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出事得蹊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19
A+ A- 關燈 聽書

這就令雲輕歌感覺到了驚愕。

她猜測到可能是雲子淵做了什麼,打算是要把侯爺徹底逼到絕路上去嗎?

管家說完這些,輕輕道:「王妃,最近多事之秋,您還是勿要去侯府了。」

免得惹禍上身。

不過雲輕歌只是嘴上答應著,並沒有往心裡去。

明日就是夜無寐的大婚,但……奇怪的是這事兒很低調,四周議論的人都少之又少。

而且最近太子那邊的動向也很少,消息也很少。

雲挽月會這樣罷休?

不可能。

她可是這個故事裡的主角,哪裡會這麼輕鬆打敗。

……

東宮。

夜天珏已經數日沒有出過宮殿,一來也是因為重傷,二來也是因為他認為最重要的兩個女子卻都入了獄,而他彷彿到頭來一無所有。

他這幾日當真是失眠又痛苦,始終在各種情緒中掙扎出不來。

「珏兒,你怎麼樣了?」皇后一入屋就看見了夜天珏像是失去了靈魂的木偶般仰躺在那方,一動不動,了無生氣。

她一顆心驟然沉痛,幾步上前扶住了夜天珏。

剛剛還神遊天外的夜天珏似是回過神來,目光落在母后的臉上,抿了抿唇說:「母后……我是不是……什麼都沒有了。」

自己娶的太子妃就這麼要被送到西玄,日後恐怕就……

自己看上的女侍衛就這麼要送回西秦,到時候也就再也沒有見面的可能。

該死的是,他什麼都做不了。

皇后輕輕拍著他的後背,像是小時候那般輕輕安慰他:「珏兒,你還沒有失去一切,皇上還沒有廢你之位,你還有機會。即便是廢了你之位,也可以動手。」

提到這事,她眼中都是狠絕之色。

夜天珏恍惚抬頭看向她那陰狠的面容。

「母后……」

「太子妃這事兒,你自己想吧,母后也幫不了你。不過……你放心,靖王的命,我會幫你取了。」

皇后一想到夜非墨,眼底當即覆蓋上了濃郁的殺氣,恨不能現在馬上提刀過去砍死夜非墨。

早應該像當初害死夜非墨母妃那樣,把當時還是個孩子的夜非墨弄死,又哪裡會有今日這樣的煩惱。

一個毀容殘廢的王爺,最後竟然還踩在了她兒子頭上,可惡!

夜天珏神色多了一抹怔忪。

取夜非墨的命這件事情上,他是真的很後悔,當初那場大爆炸為何只是要了夜非墨的雙腿和容貌,若是這男人死了,又哪裡會有如今這麼多的糟糕事。

手背上一沉,皇后沉沉道:「還有一件事……侯府那邊的事情,他們若是尋到你讓你幫忙,勿要過問。」

夜天珏原本有些灰暗的眸子漸漸聚焦。

「侯府怎麼了?」

「二房的人犯了大事,被抓捕入獄,如今皇上在氣頭上,據說很快就要被斬首了。這次事情,怕是沒有轉圜餘地。你也知道這鎮國侯最是疼愛二房這位夫人,肯定會想要保住她們。」

這話,令夜天珏倏然坐起身來。

「珏兒?」

「二房出事了?」

皇後點頭:「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你現在該好好養身子,瞧瞧你這風一吹就倒的模樣。」

夜天珏擰著眉,一顆心彷彿跌進了谷底。

這次二房出事出的太巧了,剛好在雲挽月「殺人」之後,整個二房就這麼恰巧被一鍋端了去?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為何?

「這事情太過蹊蹺。」他抓住皇后的手,手指都帶著一分顫意,不知道這種動作代表什麼。

皇後點點頭,但什麼都沒有說。

即便是再蹊蹺,她只認為是侯府內的宅斗導致的結果。

……

雲輕歌去尋了夜非墨,男人正在書房內看摺子,不知是看到了什麼煩心國事,一直在捏著眉心,很是頭疼的模樣。

她悄悄繞到了他的身後,替他揉著太陽穴。

男人捏著眉心的動作一頓。

「頭痛?」她問道。

夜非墨緩緩放下手,心頭劃過一抹暖意,將她拉扯到自己的腿上坐下。

「沒什麼,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侯府的事情,你聽說了沒?」

「嗯,今日你爹也沒有上朝。」男人輕眯了眯眼。

事情他當然知道,從始至終這件事情並不單單隻是雲子淵一人所為,他也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是犯了什麼事,就這麼被關押了?」

萬一惹怒了會不會導致被誅九族?

「你爹幫你二哥買官這事,父皇雖知道卻裝作不知。但你二哥現在手上染了數十條人命,還收了不少好處,你覺得,他還有活的可能?」

對於這個二哥,雲輕歌還真沒有什麼印象。

畢竟她一穿來就成了夜非墨的王妃,屢次回府都沒有遇到過,據說是他在外地當官,所以一直未曾回府。

「那二房母女兩呢?」

「也有她們的在背後的唆使,這件事情上,她們也罪不可恕。」

雲輕歌輕輕點頭,似乎想到什麼,微眯起眼眸看向他問道:「這事兒……不會也有你的份吧?」

他兩指輕撫她的下顎:「怎麼,替你報復她們,你反而不高興?」

「沒有不高興啊,我只是想著我哥哥應該會與你一同聯手。」

否則,哥哥一個人怎麼可能。

畢竟侯爺即便是和哥哥撕破了臉皮,但同住一個屋檐下,怎麼會把事情這麼順暢處理了。

「本王與王妃哥哥聯手,這不是很正常之事?」

「倒也是。」她煞有介事地點點頭,非常之滿意,「日後我哥哥若是繼承了侯爺之位,必然會是你的左右手。」

他揚了揚唇角,並不多言。

雲子淵之前因為身體緣故一直沒有入朝堂,如今身子已經無恙,他曾多次向皇帝推薦雲子淵,可惜的是都被鎮國侯攔了下來。

如今雲子淵拿捏著侯爺的短處,更加不可能被侯爺允許入朝堂。

不過……

男人眸底波光流轉,暗芒輕閃,殺氣就在眸中醞釀著。

雲輕歌敏銳感覺到四周的空氣在變化,她目光連忙落在夜非墨的俊臉上,看著他臉上覆著的沉重殺意,她輕輕抱住了他。

「阿墨,我能為你做些什麼?」

「只要你好好陪我。」他將下顎擱在她的肩膀上,輕輕蹭著。

他已經在加快步伐,希望儘快給她一個絕對安穩而不必再隱藏的環境。

雲輕歌微微抬起頭,又說:「明日是夜無寐的婚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