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幫妹妹謀婚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05
A+ A- 關燈 聽書

夜無寐揚眉,掃了一眼緊閉的門。

他就覺得奇怪為何今日雲輕歌會主動寫信邀請他出來,原來不是為了他……

吉祥也無法,只能警告地瞪了一眼夜無寐,點點頭乖巧說:「王妃,若是有事就大叫,奴婢一定衝過去保護你。」

雲輕歌失笑搖頭,隨即走了出去。

夜無寐又看了一眼緊閉的門,還是跟著雲輕歌走了出去。

他們二人剛剛下樓,從樓上便傳來了一陣輕柔的琴音,裊裊綿長,扣人心弦。

夜無寐的腳步微頓,不過也沒有說什麼,跟上了雲輕歌的腳步。

「輕歌,你在幫你的妹妹謀婚?」一到無人之地,男人赫然出聲。

雲輕歌倒也沒什麼不好承認,大方點頭:「你這都看出來了。」

「嗯,最近侯府忙著嫁女兒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

「你尋我有事?」

「本王再過幾日也要離開去西玄,我不在的日子裡,若是夜非墨欺負了你……」

「不會。」她想都不想就打斷他的話,「我家男人不會欺負我,只有我欺負他的份。」

夜無寐:「……」

很好,這猝不及防的狗糧!

雲輕歌挽起唇角說:「對了,皇上不是要給你選妃嗎?你怎麼都不關心這事兒?」

男人原本有些平靜的面容染上了一份淡淡的惆悵,他唇角扯起苦澀的弧度。

在雲輕歌以為他不會給出回應的時候,卻聽見他那略帶深意又似帶著幾分無奈的話:「不是心中那個人,選誰都無所謂。」

這話,令她心口一跳。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她錯愕地抬頭看他。

「我……」她剛說了一個字,突然從二樓傳來了驚呼聲。

聽見是雲冰薇的驚呼聲,雲輕歌夜顧不得跟夜無寐繼續聊下去,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夜無寐看見她竟是用輕功躍上了二樓,目光一沉。

她是用任務值換取了武功?

其實他剛剛想告訴她,若是有足夠的任務值可以換取解毒!

她竟然……

男人站在原地,沒有跟上她的腳步,雙手卻緊緊捏成了拳頭。

他從來沒想過,有朝一日,他會跟雲輕歌朝著兩個完全相反的方向越走越遠,似是再也……拉不近。

不想,他如何允許!

……

雲輕歌衝上二樓的時候便瞧見了正在爭鬧動手的兩個女人。

「雲冰薇,你這個賤女人,你竟然敢出來故意找秦王!」雲妙音一雙眼睛赤紅的,此刻已經徹底失去了理智。

而她的手中握著一把散發著陰森寒芒的匕首,一副作勢要化花雲冰薇臉的架勢。

一旁的夜少卿神色有些怔忪,看著兩個姑娘在面前似潑婦般打起來,他有些手足無措。

他可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下。

「雲妙音,你瘋了,放開!」雲冰薇的髮髻已經被雲妙音給揪散了,此刻整個人都徹底沒有了之前的大家閨秀之犯。

不過饒是如此,她也依舊是清冷矜持的,不顯任何狼狽。

反觀雲妙音,反倒是相當狼狽和衝動。

雲輕歌上前推了一把夜少卿道:「你還愣著幹什麼?為什麼不去阻止她們?」

被推了一把的夜少卿一臉懵逼和錯愕地轉頭看向雲輕歌,好半晌才弱弱說:「你是她們姐姐,理應你來阻止她們……」

「咳咳,她們是為了你而爭吵,理應你來阻止。」

雲輕歌覺得自己這還真是給別人挖坑,而這位可憐的秦王,還一副二愣子的模樣,完全在狀況外。

「啊!」就在二人都沒有出手時,突然那方的雲冰薇驚呼了一聲。

夜少卿猛地看過去,眼見著雲妙音那一匕首要刺進雲冰薇的腹部里,他飛身上前一把拽開了雲妙音,隨即將雲冰薇扶進了懷中。

「你沒事吧?」

雲冰薇的手臂上有兩道傷痕,脖子上也被劃到了一道。

她被夜少卿抱入懷裡,整個人都呆住了,受寵若驚之餘,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但二人這麼「情深意濃」地對視,惹得雲妙音更加瘋狂了。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她怒道,抓起匕首就衝過去,結果就被夜少卿一腳踹飛了,整個人摔在地上。

本來就只會些三腳貓功夫的雲妙音哪裡抵得過夜少卿這沉重的一腳,她吐了一口鮮血,頓時就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秦王殿下是我的,嗚嗚嗚,是我的……」

她這偌大的哭聲把整個酒樓里其他客人都吸引了過來,瞬時大家都認出了雲妙音的身份,對著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雲輕歌對於目前事態發展還算滿意。

其實她很疑惑,為什麼雲妙音會出現在這兒,難道是……有人把消息故意透露給雲妙音,這樣一來,坑就是擺著讓她跳。

夜少卿冷聲說:「你夠了,即便本王出家做和尚也不會娶你!」

雲妙音一雙眼睛紅腫不已,忽然不哭了,抽泣地看著夜少卿。

「你這蛇蠍毒婦,本王可不敢娶。」

雲妙音被他的話給激得又是一陣抽泣,差點要哭得背過氣去。

他怎麼能說這樣傷人的話?

她可是一心一意為了他!

「哎呀,四妹妹這血都要流幹了,還是趕緊帶著四妹妹去包紮一下吧!」雲輕歌適時出聲。

她不出聲還好,一出聲好像給了雲妙音一個發泄的出口,她猛地抬起頭瞪向雲輕歌。

「是你,對,是你這個醜八怪!」

她嘴裡念叨著,抓過匕首又一次朝著雲輕歌撲過來。

下一瞬——

雲輕歌準確地扼住了她的脖頸,只要微微用力就能把這少女給捏死。

「你!」沒想到雲輕歌竟然有如此厲害的身手,雲妙音驚呆了,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

「想捏死你很簡單,別逼我動手。」

就連一旁扶著雲冰薇的夜少卿都驚愕地看向雲輕歌。

明媚的光線忽明忽昧地打在雲輕歌的身上,一半在黑暗中,一半在光亮中,卻如同魔神附體。

光亮照耀在她半張瘢痕覆蓋的臉上,更顯詭異。

瞧見此情此景,雲妙音徹底傻了。

她甚至覺得,這一刻自己很可能會被雲輕歌給捏死,聲音不由得放軟了幾分:「四姐姐……我,我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