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4章 傷了誰,也不能傷她1

發佈時間: 2020-12-21 04:27:37
A+ A- 關燈 聽書

魔域的夜很黑,天上的血月有些詭異,但那徹夜綻放的煙花,將這黑夜照亮,但卻暖不了逐漸冷了的心。

阿寶乖乖的在鳳天瀾懷裡,小手緊緊的抱著她,給她無聲的安慰,到底是小孩子,最後還是經不住困意,在她懷裡睡了過去。

鳳天瀾拿出披風,給阿寶蓋好,唯有著小小的,軟軟的,肉呼呼的小人兒,才能給她一絲溫暖。

而她,依舊坐在屋頂上,望著天外樓的方向,雙眸空洞,讓人看著心疼。

琉璃守在屋下,仰頭望著這一幕,心疼不已。

蘇驚風一直站在走廊,看著坐在屋頂上的鳳天瀾,看著她那瘦小的身子,幾乎要淹沒在夜色中,身上一股令人悲傷的氣息,他本想上去,跟她說說話,刺激她一下,想想又算了。

今夜,她定是很難過的吧。

皇城郊外的最高山峰,在深夜中,竟是寒冷,還有些白雪飄飄。

司墨白坐在懸崖邊上,目光一會兒望著天外樓,一會兒望著兩域小鎮,最後躺倒在地,閉上雙眼,今夜就什麼都不想了。

他覺得自己是愛著雲漪的,可真當要娶她的時候,卻又有一個心聲在告訴他,不能娶,那心聲太強烈了,最終他還是沒能抵住那種感覺,逃離了。

此時,只覺得一身輕鬆,沒有那種壓抑感,負罪感。

就算對不起雲漪,隱約中,似乎對得起另外一個人,就讓他自私一次吧。

司墨白閉上雙眼,放空自己的一切,什麼都不去想,願今夜過去,一切都好。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天亮了,徹夜未停的煙花,也都停了,只是街道上,還是無數人在討論這一場大婚,那想著沾喜氣的他們,貼上的囍字,都還未撕下。

一起喜慶都還在。

天一亮,司墨白便回了天外樓,假扮他的人和那個丫環,都被唐雪瑩給處死了,至此無人知道,昨天大婚的新郎和昨晚洞房花燭的兩人,早已換了人。

雲漪看著推門而入的司墨白,面上一喜,想要起身迎上去,可一想到昨天他竟然逃婚,且這麼一逃,便是一天,剛起的身子,又坐了回去。

這一次錯的也是他,本該就是他來哄她的。

司墨白看著坐著不動的雲漪,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看了她好一會兒才說道,「對不起。」

千言萬語,對於她只有對不起。

唐雪瑩看了兩人一眼,識趣的起身,走到司墨白的身側,抬頭看著他,「無涯,她是雲漪,為你犧牲太多,卻依舊原諒你的雲漪,這一次你做的太過了,希望你好自為之。」

聲音冷冷的,算是警告。

可是那又如何,現在的司墨白,是魔神,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只是因為自己對他動過手腳,才敢如此放肆。

但就算打不過,負了雲姐姐的,那便該死!絕不能原諒。

唐雪瑩走了出去,門關上了,只剩司墨白和雲漪兩個人,她聽他一句對不起,想要等他更多的解釋,卻什麼都沒有聽到,空氣凝滯著。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