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幫王爺看緊王妃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0:57
A+ A- 關燈 聽書

「還有皇後娘娘壓著呢。」雖然皇帝已經提前給了夜非墨一道空白聖旨,可畢竟空白聖旨代表不了什麼。

就看夜非墨最後要用這道空白聖旨作為怎樣的利器。

她說著這話,目光始終集中在手中的醫書上。

吉祥歪了歪腦袋,但也不好再議論什麼,「奴婢去給王妃取些糕點過來。」

雲輕歌點點頭。

去了沒多久的吉祥又返回,不過這次手上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麼快?」

「王妃,是侯府的五姑娘求見。」

「雲冰薇?」雲輕歌訝然,坐正了身子,詫異地詢問,「怎麼回事?」

吉祥搖搖頭。

「快請她進來。」

雲冰薇求見,必然是有事尋她。

自從她嫁進這靖王府以來,雲冰薇從來沒有主動訓過她,這就有些奇怪了。

吉祥領命出去帶人入屋,又非常貼心地請雲冰薇落座后便去端茶點了。

「五妹是尋我有事?」她放下醫書,看向雲冰薇。

因為在自家王府內,她的臉上沒有貼那半張紫色瘢痕,這模樣倒也令雲冰薇驚了一下。

雲冰薇:「你……你的臉……」

與其說是驚,不如說是驚艷。

她不可思議地看著雲輕歌,有那麼一剎那甚至覺得這般容貌甚至比雲挽月更好看,雲挽月的美實在太妖太媚,而眼前這雲輕歌的美是令人舒適的。

雲輕歌淡淡說:「往常都是易容罷了,現在在自家院子里,我就懶得易容了。」

雲冰薇盯著她的臉看了好半晌,以至於都忘記了自己來此的原本目的。

「五妹,你尋我到底是因為何事?」

雲冰薇才恍惚回神似的,剛剛凝滯在面上的情緒瞬間收斂殆盡說:「今日我偷聽到當家主母與二房說起我的婚事,他們說……那家公子已經確定要娶我,並且準備後日給我們家下聘。」

說起這事,她的臉上浮上了焦急。

雲輕歌很訝然地看著她,「後日?」

這麼急切的情況下,她要給雲冰薇想到一個完美的解決法子。

她捏了捏下顎。

「對,後日,很急,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來尋你。」

「你能確定秦王對你的喜歡嗎?若是能確定,我便想辦法讓你與秦王見一面。」

夜少卿這男人跟夜無寐關係挺好,只是一直沒有聽起他喜歡哪家姑娘。更何況根據書中的劇情介紹,夜少卿後來把雲妙音娶了,也是因為一首曲子。

「我……我不知道。」提到夜少卿,雲冰薇一張俏臉紅了個徹底。

雲輕歌繼續捏著下顎:「我有個好主意。」

「雲妙音最近也在練一首曲子,就是當初在元宵會上彈奏的曲子,她以為憑一首曲子就能得到秦王的注意。」雲冰薇雙手握在一起,有些煩躁。

一向心如止水的她,竟然會因為這樣的情況而再也無法平靜下來。

正胡思亂想著,忽然,肩膀上一沉。

雲冰薇抬起頭看向對方。

正是雲輕歌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彷彿在表達一種無言的安慰和惺惺相惜。

以前在侯府時,雲冰薇跟這位四姐姐接觸並不多,甚至當初看她被雲挽月和雲妙音姐妹兩戲弄之時還袖手旁觀。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可如今……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她也不會來找雲輕歌了。

想到過去的事情,她竟然覺得有些愧疚。

當然,雲輕歌不知道她心底那些彎彎繞繞,只是說:「明日一早,我就安排,你要抓緊這次機會。」

「我?」雲冰薇錯愕抬頭,「明早上……你想做什麼?」

「幹壞事。」她揚了揚紅唇,唇角挑起的微弧甚至還帶著一分邪氣和輕佻。

這表情讓雲冰薇看的神色一滯。

她忽然發現自己可能以前根本沒有完全了解雲輕歌。

……

太子妃殺了西玄公主一事上,皇帝大怒之餘,為了平息西玄皇帝的怒意,決定讓夜無寐押著太子妃和西玄公主的屍體去與西玄公主交涉。

以為如此做,就能將一切過錯都歸咎在太子妃身上,以此避免戰爭。

雲輕歌第二日就安排了夜少卿在酒樓里等待。

她故意定了兩間雅間,隔壁是夜少卿和夜無寐,她則是拉著雲冰薇在雅間里等待。

「冰薇,你彈琴,記住我教你的哦。」

雲冰薇尷尬地扯了扯唇角,輕輕點頭。

她總覺得如此做有些矯情,可是又不得不這樣做,否則明天她就要嫁給一個完全不喜歡的男人了!

雲輕歌拍了拍她,然後退了出去。

吉祥說:「王妃,咱們這樣做,能不能有勝算呀?」

雲輕歌斜睨了一眼吉祥:「只能勝不能敗,不成功便成仁。」

她不確定夜少卿對雲冰薇有幾分喜歡,不過只有試過了才知道可能。

這時候隔壁的雅間門也開了,走出的正是夜無寐。

他一轉頭就看見了她,目光灼灼。

雲輕歌神色很清冷,只是有些不知如何面對他那灼熱至極的眼神。

「輕歌,我有話與你單獨說。」他迎面走來,那雙如鷹的黑眸里映著動人的光。

雲輕歌不知為何,面對他這樣的眼神竟然覺得有些心虛。

她讓夜非墨去跟皇上說給兩位王爺選王妃,這事兒這男人應該不知道吧?

「吉祥也不是外人,你有什麼話就當著吉祥的面說吧,免得到時候讓別人瞧見了反倒是不好解釋了。」

眼看著吉祥要走,雲輕歌連忙抓住了吉祥的手,語氣很誠懇。

她直視著夜無寐的眼,一副正兒八經的模樣。

眼前的男人輕輕眯起眸子,嗓音壓低而帶著幾分威脅性:「你當真要在吉祥的面前說這些事?」

說罷這話,他又無聲地用口型說了兩個字。

只是這兩個字沒有出聲,吉祥看不懂。

雲輕歌看懂了,那是——馬甲二字。

她抿了抿唇,心中權衡了一番,還是看向吉祥吩咐說:「吉祥,你在這兒守著。」

「王妃,你……」吉祥一臉敵意地掃著夜無寐,好像是在用眼神表達自己的情緒。

她完全看得出來,這個夜無寐有問題。

啊呸,是對王妃有意思。

她要替王爺看緊王妃……

「不用擔心,我很快回來。」她又看了一眼緊閉的門,「裡面的姑娘還需要你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