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這招,引蛇出洞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23
A+ A- 關燈 聽書

蘇驚遠神情依舊得意而倨傲。

他一臉嘲弄地看著蘇鵬,像是在嘲弄他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糟老頭子一般。

蘇鵬臉色沉得厲害,好一會兒才問道:「你來就是為了與朕說這些?」

那不耐煩的語氣,昭示著他的心情也非常不舒服。

即便是他再想知道關於蘇雲沁身上的蠱毒問題,他也不會從蘇驚遠口中得知,他必然要回頭問及蘇雲沁。

蘇驚遠雙手撐在了桌面上,微微俯下身來,直視著蘇鵬的眼。

他站著,蘇鵬坐著。

那麼瞬間,蘇驚遠恍惚覺得自己就是那位睥睨而下的皇帝。

「爹,你若是現在擬旨封我為太子,我便告訴你,大姐的蠱毒如何解,怎樣?」

「你在威脅朕?」蘇鵬半眯著眼睛。

「不,兒臣只是在就事論事。」

「蘇鵬,朕告訴你,永遠想都不要想!哪怕古周國滅亡,都輪不到你來繼承。」

蘇驚遠緩緩站直了身子,滿眼的戾氣和煩悶之色。

他沒想到蘇雲沁的這個籌碼還威脅不到蘇鵬。

他本以為這一道威脅足以能夠讓蘇鵬產生猶豫,哪知道這老頭一點反應都沒有,如此斬釘截鐵!

蘇驚遠的眼神一深,眼底的怒意越來越濃烈。

「你會後悔!」他惡狠狠地威脅了一句,隨即轉身離開。

蘇鵬抬起頭來,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眉宇間也染上了絲絲殺意。

雖知蘇驚遠是自己的親兒子,虎毒還不食子,他已經忍耐了這兒子很久了。以前尚且因為蘇驚遠窩囊的性子而不像疼愛這個孩子,可現在自從知道周韻沒有死後,他便瞧著蘇驚遠更加厭惡,甚至有一種想要殺了這小子的衝動。

……

蘇雲沁帶著兩個孩子回到皇宮時,風千墨始終緊緊跟隨著他們身後。

只是,蘇小陌會時不時轉過頭去看一眼身後的爹爹的表情。

「娘親,爹爹看起來不高興。」

「不要說話。」蘇雲沁吩咐了一句,眼看著自己的寢宮就要到了。

蘇小陌又轉頭看了一眼,說道:「娘親,爹爹待會兒會不會生氣,然後收拾你呀?」

「……」蘇雲沁的額際上畫下了三條黑線。

憑毛她兒子覺得是風千墨收拾她,而不是她收拾風千墨?

她瞬間覺得自己在兒子的心底真是毫無地位可言。

「靜容,把他們領去沐浴。」

此刻蘇雲沁已經領著兩個孩子入了宮中,將孩子的手遞給了出門迎接的靜容。

靜容輕輕點點頭,上前牽住了孩子的手。

可一抬頭,發現蘇雲沁身後的男人表情格外陰沉可怕,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小姐……」姑爺的表情很可怕。

蘇雲沁發現臉色驟變的靜容,她回過頭去看了一眼身後某男,暗自咂舌。

「行了,你帶著孩子去洗。」

靜容也不敢問什麼,拉著兩個娃娃就走。

蘇雲沁卻像個沒事人似的往寢屋走,身後的男人隨即跟上,在她寢屋門即將關上時,男人的大手赫然伸出阻攔住了她即將關上的門。

蘇雲沁微微歪著頭,一臉不解地看著他。

「你幹嘛,我要換件衣裳。」

「君明輝與你說了什麼?」他對這件事情始終耿耿於懷。

蘇雲沁眨了眨眼眸,一派地冷靜而不解。

「一些日常話題。你不會……這個也要吃醋吧?」

面前的男人神情滯了一下。

蘇雲沁連忙湊到了他的身前嗅了嗅,像是要感受一下他身上是不是真的有酸味。

看著面前小女人這般調皮的模樣,他竟有些失笑,什麼氣也在瞬間消散無蹤。

他踏入屋中,將門赫然闔上。

下一刻,他將女人給反壓在門上。

「幹嘛?」

蘇雲沁依舊眨著雙眸,直視著他雙眸中閃爍的瀲灧華芒。

「喂,你這麼小氣,日後可怎麼辦?」她伸出小手,在他的胸膛上畫圈圈,「我們還有這麼長的路要走,我身邊的男人肯定也會很多。你豈不是要天天吃醋了?」

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女人多麼優秀耀眼奪目,日後肯定會有多少男人被她吸引。他卻不能把她藏好。不過……他並不擔心這些。

