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不過是在做戲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37
A+ A- 關燈 聽書

王后,應該就是聖初月。

聖初月的病,她記得她當初離開聖女國前,已經將聖初月的大脖子病給醫治好了。

難不成病情反彈了?

掌柜並不懷疑蘇雲沁,只當是蘇雲沁不過一個過路人,恐怕只是好奇罷了。

正是如此,他便毫不掩飾地跟蘇雲沁解釋道:「就是生病呀,聽說是很嚴重的病呢!王上後宮佳麗三千,女人可謂是天南地北的都有,更別提王后那樣的姿色。王后這病就是被後宮的女人給氣的。」

蘇雲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聖初月當初死活要嫁,如今這苦果是自己晾成的,還有什麼好說的?

她抬起手指輕輕撫弄了一下下巴。

「掌柜,既然給王后治病,是不是已經葯被王后吃了?」

九曲靈蛇現在真的這麼難尋了嗎?

正是如此,她才會在心底越發急切。

掌柜搖頭,「不是,據說是一位神醫說,此葯必須選在陰天時所用。最近天氣尚好,大家都在等待天空陰沉。」

在沙漠地帶要等待陰天,並不是多容易。

畢竟這兒的日照豐富地厲害。

蘇雲沁點點頭,從掌柜的口中打聽到了自己想要的內容,便上樓。

入了寢屋,屋中的兩個孩子同時看向蘇雲沁。

「娘親,怎麼樣了哇?」蘇小陌問。

蘇小野也睜著盈盈的大眼睛,閃亮地看著蘇雲沁,那小眼神兒裡帶著濃烈的期許和希望。

她雖是個孩子,可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

每每心疾發作的時候,她都會害怕自己可能遠離這個世界。

蘇雲沁走近,先是朝著兩個孩子微微笑了笑。

「我可能要入宮一趟。」蘇雲沁說這話的時候是對著風千墨。

風千墨此刻正坐在床沿邊,聽見她的話,眉梢只是輕揚了揚,問道:「葯在皇宮之中?」

他不希望自己的小女人入宮。

尤其是那是單雲的皇宮!

蘇雲沁點點頭,「對。」

她將從掌柜打聽到的事情都告訴了風千墨,末了還要補充一句:「這是唯一一條直接線索,我不能放棄。」

說罷這話,她還一臉期待地看著男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等待著她家男人給出一絲絲表情回應……

然而,風千墨卻毫無表情反應。

他本就坐在床沿邊,慵懶地倚在床邊,一雙眸子古井無波。他便這麼直勾勾地看著蘇雲沁,不言不語。

蘇雲沁等了半天都沒有得到他回應,不耐煩了。

「千墨?」她上前,乾脆直接坐在了他的身側,一邊拽住了他的衣袖,語氣很柔軟,「行不行啊?」

這類似撒嬌的語氣,讓男人心底一陣軟得不像話。

其實他分明知道,即便是他什麼都不說,她也會去。

「可以,你帶上我。」

「……」她怎麼可能帶上他。

她是去假扮大夫的,更何況單雲那廝賊精,她很難瞞過。而風千墨在身邊,目標就更大了,更容易被認出。

蘇雲沁扶額,聲音放得更軟了,「千墨……」

「不行就不準,我派人去搶。」

「……」派人去搶,果然簡單直接粗暴。

蘇雲沁嘴角抽了好幾下,才緩慢地說:「你別鬧了,你還要帶孩子。」

她伸手指著兩個娃娃。

風千墨循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向兩個正睜著大大眼睛好奇寶寶狀地看著他們的娃娃,兩個娃娃表情出奇地一致,正鼓著腮幫子奇怪地看著他們夫妻兩。

靜默了許久,蘇雲沁握拳在唇邊咳嗽了兩聲,「知道了吧?」

風千墨臉色沉了下去。

蘇雲沁也暗自佩服自己,果然是個厲害的,竟然讓天玄皇帝待在「家」裡帶孩子,而她卻要出去打拚。

「以後就這樣,我主外,你主內,就這麼說定了哈。」她言罷,還一臉篤定地拍了拍風千墨的肩膀。

男人沉默。

蘇小野踩著慢悠悠的步子走來,伸出小手輕輕拍了拍風千墨的腿,奶聲奶氣地說:「爹爹,娘親說的對,你帶我們,娘親出去尋葯。」

屋內的氣氛一直很美好。

風千墨垂眸看著懂事的女兒,眸中浮動的皆是淡淡的柔和光線。

「嗯,小野說的對。」

他若是跟隨蘇雲沁走,兩個孩子在客棧里也確實不安全。

即便是暗衛都在附近。

可孩子終究親自看著比較安全。

男人答應了,蘇雲沁暗自給女兒豎起了大拇指。

……

夜色濃郁。

客棧的屋子裡有兩張床,外間一張,裡間一張。為了讓孩子們睡得安穩,所以讓兩個孩子睡在了裡間,外面則是風千墨和蘇雲沁。

躺下后,蘇雲沁久久沒有睡意。

她側過頭來看向身邊的男人,伸出小手輕輕拉扯了一下他的衣袖。

她在試探他是否睡著了。

許久之後,風千墨也轉過頭來看向她。

「怎麼,睡不著?」他聲音壓得很低,為了不吵醒裡間的孩子。

「對。」不過因為裡間的孩子們正在休息,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男人側過身來,在黑暗中捕捉到她的臉輪廓,被褥下的手也落至了她纖細的腰際。

