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虛情假意的男人

發佈時間: 2021-01-27 17:12:56
A+ A- 關燈 聽書

這女人的臉已經非常乾癟得像具殭屍了。

眼窩往下塌陷,兩頰因為消瘦沒有一點肉倒是突兀地奇怪,還有她下巴處起了很多褶子。

蘇雲沁怎麼也想不通,好端端的一張如花似玉的臉,怎麼就變成了如今這樣?

再仔細看看,她丫的一副老人模樣真是讓人感覺驚駭。

她也佩服單雲是如何下口的。

震驚也不過瞬間在眼底閃過,她不動聲色地收斂目光,垂下了頭去。

「大夫,你不知道本王最討厭大夫直視本王的愛妃嗎?」

單雲的聲音陰鷙地就在她的面前響起。

蘇雲沁暗暗嘲諷地勾了勾唇角,覺得這男人是個有病的,但也懶得去問什麼,誠惶誠恐地問道:「草民沒看。」

「你還沒看?本王剛剛可是親眼看見了!」單雲的聲音更沉了幾許。

他就是故意嚇嚇她,肯定看得出來蘇雲沁是裝的。

他倒要看看這女人能裝到什麼時候!

蘇雲沁卻慌慌張張地猛地跪了下來,說道:「王上一定是誤會了,草民哪敢直視王后盛容,還請王上恕罪。」

「王上,你也不要刁難這大夫了。這大夫一看便是個女子,看便看吧!」

聖初月可不想這大夫被殺了。

這是唯一一個能夠讓自己病有所好轉的大夫,她不能讓這人死。

單雲眼神閃爍出嚴厲的色彩,臉上的笑容放大了幾許,冷冷地道:「哦?原來王后都看出來了。」

他這種陰陽怪氣的話,卻讓整個宮殿的人聽得一陣緊張窒息。

唯有蘇雲沁,垂著頭,翻了一個大白眼。

要不是因為九曲靈蛇,她真的忍不下去了!

這混蛋真的太賤了!

遇到賤人,以前按照她的做法就是一招斃了對方的命,現在沒法!

行,她忍,她使勁忍!

「是呀,所以王上就饒了她一命吧!」聖初月柔柔地出聲,喚住了單雲。

單雲揚唇,「好,都聽王后的。」

那一刻,他心中躍然而起無數的興奮之意。

他知道,蘇雲沁這條魚上鉤了。

他起身,對著聖初月道:「時辰不早了,本王先行去處理國事。」

「恭送王上。」聖初月整個人軟綿綿地倚靠在床頭邊,朝著那方行走而去的單雲垂下頭,做出恭敬的模樣。

此刻的蘇雲沁還保持這跪地的動作。

單雲一走,殿中那陰陽怪氣的氣氛也終於消散無蹤。

她暗自鬆了一口氣。

「你嚇壞了吧?」聖初月忽然道。

蘇雲沁都沒想到以前刁蠻任性地聖初月,如今竟然能用如此溫柔至極的聲音說話,真是震驚到了她。

她抬起頭來,迎視著聖初月的目光,搖頭。

「那你趕緊起身吧。」聖初月在半空中虛扶了一下蘇雲沁。

她知道蘇雲沁能治好自己,便越發對蘇雲沁和善了。

蘇雲沁尷尬地扯了扯唇角,站起身來,小聲問道:「娘娘,草民能斗膽問一句……您可有照過鏡子?」

一聽談突然提到鏡子,聖初月臉色驟然一沉。

她突然難看下去的臉色,瞬間就讓蘇雲沁心底有了答案。

恐怕是沒有看過自己的臉吧?

若是看過,就應該知道單雲對她,絕對是虛情假意了。

「你……什麼意思?」聖初月僵硬著面色,一字一頓地問道。

她那本就沒什麼血色的唇,此刻更是顫得厲害。她就像是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面臨著什麼,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心底破殼而出。

蘇雲沁裝出慌張之模樣,輕輕搖頭。

「沒什麼意思……只是想跟娘娘說說這病。您這病,並不是單單用藥就能好。」

她頓了頓又繼續解釋道:「您身上有蠱毒,您知道嗎?」

蠱毒?

聖初月一臉不解。

她當然知道蠱毒是什麼東西,聖女國的大長老不就是鳳族人。這種蠱毒的東西,她再清楚不過了。

但問題是……她身上怎麼會有蠱毒呢?又是什麼時候染上的蠱毒?