……

「幹嘛!!」

「就抱抱。」某男語氣很軟。

蘇雲沁也就乖乖地不動了,由著他把自己給緊緊環住。

「喂,等我把蘇驚遠解決了,我們就去漠北尋葯怎樣?」

再耽誤下去,她就要擔心自家女兒的病情,還有風千洛。

她的臉湊到了他的心口位置。

男人強有力的心跳聲,總能給她一股堅定的安心。

許久之後,男人的聲音才緩緩響起:「好。」

解決蘇驚遠,他一直也想要徹底解決了。

但又覺得小女人並不需要他出手,畢竟他完全相信小女人能夠自己解決。

……

翌日早朝結束后,蘇雲沁去往了書房。

蘇鵬一入御書房,便沉沉地將門給闔上。

除了蘇鵬,還有林文淵。

二人入屋看見蘇雲沁,並不疑惑。

「今日我是想與你們說驚遠的事情。」蘇鵬沉沉地道,「他昨日威脅我。」

於是,他把蘇驚遠的所說一字不漏地說了出來。

林文淵皺著眉頭,不吱聲。

其實之前周韻的事情,他都聽蘇鵬與他說過了。提到自己的妹妹沒死,他當時的心情略還有些複雜。

他便知道妹妹若是活著肯定會找蘇鵬報仇。

實則,他們夫妻兩之間的仇又有多深?

古代哪個男人沒有三妻四妾?

他是傳統的男人,自然是有著傳統封建的大男子主義。林文淵很多時候都是想不明白自己的妹妹到底追求的是什麼。

蘇雲沁則是在想著自己的事情,捏了捏下巴。

其實早已知道蘇驚遠不能留了。

就是不知道要怎麼處置蘇驚遠最為快速直接,又不會讓天下人覺得他們這是故意為之。

她抬起頭來,「爹,若是謀朝篡位,這可是重罪吧?」

「死罪。」

「對!蘇驚遠這謀朝篡位的意圖這麼明顯了,咱們還等什麼呢?」

蘇雲沁瞬間有了好主意。

蘇鵬的雙眸微閃,看著蘇雲沁,略微懷疑了一下。

「我可以有個主意,讓他瞬間原形畢露。」

林文淵也被蘇雲沁的話給吸引了,連忙湊了過來,想聽聽蘇雲沁到底有什麼好主意。

若是真的能把蘇驚遠給解決了,她也可以沒有顧慮地去往漠北。

蘇雲沁連忙湊到了蘇鵬的耳邊說起了自己的想法。

蘇鵬揚了揚眉。

這招,引蛇出洞!倒是一招好招!

……

之後兩日,蘇驚遠照常上朝下朝,甚至經常往蘇鵬的書房跑。

他認定蘇鵬會同意自己的條件。

所以在第二次去往書房時,蘇鵬竟是答應了。

「嗯,你說的倒是有道理,朕這邊也沒有子嗣繼承,不如就你了。」

蘇驚遠對這突然而來的喜訊興奮不已,但面上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奮之色,故作鎮定。

蘇鵬又道:「但,朕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蘇驚遠心底徒然而起一絲警惕。

蘇鵬微笑。

蘇驚遠感覺到頭皮發麻。

他回來這麼長時間,和蘇鵬接觸這麼久,這是蘇驚遠第一次看見蘇鵬對著他笑,是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爹?」他不覺得有些發怵,又喚了一聲蘇鵬。

「嗯,我告訴你,給你一天時間,將葉將軍手中的兵權拿到,你敢嗎?」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蘇鵬眯著眼睛,眼神意味深長。

蘇驚遠的心底原本而起的警惕之感因為這個要求瞬間消散無蹤。

他以為,蘇鵬只是想利用他拿到兵權,最後還是會把太子職位而給他,既然是如此划算的買賣,他何樂而不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