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這戲,演得有些假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16
A+ A- 關燈 聽書

走了幾步的君明輝忽然轉過身來看她。

「雲沁,不要去漠北。」他是在警告她,語氣是蘇雲沁從未聽過的嚴厲。

蘇雲沁抬起頭來,看著君明輝灼灼的雙眸,微眯美目。

「為什麼?」

「單雲是什麼人,你能感受到。漠北的葯,我會替你親自去尋,你不要去。」

「君大哥,你不能去。」蘇雲沁微微嘆息了一聲。

她不想再欠他什麼了。

尤其是,這個男人這五年來,幫她太多太多。

欠的恩情即便是償還一輩子都不可能還完。

蘇雲沁直視著他,雙眸熠熠生輝,「我聽說你即將登基,恭喜還來不及。」

「……」君明輝的臉色驟然一沉。

是啊,天焱的皇位即將易主。

這消息雖然肆掠,但起初大家都以為只是胡說八道罷了。畢竟天焱的皇帝身子還如此硬朗,而太子已經在外流浪了五年,遲遲不歸國,如今歸國不可能這麼早傳位。

君明輝的神情有些僵硬,張了張唇想解釋。

蘇雲沁已經先於他說話了,「君大哥,真的恭喜了。你什麼時候封帝?若是他日我有空,可以去瞻仰瞻仰。」

君明輝扯了扯唇角,唇邊的笑意帶著些苦澀。

他不想登基,可是一想到風千墨,他就帶著幾分賭氣的成分答應了父皇登基。

倒是蘇雲沁,說著恭喜的話,卻無比戳他的心,把他的心戳得血淋淋。

靜默了一下,蘇雲沁意識到自己好像把話題聊死了。

「君大哥,漠北我是會去的。你放心好了,我男人會與我一同去,有他在,不會有事。」

「我男人」三個字,讓君明輝的臉色更加難看。

他注視著蘇雲沁,也發現蘇雲沁在說到風千墨時,那一臉的幸福模樣,讓他袖中的手緩緩握成拳頭。

他倒是忘了,蘇雲沁的身邊已經有了風千墨,哪裡還有他的位置,更不需要他這樣的護花使者。

街上嘈雜聲四起。

這時候蘇雲沁好像聽見了兒子的叫聲,她連忙轉頭去看,但卻不見人影。

奇怪,難道是幻聽嗎?

「怎麼了?」君明輝不解問道。

「沒……好像聽見了大寶的聲音。」她又一次晃了一眼人群,依舊什麼都沒有捕捉到。

君明輝也往四周看,蹙了蹙眉。

……

此刻在不遠處的巷口邊,蘇小陌和蘇小野拉扯著他們的爹躲在巷子里。

「哥哥,我們為什麼要躲起來哇?」蘇小野也懵了一下。

剛剛瞧見蘇雲沁和君明輝站在一起,他們兩個竟然下意識地拉著爹爹躲在了小巷子里。

而他們的爹爹,竟是難得地好不反抗。

「笨,要是讓娘親看見我們跟蹤她,娘親會怎麼做?」蘇小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蘇小野連忙縮了縮脖子。

確實,娘親要是知道這事情,會不會又要把他們給懲罰了……

風千墨沒有理會兩個孩子的說話聲,目光幽幽地看著那方站在街道上的二人。

不悅,非常不爽!

尤其是蘇雲沁和君明輝站在人潮里兩相對望的樣子!

他表示非常生氣!

兩個娃娃也察覺到了來自爹爹身上的強大冷空氣,二人同時抬頭看向風千墨,心底暗暗叫了一聲好糟糕。

「爹爹好像非常不高興。」蘇小陌還不怕死地說出口。

蘇小野扯了扯風千墨的衣袖,卻發現扯了好幾下,爹爹都沒有反應,她又用力扯了幾下。

終於,男人低下頭看向她。

「爹爹,你不用擔心的了,君蜀黍和娘親就是聊聊而已哇!」

蘇小陌也同意地頷首。「對對對,爹爹,娘親只是和君蜀黍在談情說愛……」

「啪」地一聲,蘇小野一巴掌拍了過去。

談情說愛四個字不是這麼用的!

蘇小陌被妹妹打了一巴掌,倒也不痛,只是有些委屈。

不過轉頭看向風千墨,確實臉色越來越暗沉了,男人的雙眸里好似覆著了一層冷霜。

這一瞬間,兩個孩子都因此抖了抖身子。

好可怕。

爹爹生氣的後果肯定非常嚴重。

……

蘇雲沁走了幾步又停下了。

她感覺如芒在背,總覺得有人在後面瞪著她,一轉頭滿街的人也不知道是誰。

君明輝忽然道:「明日我便走了。」

「哦,這麼快?」

「嗯,看來你不需要我。我只能提醒你,小心蘇驚遠,他邊境之地不是被單雲救下的,而是被鳳族人救下,之後見到了單雲。」

本來鳳族人都在沙漠地帶遊走。

他們無家可歸,只能在這樣的邊緣地方居住。

但也正是如此,他們也成了天玄最為隱秘的阻礙。

蘇雲沁點點頭。

她心頭微微流淌過一絲暖意。她能夠感受到君明輝對她的關心,雖然之前的一些事情,讓二人之間的「兄妹情」出現了點點裂痕,可他們五年的感情終究不會變。

「你也是,一路小心……」

「哇嗚!娘親!」正巧這時候一聲孩子清脆的啼哭聲劃破了整個街道的嘈雜喧鬧。

大家紛紛轉過頭看向發出哭泣聲的地方。

只見一個看上去四歲大的小男娃娃狂奔向蘇雲沁,最後一把抱住了蘇雲沁的腿。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是忽閃漂亮的眼睛,還有直挺挺的小鼻子,以及精緻的唇瓣。

街上行人都忍不住讚歎這娃娃的模樣長得真是俊俏,日後長大了可還了得?