「你給我講個故事吧?」蘇雲沁雙眸忽然發亮,一想到讓某男講故事,她竟然更加興奮了。

風千墨:「……」

小女人有時候像個孩子。

他蹙了蹙眉,一時半會兒也想不起來要給她說怎樣的故事。

蘇雲沁則是一個勁地鑽入他的懷中,等待著他開始他的故事。

時間一點點過去。

蘇雲沁靜靜等了不知多久,男人卻一個字都沒有出口。

「你說不說?」她忽然從他懷中抬起頭來,表情略顯幾分兇悍。

風千墨剛要說話,忽然有細碎的小腳步朝著這個方向而來。在昏暗的光線下,看見了床榻邊站著兩個小黑影。

「爹爹,娘親。」兩個小娃娃同時出聲喚了他們。

因為他們的說話聲,讓兩個大人同時坐起來。

蘇雲沁驚了一下問道:「怎麼了?」

「爹爹,娘親,我們想和你們睡。」蘇小陌先說了這話,小身子連忙往床榻上爬去。好不容易爬了上去,他又奮力地蹬掉了自己的一雙鞋子,笑眯眯的。

蘇小野這才朝著蘇小陌伸出了自己的小手,興奮地說道:「哥哥,把我也拉上去哇!」

外間的床榻並不大,要容下四個人就顯得有些……辛苦。

雖然兩個娃娃並不大。

蘇雲沁和風千墨對視了一眼。

二人的眼底雖然含有幾分無奈,可卻滿是幸福感。風千墨無法,一手一個娃娃,把他們兩個抱入了中間躺下。

他從未與兩個孩子睡在一起過。

此時此刻,男人的心底流淌過暖流。

兩個娃娃橫在兩人中間,一點沒覺得有多麼罪惡感,甚至覺得非常滿足。

看著兩個小娃娃如此模樣,蘇雲沁失笑著搖搖頭。

……

漠北國為了給王后治病,據說御醫換了一個又一個。

蘇雲沁第二日一早便易容換衣潛入到漠北王宮裡。

王宮的布置相當奢華,光是後宮便已經佔據了大半部分。

而她是以大夫的身份混入宮中。

這是最好混入的身份。

此刻帶領著蘇雲沁往裡走的宮人尖著嗓子對蘇雲沁說道:「待會兒見到王后,切記不可直視王后,否則你會被王上挖掉雙眼。」

「……好。」聽見這麼殘暴的話,蘇雲沁還是惡寒了一陣。

她以為,單雲對聖初月應該只是一種男人想上這個女人的表面思想。

可現在聽見這宮人的話,她隱約覺得單雲是對聖初月有袒護的。

他後宮如此多的女人,卻獨獨讓這個女人坐上了王后之位,單單隻是因為這聖女國的國土原因?

「還有,待會兒若是王后咳嗽或者有其他病狀時,你可千萬不要說話,必須等王上出口問你話了,你才能開口。」

蘇雲沁滿臉黑線。

此刻她感嘆眼前這位宮人是個好心人,能夠提醒到如此地步,看來之前也有不少大夫遭受了荼毒。

說話間,宮人已經將她領入殿內。

大殿里金碧輝煌,每一寸都散著炫目的金芒,陽光直射,輕易晃花了人眼。

蘇雲沁裝出惴惴不安的模樣,率先跪下行禮。

宮人挑開珠簾,入內不知說了什麼,又轉身走出朝著蘇雲沁招手,示意她入內。

珠簾被挑開又放下,清脆作響。

「王上,新的大夫來了。」宮人說道。

蘇雲沁連忙垂下頭,也沒有仔細看前方的情況。

難道每位大夫來此給聖初月診病之時,單雲都會陪同在側?

是真的在乎,還是做戲?

上方的單雲正坐在床沿邊,帷幔放下,只能影影綽綽捕捉到外面的一道輪廓。

一隻手軟軟地握住了他的,輕聲道:「王上……又讓新的大夫來看病了?」

「初月,你放心,本王必會治好你。」單雲斬釘截鐵地道,語氣篤定。

可他轉過頭時,眼底確實鋒芒和殺意。

聖初月滿心感動,覺得嫁給這個男人值了,她可以得到這個男人的疼愛,哪怕死也無憾。

單雲這時候出聲喚道:「讓大夫過來。」

宮人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蘇雲沁走入,頭依舊垂的低低的。

單雲一手握著聖初月的手,一臉興味盎然地看著蘇雲沁,問道:「你就是新來的大夫?」

他上上下下打量蘇雲沁,那眼神,好似要把蘇雲沁身上挖一個窟窿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