩子,不如就傳給最值得信任的孩子。

……

出了宮,上了馬車。

雲輕歌轉頭瞥了一眼默不作聲的男人,輕輕說道:「阿墨,你沒什麼要問我的?」

「我問了你會答?」他偏頭看她,眸光瀲灧,就連唇邊的笑意,絕艷又……溫和。

他抓過她的手,放在唇邊,「你要怎麼回答,本王已經猜測到了。你一定會說,你在夢中學來的。」

雲輕歌:「……」

他還真的非常了解。

「輕歌,你知道本王最恨你的是什麼?」

「我瞞著你?」

「不。」

雲輕歌看著他薄唇摩挲在手背上,微熱的唇息也灑在手背上,痒痒的,她緊張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總覺得他會一個不高興,一口把她手給咬掉。

「本王恨你,總是令本王不安。」

「額?」這話,還真是讓她始料不及。

他話音一落,張嘴,就咬了她的手。

「嗷,夜非墨,你還真咬啊!」她又驚又怒,掄起拳頭打他,真是又氣又笑。

「輕歌。」他抓住她的手,「你先回府,我有事去天牢。」

雲輕歌立刻想到他要去取了明若兮的命,連忙從衣袖中取出了一包葯遞給了他,說:「直接殺了她太便宜她了,她下毒折磨我,是不是也該還她。」

男人側頭看她,輕嗯了一聲,接過了藥包。

明若兮這賬,他是一定要討回來的。

「乖乖回府休息。」他又握了握她的小手,便下了馬車。

夜非墨並不問她武功是從何而來,雲輕歌有些無奈地搖頭。

她也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說實話。

可惜……

系統:「主人,你千萬不要亂來呀。」

「放心,我不會。」

……

雲挽月在屋中等待了許久,聽見了丫鬟說太子殿下回來了,她連忙拎起裙擺沖了出去。

果然,瞧見了黑夜中緩緩走近的男人。

男人的身影幾乎要與黑夜融為一體,頭微微垂著,不知是在想什麼,似是非常失落的模樣。

「珏哥哥?」她大步走過去,聲音盡量放柔,「發生了什麼事嗎?」

男人聽見她的聲音,如同被驚醒了一般,猛地抬起頭來瞪她,眼神中滿帶的都是怨怪之色。

這幽怨的眼神,把雲挽月給驚了一下。

她微微往後退了幾步,小聲問:「珏哥哥,到底是怎麼了?」

「月兒。」他忽然捏住了她的下顎,聲音陰鷙,「若不是你,本宮今日的太子妃就是你四妹妹。」

這話,讓雲挽月渾身一顫,有一股涼意當頭澆下。

「珏哥哥……」

「如今你四妹妹這福星讓夜非墨快要搶走本宮的太子之位了,而你!因為你,本宮要失去太子之位!」

雲挽月瞪眼:「你在怪我?」

可笑,這男人竟然把所有的過錯都怪在她的頭上?

「難道不是你?」夜天珏捏著她的下顎,一把將她甩開,大步踉蹌地往屋內走去。

雲挽月心口鬱結,怒極:「夜天珏,你再說一次,你說是我?你竟然說你快要坐不住太子之位是我的錯?你自己無能,怪我?」

這偏激的一句話,讓原本要入屋的夜天珏猛地轉頭看向雲挽月。

他瞪著雲挽月,像一隻受傷的野獸,疾步過去,雙手掐住了雲挽月的脖子。

「你說本宮無能?」

「不是嗎?」

「呵,以為本宮殺不了你嗎?」他目眥欲裂瞪著雲挽月,整個人如同魔怔了一般。

就在夜天珏下定決定要掐死這女人時,忽然後背被人捅了一刀,令他悶哼出聲。

他不可置信地轉頭看向背後,正是……秦暮雪。

她面無表情地捅了一刀后,淡淡往後退了一步,連話都不說一句。

只有雲挽月知道她這是被催眠的狀態,冷冷勾了勾唇角,眼見著夜天珏要滑下去,連忙扶住了夜天珏,叫道:「快來人啊,珏哥哥被人刺殺了!」

院中一片混亂,秦暮雪很快也被侍衛給押進了牢中。

至始至終,秦暮雪面無表情,甚至一點掙扎都沒有,看都沒看夜天珏一眼。

倒在地上的夜天珏,死死瞪著被侍衛帶走的秦暮雪,胸口鬱結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雲挽月誇張地叫道:「珏哥哥,珏哥哥,你沒事吧?」

她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

而夜天珏看見眼前雲挽月那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剛剛魔怔的瞬間閃過腦海,他臉上充滿了愧疚。

「月兒,是我不好……」

雲挽月哭著搖頭,心底卻冷哼。

她可以忍,忍到這男人登基,一刀斃了他!

……

雲挽月喚來了太醫給夜天珏包紮傷口,又親自送走了太醫。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回到屋中換了一身夜行衣。

「太子妃,您這是……」丫鬟看見她一陣打扮,小聲詢問了一句,「您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