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吳王又闖了靖王府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31:27
A+ A- 關燈 聽書

「嗷,你咬我幹什麼?」

她轉過頭,不解又鬱悶地瞪他。

她捂著被咬的耳朵,一張臉都染上了紅霜,差點要跳起來。

「不許提其他男人。」他沉沉地瞪著她,一字一句,彷彿有點咬牙切齒。

雲輕歌非常肯定,自己若是再提一次夜無寐的名字,他會直接把她咬死。

「好……好吧。那他得婚禮,邀請了你沒?我總的給他送個新婚禮物吧?」

男人冷笑。

突然冷笑使整個書房的氣氛驟然冷卻。

雲輕歌吞咽了一口唾沫,轉頭看著他,故意用一雙弱小無助可憐的眼睛看著他。

「我沒提他名字呢,我只是在問你而已嘛。」

夜非墨:「……」

看著她這一雙大而有神的眼睛眨巴眨巴著,他還真是無法狠下心來。

每次這丫頭在他面前撒個嬌亦或者只是如此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他,他便像個棄城投降的將軍,敗得潰不成軍。

他忍不住低咒了一聲:「輕歌,你想送什麼禮物,本王替你送。」

這話,無疑是在告訴雲輕歌,別想去參加夜無寐的婚禮。

她暗自咕噥了一句:「小氣鬼。」

人家都要娶王妃了,這男人還這麼小氣。

「那罷了,你隨便挑些禮物送過去吧,就是別挑得太寒磣了,讓別人看笑話。」

男人簡直被她的話給氣笑了。

她心中恐怕在埋怨他。

「你若是哪日想與我說實話,我便不再限制你與他見面。」

雲輕歌神色一僵。

這男人……

還真是總能輕而易舉拿捏她。

……

雲輕歌從書房回來,便照常去了空間里葯浴。

黑貓趴在浴桶上,搖晃了一下尾巴。

「主人,你這泡了好多天,身體有沒有什麼異樣?」

雲輕歌因為知道這隻黑貓是只母貓,也不避諱,直接退了衣裳入了浴桶里,把它從浴桶邊緣趕下去。

「這麼多次,沒什麼感覺,之前芷玉那丫頭怕是故意坑我的吧?」

還說這樣做很危險,說不定會喪命巴拉巴拉……

「可這麼久下來,主人,我發現,你的皮膚好像……黑了點?」

雲輕歌一聽這該死的系統提醒,她連忙抬起手臂看。

不說不知道,一經提醒,她還真的覺得自己皮膚黑了幾分。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晒黑了。

「真的!」

黑貓縮了縮脖子,小聲說:「主人,這變毒人的代價不會是……要變黑妹吧?」

「滾!」

雲輕歌氣惱地把貓給呵斥走了,再看了一眼自己逐漸發黑的皮膚,臉色陰沉了下去。

夜非墨和她在一塊兒這麼久,也沒有說什麼,不可能不知道她皮膚變化……畢竟每天晚上他丫的都把她便宜占完了。

「主人,我覺得是因為晚上太黑了,大反派看不出來。」

「啊,你個死貓,再在這兒廢話,信不信我把你摁進來?」

貓驚叫了一聲,連忙往後退。

雲輕歌回憶了一下自己調製的藥方,眸色沉了沉。

不應該才對。

大不了以後出門可以擦脂粉,把臉擦白一點就是了。

……

出了空間后,雲輕歌發現她的屋中多了一人!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你?夜無寐誰准你闖進來的?」

靠!

幸好她是在空間里沐浴。

這男人到底還知不知道什麼叫避諱?她畢竟是個有夫之婦,他還每次都如此明目張胆闖進她的屋子裡。

夜無寐站起身來看向她,腳步有些晃,似乎……喝醉了?

他的眼底瀰漫著醉意,搖搖晃晃往雲輕歌的方向走近,最後腳下一個趔趄,差點要把雲輕歌撲倒。

幸而雲輕歌閃躲得及時,才避過了這男人過分嚇人的懷抱了。

微微往後退幾步,她真的很懷疑這男人是怎麼每次都能神不知鬼不覺闖入靖王府的?

撲了空的男人直接摔在地上,發出「碰」地一聲悶響后,再也沒有了聲音。

雲輕歌見他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眉心抽了抽。

他不會醉死在這裡了吧?

她小心靠過去,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脊梁骨。

「夜無寐?周琛?師兄?」

不論叫什麼,趴在地上的男人毫無反應。

雲輕歌額際上青筋突突地跳著,差點要吐血。

這男人還真是……

系統:「主人,等會大反派回來,你要怎麼給他解釋鴨?」

聽這該死的系統說這話,彷彿還很幸災樂禍?

雲輕歌抿了抿唇:「把他先收到空間里?」

「不行!」系統立刻否決,「不能讓他入空間。」

看著這隻黑貓臉上露出了難得的嚴肅和警告神色,雲輕歌果然還是收回了這種心思,目光落向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男人,有些頭痛地扶著額際。

「既然如此,那你說怎麼辦?」

「醒酒湯!」她忽然想到什麼,連忙從空間里取出了醒酒湯,把夜無寐翻了過來,十分不溫柔地把葯灌進他的嘴裡。

然而……

這湯汁灌進去就沿著他嘴角滑下,很快就打濕了他的衣襟,根本無濟於事。

雲輕歌咒罵了一聲。

系統:「主人,我來幫你把他嘴巴扒開,你直接灌!」

說罷,黑貓一個縱身躍起,用貓爪子把男人的嘴使勁扒開。

看著夜無寐在黑貓「魔爪」下的幾乎變形的俊臉,實在可憐,雲輕歌微微搖頭,感嘆了一句,還是將醒酒湯灌進了男人的嘴裡。

「咳咳咳……」

這麼灌下去,直接嗆得男人醒來了。

夜無寐猛地坐起,驚得黑貓從身上跳開,他恍惚將目光落在了雲輕歌的身上。

「輕歌?」

「你可算是醒來了。」雲輕歌冷哼了一聲,「你喝醉了就算了,竟然又闖進靖王府,你不怕死?」

他才恍惚地搖了搖頭,好像才回過神似的,輕輕說道:「我確實是喝醉了,只是你說我闖進靖王府?」

「不然?鬼把你引進來的?」雲輕歌涼涼地看著他。

這丫的,難道喝醉了還有失憶的情況?

他豎起單膝,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輕歌,明日我要成親了。」

雲輕歌點點頭。

「後日我便要去西玄交涉。」

雲輕歌繼續點頭。

「你……就沒有什麼要與我說的?」

直接忽略了她說的私闖靖王府的問題,他一雙眸子灼灼地看著她,等待著她能給出一個好的回答。

雲輕歌被他這灼灼的眼神鬧得,渾身都不自在。

她抿唇,半晌才說:「師兄,你又不是一去不回,我要與你說什麼啊?」

「哦,對了,說一句。注意安全。」

夜無寐:「……」

「你出發去西玄,不準備把你的小王妃帶在身邊?」

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黑。

正要說話,忽然門口傳來了動靜。

雲輕歌暗叫一聲糟糕:「我家阿墨回來了,你趕緊躲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