蘇小陌抱著蘇雲沁的腿,使勁地蹭了蹭。

蘇雲沁愣了一下,問道:「你怎麼出來的?」

難怪剛剛好像聽見了蘇小陌的聲音。

「哇嗚,娘親,你不要走,不要拋棄我們。」

然後,抱著她腿的孩子便開始誇張地哭起來。

雖然他的小臉上一點淚痕都沒有,看上去哭泣的模樣反倒是像滑稽搞笑。

蘇雲沁嘴角抽搐著看著兒子演戲。

這戲,演得有些假。

而且,兒子呀,你的哭樣真丑……

君明輝也一臉狀況之外,好一會兒才問道:「大寶,你怎麼了?」

他好像沒有理解蘇小陌為什麼這麼哭。

蘇小陌卻一臉肯定地抱著蘇雲沁的腿,朝著君明輝擠眉弄眼:「君蜀黍,你趕緊走,趕緊走,不要帶走我娘。」

不然爹爹待會兒尋過來要殺人了。

他之所以衝出來,是因為剛剛在小巷子里感覺到他爹好像要殺人了,他趕緊衝出來。

這一番戲演的,他真想讚歎自己一句聰明。

蘇雲沁也很疑惑。

「君大哥,你先走吧。」看兒子的樣子,她似乎明白了。

能夠把兒子帶出來的,肯定是風千墨。

難怪剛剛如芒在背,感情是某男正在瞪著她。吃醋了?

君明輝抿唇,無法,只好點頭離開。

待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人群里,蘇小陌才牽著蘇雲沁的手往人潮相反的方向走去。

最後在小巷子口停下了。

風千墨正倚在巷子的牆壁上,見她走來,一雙眸子透著幾分不滿。

但,蘇雲沁好像感覺到了他眼神里的幽怨之意。

「千墨,你躲在這裡做什麼?」她故作不解。

其實,她心底已經暗暗好笑。

風千墨冷冷哼了一聲,俊臉上寫著:孤不高興,快哄孤。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大寶,小寶,娘親帶你們去買糖葫蘆吃好不好?」

「好耶好耶!」一聽,蘇小野樂開了花。

她一手牽過一個孩子,直接無視掉某男那沉著的臉色,走出巷口,隨即走去賣糖葫蘆的攤位上。

風千墨蹙了蹙眉,那股不悅在臉上越來越濃郁。

該死的小女人,故意其他的吧?

……

蘇驚遠回到宮中,率先去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傳來了書寫的聲音。

「皇上,王爺求見。」太監的聲音在門口緩緩響起。

蘇鵬提筆的手滯了一下,但眼底的暗芒不過一閃,他沉冷著說道:「准。」

蘇驚遠已經大搖大擺走入,臉上還帶著幾分得意之色。

「爹。」他出聲。

「有事?」蘇鵬頭都不抬一下。

「有事,我是想問爹,這後宮女人都不碰一下,日後這皇位可讓誰繼承呢?」蘇驚遠連拐彎抹角都不想,語氣陰冷而自信。

他直視著蘇鵬。

蘇鵬手中的筆緩緩放下,他抬起頭來。

「怎麼,你覺得朕會把皇位給你?」

「……瞧爹說的,我只是關心古周的未來。」蘇驚遠笑著解釋。

他大概是太心急了,一想到蘇雲沁的把柄就在他的手中,他就已經迫不及待地來找蘇鵬。

他又走近了幾分,「更何況,我最近遇到了一些人。爹,你猜我見到了誰?」

蘇鵬默。

「就是大姐的娘親,還與其他的男人在一塊……」

蘇鵬雙手握拳,手背上青筋隱隱暴起。

「兩人如膠似漆,當時我受重傷,他們倒是直接在我的面前摟摟抱抱,卿卿我我。不過周韻這女人,不知道我是誰。爹,她當初竟然假死騙過我們所有人……」

「閉嘴!」蘇鵬氣怒,一張拍在了御案上。

轟——

御案被硬生生拍碎了去!

蘇驚遠看了一眼四分五裂的桌子,笑意一收,說道:「爹,她還告訴了我一個秘密。就是大姐的弱點,哦不,應該是蠱王和蠱后的弱點。若是這麼用,他們恐怕會自相殘殺吧?」

「你?」蘇鵬猛地抬頭。

蠱王和蠱后?這是什麼玩意?

他一點都不懂。

畢竟蘇雲沁從來沒有與他提起過這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