蘇雲沁唇角揚起一抹弧度,「這麼久了,蠱毒最大的特點就是每月必有一天會發作。娘娘難道往常這幾個月沒有發作過?」

「有……當然又能。一旦發作,我便想……想尋個什麼東西咬。」

「對呀,就是這樣。」蘇雲沁湊到了聖初月那張陰沉的臉面前,聲音更是帶著誘.哄之意,一字一頓地道,「這才是剛剛開始,倘若再嚴重下去,可不知會變得多麼可怕。」

聖初月忽然狠狠揪緊了手邊的被褥,被褥在她的手中立時皺成了一團。

她知道蘇雲沁的話。

以前不知道,只覺得單雲尋找來的大夫醫術不高明罷了,現在回頭想想,竟是能想起所有的蛛絲馬跡。

好像剎那間,靈光便在腦海里瞬間閃過。

蘇雲沁正沉靜地看著她。

聖初月的眼眶紅了,「按照你這意思……難道之前王上一直在欺騙我?」

因為她嫁過來之前身子可好得很,因為大脖子病都被蘇雲沁給治好了,更別提別的了。

倒是現在,自從來到了漠北后,她整個人就像是要垮掉了似的。

她真是太蠢了!

蘇雲沁抬起手慌忙搖著,一副解釋著說道:「娘娘,我可沒有這麼說。但孰是孰非,娘娘自己明白。」

她等著有一天,聖初月看清楚單雲的真面目。

她又道:「娘娘,我還有一個主意。」

聖初月心中略微猶豫了一下,可還是點點頭,等待著蘇雲沁給出所謂的主意。

她倒是想聽聽,什麼樣的主意才能讓她徹底證明單雲是否欺騙。

「不過,娘娘需要在事成之後告訴我一樣東西的下落,否則我不會幫你。」

聖初月這次更加沒有猶豫了,連忙點點頭。

蘇雲沁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主意。

……

是夜。

單雲來到聖初月的寢宮。

而蘇雲沁,則是以治病為由,就守在外殿。

單雲經過她時,特地深凝了她一眼。

蘇雲沁感受到他落過來的視線,心中自然是明白他是懷疑出了幾分自己的身份,只是需要有力的證據。這種證據,大概就是他想把她怎麼樣的地方。

黑龍小說網 www.dargon168.com

單雲走入內殿,語氣坦然地問道:「初月,如何了?」

「身子挺好。」聖初月微笑。

自從覺得可能是單雲欺騙了她,她的心底便有了對單雲厭惡的情緒,這種情緒很快就能把她給徹底淹沒掉。

她輕輕咬了咬下唇,再抬起頭來時,已經是滿臉的笑意和溫柔。

蘇雲沁忍不住豎起耳朵,聽著裡面的動靜。

單雲走近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際,「嗯,確實,也不發熱了。」

「王上!」聖初月忽然一把拉住了他放在額際上的手。

單雲察覺到她的不對勁。

轉頭看她,卻觸及到她這樣一張臉,心底一陣作嘔。

他發誓,等這邊的事情解決完畢,這個女人再無利用價值之時,可以把她給弄死了。

這麼丑的一個女人,竟然還霸佔著王后的位置,著實可惜。

那一剎那,聖初月瞧見了他眼底的殺意和鋒芒!

她的心瞬間涼透。

這個男人,是真的虛情假意!

她在他的心底,根本不值得一提。他不過是在利用她,而且這種利用讓她至今都沒法琢磨清楚是為什麼。

她不知道這男人要利用她做什麼。

「怎麼了?」察覺到她順便蒼白的臉色,單雲輕輕問道。

自從認定這男人的心思,聖初月對他的感覺就更是厭惡了。她猛地搖頭,垂著頭,不說話。

單雲以為她是身子不適,「那好,本王先走了。」

聖初月點點頭。

他也不想逗留,這女人的臉,太丑太難看。

他需要看看後宮其他美人才能壓壓驚。

待人走了,蘇雲沁挑開帘子走入。

「娘娘,可感覺到了什麼?」

「確實,你說的沒錯。」聖初月一顆心忽然失去了跳動。她深覺自己的靈魂已經被人給抽走了。

她費盡心思要嫁的男人,竟是這副德行。

「娘娘,這樣的試探才剛剛開始,他後面還會繼續假惺惺照顧你。不過之後每日他必定會端來葯給你喝對嗎?那些葯,你一定不要喝。」

聖初月知道此刻才察覺到蘇雲沁的不對勁。

這絕對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夫。

她眯了眯眸子,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幫我?」

她可不信,這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情,正好都派這麼一個人出現來救自己?

蘇雲沁微笑,「我是誰不重要,我只是想要我的東西。」

「好,你說,你要什麼東西,只要我能給。」

「娘娘恐怕給不了,我需要的葯……」蘇雲沁故意頓了頓,「九曲靈蛇。」

聖初月怔了一下。

這葯,可是稀奇之物。

皇宮裡確實有,她有聽說過。

蘇雲沁緩緩解釋:「我是大夫,需要這樣的藥材。不過您若是不肯說的話,你身上的蠱毒……」

其實她根本不會解蠱,畢竟她自己身上還有蠱后這玩意。

可妙就妙在,這女人竟然一直相信她說的話。

「好,我告訴你在何處。」

……

第二日,單雲照例來到了宮殿,不過今日聖初月竟然能下床走路了。

單雲錯愕了一下,大步上前。

「愛妃,你怎麼下床榻了?」

「大夫說要經常走動,才能對身子好。」聖初月微笑,眼底鋒芒畢現。